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蓬:大选报导与博客尝试

本文英文版原于2009年10月2日刊载于保护记者协会,经许可后转载

我离开加蓬已经几个星期,总统大选也是一个月前的事,加蓬是非洲第四大产油国,前总统邦果(Omar Bongo)执政共41年,对于计票情况与因选后暴力死亡人数,至今尚未明确答案。

Riot Police confronts Journalists on august 7 in Rio during an opposition protest (Andriankoto Ratozamanana)

镇暴警察于8月7日Rio地区反对阵营抗争中与记者发生冲突(照片来自原作者)

今年夏天之前,我对加蓬所知甚微,只有些支离破碎的资讯,例如该国人口140万、全国GDP与葡萄牙相当,直到7月3日时,我和另一位马达加斯加博客Lova Rakotomalala接到电子邮件,来自全球之声翻译计划法文版前编辑Alice Backer,询问是否能报导8月30日举行的加蓬总统大选。

我答应这项提议,想要呼吸新鲜空气,毕竟身为全球之声马拉加西文版公民博客,我已曾报导过分裂祖国马达加斯加的痛苦政治危机,运用危机报导平台Foko-ushahidi,开放一般民众使用手机简讯、Twitter即时报导、当地网站Topmada传送目击记录,Lova、我和其他公民记者协助从各个角度报导此次危机,公民媒体报导也获国际媒体多次采用,因为国内传统媒体均各有政党立场

反观加蓬并不是个网络很普及的国家,InternetWorldStats的数据显示,该国网络人口不到6%,面对马达加斯加前总统关闭对手电视台,民众反应与反对相当强烈,反观媒体自由组织指出,政府审查媒体在加蓬似乎司空见惯。

不过我离开马达加斯加冬季冷冽气候,飞往邻近赤道、空气湿热的加蓬海岸首都自由市(Libreville)时,我知道这场选举将充满历史意义,新媒体科技也将扮演前所未见的角色。

大选共有23名候选人,并架设许多个吸引人的竞选网站,诸如Ali9MamboundouAndreMbaObameMoubamba等,也积极在社会网络中宣传,例如法裔加蓬籍候选人Bruno Ben Moumbamba原是记者,他在FacebookFlickrYouTubeTwitter等网站上活动频繁;执政党候选人阿里邦果(Ali Ben Bongo)也很突出,在两次不同时间点发送个人手机简讯,传送至加蓬三大手机电信商Zain、Libertis、Moov的客户。

在自由市闹区Louis区许多酒吧里,人们在本地啤酒「Regab」与炖煮鲜鱼之间谈论世事,由于邦果垄断国家媒体,多数地方电台倾向制作宗教及娱乐节目,以及电视台常受政坛、企业与宗教菁英控制,多数加蓬民众转向国际媒体寻求客观消息;电子与平面媒体的选举报导也受限于言论审查、恐吓及暴力攻击记者。

我抵达自由市后,很快察觉到人民不愿向陌生人公开表达看法,就连我去发廊,美发师也礼貌婉拒分享对选举的观感,但当时发廊里的电视中,却正在播放Africa 24的民调结果,情况很怪异。

起初我遇到年轻人时,他们大多似乎对网络意兴阑珊,教育水平高的人士告诉我,他们只用网络收发电子邮件,以及浏览聊天和交友网站,其他人则 受博客吸引,但希望能因此获得报酬。不过在协助下,有几个人跨出第一步,使用网络做为社会媒体,也有几个新的公民声音逐渐浮现:记者兼社运份子Gaston Asséko在YouTube网站上分享投票日经验;传播学教授Roger Edima Mavoungou Wilson建立博客,并积极发送Twitter讯息;当地喜剧演员Régis Ngoma甚至建立YouTube频道,用影片讽刺选举。

不过我报导时遭遇许多困难,因为手机公司在选举期间暂停简讯服务,让我无法发送讯息,结果加蓬侨民在法国使用Ushahidi工具,建立「加蓬守护天使」平台,却从来没有正式运作。但是社会媒体促进侨民及国内民众之间资讯往来,依据Twirus的资料,「#Gabon」也因为法语系博客追踪选举结果,让这个标签排名高升

社会对总统大选结果仍多质疑,目前也正在重新计票,记者亦继续承受压力,就在十月初,当地讽刺漫画家兼博客Patrick Essono因画了有关两名警员的作品遭羁押;隔天全国性日报《L'Union》的编辑Albert Yangari也遭羁押,因为他刊登访问Port-Gentil地区居民的内容,指称当地选后暴力死亡人士高于官方数字;十月第二周又有报导指出,撰写该篇访谈报导的记者Jonas Moulenda住家遭安全人员搜索,记者也接获死亡威胁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