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宏都拉斯危机引发国际关系论辩

最近对于推翻宏都拉斯总统塞拉亚(Manuel Zelaya)的宪政权利有许多讨论,这场危机在许多国家都成为头条新闻,巴西等拉丁美洲各国博客亦参加相关论辩。

巴西目前陷入不寻常的外交状况,虽然目前尚无证据确认巴西在宏都拉斯危机背后操盘,国际法历史上确无类似事件发生过,巴西驻宏国大使馆如今已卷入危机,也让巴西博客讨论拉美国际政治,以及巴西在这些事件中的角色。

Zelaya at the Brazilian Embassy. Picture brought by @kattracho on Twitpic.

人在巴西使馆内的塞拉亚,照片来自Twitpic用户@kattracho

Cesar Fonseca在「南美独立」[葡萄牙文]博客中,认为宏都拉斯危机为拉丁美洲之耻,因为其中涉及军事暴力以及法治多么空洞

宏都拉斯国会议长米榭雷帝(Roberto Micheletti)就像是巴西政变专家Carlos Lacerda,他在错误时机与军方结盟,齐力摧毁塞拉亚领导的宪政政府,因为塞拉亚主张举办宪法公投,希望成立制宪大会,仿造欧洲民主国家一样限缩总统职权。

Bruno Kazuhiro在「政治观点」[葡文]指出,若塞拉亚所为违宪,国会、军方与司法体系亦然,竟未经正常审判就将塞拉亚赶出国:

宏都拉斯军方的决定没有错,但方法及手段错得很严重,军方没有立场推翻塞拉亚,但假若国会接受他的辞呈并任命新总统,塞拉 亚就该 立即离开政府,若他自愿辞职,情况会好得多,有些宏国民众希望将政权再度交给塞拉亚所属政党,我想要问他们,既然如此,塞拉亚为何不钦点接班人后尊重法 治?

Picture brought by @jeneffermelo on TwitPic

照片来自Twitpic用户@jeneffermelo

9月22日,塞拉亚偷渡进入宏都拉斯境内,抵达首都的巴西大使馆,以外交因素让自己和63名支持者获得庇护,宏国政府旋即包围使馆、封锁人民进出、在国内实施宵禁,使馆的电源与电话线也全部截断。

争议在于塞拉亚接受Globo TV Network访问时表示,他并未打算向巴西政府申请庇护,而是在使馆内保障自身安全与号召政治支持;若这是塞拉亚的意图,就让巴西陷入尴尬局面,因为巴西庇护一位未申请庇护的受迫害政治人物,还打算聚集力量对抗当初逼他下台的人士。

Movimento Ordem Vigília Contra a Corrupção[葡文]博客认为,塞拉亚之所以能进入巴西大使馆,是直接获得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支持,也显示这场危机主要人物所言充满谎言和出入:

巴西的第三世界外交手段玩弄国际法,造就这位难民不是急着想离开,而是不断想回国,因为政治因素亟欲离国,提供庇护的案例比比皆是,反观塞拉亚在60位支持者保护下回国,扭曲庇护的特质;更糟的是,塞拉亚使用外交使馆做为碉堡,鼓励游击队暴动与挑衅国内安全警力。

媒体报导塞拉亚返国时,屡屡提及查维兹,他本人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他早知塞拉亚会回到宏都拉斯,也曾帮助阻挡政府,但并非所有博客都相信查维兹在此事的影响力,Leandro Fortes在「巴西利亚,我曾见」[葡文]博客认为,这种论点对拉美媒体犹如撞球桌上的白球,也是大众媒体的弱点,他觉得近期报导左翼抗争运动时,内容总是浅薄无力,忽视区域内的细微差异[葡文]:

因为别有用心,新闻业逐渐不再瞭解新闻真相,宏都拉斯事件反映出媒体严重抱持「查维兹偏见」(南美最近编辑万灵丹),只要左翼团体有形或无形地介入任何事件,就将这种偏见置入新闻头条中,致使媒体报导军方政变推翻民选总统塞拉亚时,使用愈来愈多虚假的语言。

在这种因素下,愈来愈多媒体称呼政变政权为「实质政府」,面对以选举舞弊和篡夺方式掌权的政府,媒体却选择使用这种可悲的心态报导,有些人还称呼米榭雷帝及其党羽为「过渡政府」,真是天大的笑话。

A demonstration in front of Brazil Embassy in Honduras. Photo by vredeseilanden on Flickr.

