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访问网络地下刊物《街头报》

khayaboon1
Khyaboon》(街头)是份地下网络刊物,因六月伊朗总统大选及后续抗争者遭迫害而诞生。

《街头报》展现公民媒体活力及伊朗抗争运动多元。

这份刊物每次以PDF格式,直接寄送至各位的电子邮件信箱,除了反对伊朗政府,也不时批判改革派人士。

《街头报》接受全球之声访问,介绍刊物宗旨、功能、伊朗公民媒体与目标群众。

问:《街头报》出版因由何?谁是目标读者?

《街头报》第一期于6月19日发行(总统大选前一星期),之后伊朗最高领袖哈米尼(Ali Khamenei)下令迫害人民,《街头报》起初一个月每日发刊,之后大约每两周出刊一次,《街头报》有实体刊物,也会寄送电子邮件版本,目前已发行48期。

所有大众都是我们的读者,但特别关心参与街头抗争的社会团体,我们刊登有关抗争的指南与文章,内容如网络安全保护、因应催泪瓦斯、社会冲突等,我们的读者在街头上,他们在街头与社会奋斗,他们是受囚禁、虐待与杀害的人民。

我们的新闻与分析关注街头一般民众,他们的命运、声音、痛苦与勇气,除了少数巧合,他们不受大众媒体重视,我们希望从宗教领袖及政治人物手中拿回媒体,让劳工、女性、学生及所受迫害人民掌握,这份刊物来自社会、为社会服务,但绝不服从。

无形而安全

问:为何没有任何网站或博客?

首先,政府过滤是批判官方的网站最大敌人,反对阵营每项行动都会迅速面临过滤,故我们专注于政府无法攻击的领域;第二项考 量与安全有关,我们是网络安全专 家,希望将安全风险降至最低,几个月前,伊朗官方的革命卫队宣布,他们逮捕几位据传与特定网站有关的人士,政府称这些网站「不道德」。

安全单位似乎有我们不知道的能力,可以压迫虚拟世界,若我们以中央集权方式运作,纵然是在虚拟世界中,我们的联络管道都会受到波及,同事也会因写作内容而遭受危险,因为我们无影无形,也没有中心运作单位,才有助于个人安全,不过威胁总是存在。

问:另一份刊物《Kalam Sabz》(绿世界)代表改革派发声,你们呢?

伊朗社会表层与底层总有差异,正式与公共空间里的社会生活与非正式场所不同,女性在两种场合的穿着也相异,改革派人士至几 个月前 仍在体制内,拥有自己的政党、出版自己的刊物、建立自己的组织,他们参与体制,也有自己的话想说,但在社会底层,仍有民众受压迫却无声,《绿世界》是为抗 争社会表层,而《街头报》希望成为社会底层之声。

公民/记者/抗争者

问:你如何评断Twitter等社会网络对抗争运动的影响?

社会网络与公民媒体是反抗独裁的果实,向独裁者屈服代表社会隔绝与缺乏公民声音,独裁政权都力图孤立人民、断绝社会网络,独裁制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媒体,只有统治者有声音,也拥有播报新闻的独家权利。

伊朗政权尽其所能摧毁任何组织,政府最爱的民众都独居、每天早上去上班、在塞车与交通人潮中迷失、晚上下班回家;政府最爱的民众未加入任何组织或联盟,他们既无媒体、亦无声音。

但对抗独裁者的公民会动员自己、建立社会网络与发声,至少在伊朗,记者/公民不是个精准词语,适当的字词为记者/公民/抗争者。大选之前,公民媒体 大多仅 限于学生、女性与劳工运动者,他们都站在奋斗最前线,但今日在大规模抗争的核心里,所有抗议群众都成为公民/记者/抗争者。

公民走上街头反抗独裁者,并用手机拍摄情况,这时他们已不再是过去孤独的人民,换言之,社会网络并未创造今日的抗争,而是我们奋斗的果实,社会奋斗 对抗不 人道政权。若无抗争,这些现代科技甚至可能为政府服务,但当社会为自己奋斗,公民就开始使用Twitter、Facebook、电子邮件等网络工具,例如 《街头报》不需要大型出版社,我们用电子邮件发行比实体管道更安全,但若无人们使用科技工具让社会生活更丰富,这些工具毫无意义。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