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尼亚:等待圣婴

Waiting for El Nino Rains

等待圣婴降雨

圣婴现象预计从现在开始一直到2009年12月为肯尼亚带来雨水,让国民期待的心情喜忧参半。根据区域整合资讯中心(IRIN),圣婴现象是一种自然灾害,即使是「温和」的圣婴,也可能导致100,000人流离失所,并让750,000人陷入困境,倚赖人道救援。既便如此,肯尼亚国民仍期待圣婴降临。

通常,一想到水患可能带来的灾情,如牲畜损失及溺水的威胁,总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今年的状况却不同以往。东非国家的长期干旱,导致至少一千万肯尼亚人民面临饥荒(IRIN)。人民为了水而愿意面对任何事,就算是要承受圣婴现象所带来的灾害,也在所不惜。

美国国民Katherine Herzog,在Ewaso Lions博客一篇标题为「雨何时来?萨布鲁干旱严重」文章说:「但愿一个『温和』的圣婴所带来的雨量,能缓解你描述的干旱现象。然而雨落在硬梆梆的干枯土地时,通常会导致水患,但现在不论哪种雨,都是一种恩惠,不论对人、牲畜或是野生生物都一样。」

比起人跟牲畜,野生生物更能忍受干旱,不过现在连野生动物也开始死亡。Ewaso Lions描述了九月初的状况

不幸的是,因为水源干枯,非洲大羚羊、黑斑羚、野牛、疣猪、牛、驴和羊,每天面临死亡。四、五月的时候,群体数量接近20 只的疣 猪群,现在剩下一两只,而它们也已经开始死亡。我不久前看到一只鳄鱼死掉。他在结束冬眠之后,爬到洞外倒地而亡。接下来几周会有更多动物丧命,这地区的物 种数量跟种类会急遽减少,牲畜为保护区带来的压力也无力缓解。动物正在死亡,每一周,每一天,每一分钟。

反观,掠食性动物的状况奇佳,因为有许多瘦弱的动物沦为猎物。不过,当越来越多的牲畜被放牧到野生保护区,寻找更多的草跟水源,掠食性动物受到牧者 狩猎的威胁也逐渐增加。野生保护区里出现的牲畜容易沦为掠食性动物的猎物,而掠食性动物也可能因此丧命放牧者手下。博客Ewaso Lions补充道:

由于干旱和河流干涸,野生保护区面临更多的压力。牲畜入侵野生保护区,也提高了狮子对人类的威胁。我们正努力设法监控野生保护区里的每一只狮子。

据报导,肯尼亚西部在九月初有少许降雨,而肯尼亚第三大城Kisumu部分地区发生水灾,但是圣婴现象还没有抵达。大地仍旧干枯。就连人称世界「野生生物首都」的奈洛比国家公园也无法幸免。水坑正在干枯,没有放牧或能嚼食植物,情况令人担忧。Will Knocker于10月7日发表的文章说

即使是长颈鹿,肚子也饿了。这种非常适应非洲草原生态的动物,现在流浪到远地找食物,连我在Silole Sanctuary家的院子也不放过。在兰加塔森林,它们最爱吃的灌木植物Rus natalensis也因为干旱枯萎了。

同样在10月7日,Lion Guardians的报告也描述干旱的痛苦,说明自从第一份报告之后,情况如何恶化。他们说:

干旱持续肆虐这个地区,人跟动物同样深受其害。大家都希望雨快点来,为我们的干枯大地带来一线生机。与我们邻近的旅舍Ol Donyo Wuas附近有个水坑,常有很多大象跟瘦巴巴的草食动物来访,如斑马,他们全都在找珍贵的水。

还有,

到处都没有草可以吃了,野生动物跟牲畜一样饥饿。这些山丘曾经长满长长的绿草,现在全都没了。

马拉荒地紧邻世界著名的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Predator Aware博客报导马赛社区的困难:

马赛马拉社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放牧,其次是观光。这个干旱冲击很大,因为他们损失了牲畜。

Predator Aware回应博客的读者评论时,感叹马拉河- 荒地的命脉,逐渐干枯,也与博客一同祈福:

马拉河的水位确实非常的低。马拉河的源头「茂森林」(Mau Forest)被破坏与干旱造成此情况。雨水是我们唯一的解救,我们只希望它赶快来。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