巴西驻宏都拉斯大使馆的示威活动,照片来自Flickr用户vredeseilanden

人们不断讨论巴西政府是否暗助塞拉亚返国,但至今尚未证实,巴西外交部长Celso Amorim接受《O Estado de São Paulo》[葡文]报纸访问时亦出面驳斥,他表示巴西只是允许塞拉亚进入大使馆,以符合国际上对政治庇护的规范;巴西官方则支持让塞拉亚和平复位,并如期举行选举。记者兼博客Luis Nassif[葡文]记录外交部长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问时感到忧心,并强调国际政治变迁下,巴西必须对宏拉都斯危机等事件采取更明确的立场[葡文]:

纵然一如外交部长所言,巴西对塞拉亚要求庇护一事感到意外,但一国若希望确立在国际政坛上的地位,不仅要对「意外」有所准备,更要毫不迟疑地扮演主角,在南美洲政坛上尤其应该如此。

我希望外交部长明显迟疑的态度至少能成为教训。

Gabriel Purcelli在「巴西爆发」[葡文]博客中,强调巴西政府的作为再度确立区域领袖姿态,面对「实质总统」米榭雷帝扩权,庇护所谓「宪政总统」塞拉亚,已间接容许巴西接替美国在拉美势微后的缺口[葡文]:

巴西外交部长与总统已公开介入,也运用美国纽约联合国大会这个场合,让人想起美国在南大西洋动员第四舰队,再加上美军在哥伦比亚的军事基地,引发巴西国内的抗争事件,面对这些刻意压制新兴国家的动作,巴西更要把握机会展现力量,不会轻易放弃。

Raphael Garcia Tsavkko[葡文]循着相同逻辑,指出巴西参与调解此次冲突的现象:

巴西不会因此受伤害,而是在不情愿之下,不得不表达为何要成为拉美领袖,不必再夸口说自己已成为领袖,现在要用实际行动证 明,协 助化解宏都拉斯的冲突后,巴西将比过往更强大,也增加争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次机会,并提高在国际社会的重要性,法国总统萨柯奇(Nicolas Sarkozy)也已公开支持此事。

因为巴西大使馆所受的限制,也让人开始讨论在使馆建筑物内的国家主权,虽然许多人主张外交使馆即外国领土,法学教授兼博客Túlio Vianna指出[葡文],虽然严格按照法律条文来讲不一定如此,但攻击使馆行为也应受同一原则限制:

目前主要关于外交使馆豁免权的理论为「功能利益理论」,Celso Mello认为这些特权与豁免权应为神圣不可侵犯、免税、不受民法及刑法约束。他指出:

「神圣不可侵犯意指在这些场所内,除非经大使同意,不得出现任何强制行为(如警方入侵),法院传票亦无法进入使馆。」

若宏都拉斯政变领袖侵入巴西驻宏国使馆逮捕塞拉亚,他们不会入侵巴西领土,但已违反外交豁免原则。

这种情况就和入侵国土同样严重,但并不相同。

现已证实巴西大使馆在9月25日曾遭遇毒气攻击,造成使馆内民众受到压力,此事也遭到联合国安理会强烈谴责[葡文]。

巴西政府表示,希望寻找和平方式,解决因塞拉亚返国造成的僵局,但不可能出现好战行为,也不希望派兵进入外国,不过博客仍随着事态发展,继续争论巴西在其中的角色。

本文由Diego Casaes自葡萄牙文译为英文,并经Maisie Fitzpatrick校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