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恐怖组织再次引起注意

秘鲁民众最近在讨论恐怖组织「光明之路」是否死灰复燃,因为新闻报导多座警局军事基地遭攻击,也有年轻人在受训。「光明之路」在八零年代特别活跃,虽然并无可靠证据显示近期攻击由该组织所为,似乎较于毒品走私贩或社会不满相关,但国内与国际媒体均认为该组织已复活。

不过最近出现两件相关事件,让人们更加关注「光明之路」的动态,一者为秘鲁电影《Tarata》首映,其中处理首都利马Miraflores地区发生的1992年Tarata街恐怖爆炸事件,预告片请见此

这部影片追踪当时重要事件与今日后果,在秘鲁票房尚称可观,Cinencuentro博客的Gabriel Quispe指出,影片上映首个周末吸引46000人观赏,不过该文部分留言批评影片品质。

Carla Ciurlizza在C3博客提到该片

几天前我看到本地电视报导,提及有部新电影《Tarata》上映,其中包括历史画面与影片,…还有那条街居民的证词,邻居和我一样,目睹自己的房屋遭摧毁,所幸死里逃生(许多人没这么幸运),我们终生都承受伤害。

报导另一部分证明秘鲁民众集体记忆极差,这一代所知也有限,他们询问坐在街上长椅的女孩,是否知道现场曾发生什么事,她显然在困惑下回答:「你是说那场火灾吗?」,这位可怜女孩对历史印象很模糊,她曾提到「汽车炸弹」,我确定她毫不知道意义为何,太奇妙了。

另一起与「光明之路」有关的近期事件则是《De Puño y Letra》一书出版,书名意义一为「手写」,二为「 用手与拳」,作者为该组织领袖Abimael Guzmán,他在1992年遭秘鲁政府逮捕,目前正在服无期徒刑,书籍手稿经律师偷渡带出,其中也包括Abimael Guzmán为自己在武装冲突的行为辩护。

但因为许多政治人物发言反对该书出版,让此事引发众多争议,San Marcos大学文化中心主任也因出席新书发表会而被迫辞职

秘鲁司法部宣布将要求扣留这批书,并批判配送书籍者是捍卫恐怖主义。

Foros Peru网站上有许多对话,许多论坛成员也张贴书籍照片;Javier Fernandez在Javi 270270: Que pasa?博客提出以下问题

Abimael Guzmán的著作引起争议,政治人物似乎「惊慌失措」,他们真是虚伪成习惯,先前Guzmán在海军监狱隔壁囚室的Vladimiro Montesinos也曾出版三本书,重要性不太高,但这种资讯管道确实是Montesinos的点子…

无论是犯下国家恐怖主义者,或是遭判决恐怖主义罪刑者,为何他们的著作该受到不同待遇呢?

Silvio Rendon在GranComboClub博客论及现代政治背景:

Guzmán并非呼吁发动武装冲突,而是要求特赦他的部下与安全人员,社会上反对该组织与Guzmán者应该会发动抗争,不过本书出版之时,秘鲁也正在积极对抗毒品,政府又可趁此机会煽动人们对「光明之路」的恐惧。

Rendon在另一篇文章指出有趣的事实:

为何无人抗议Abimael Guzmán?人权非政府组织理应反对恐怖主义领袖的著作大打广告,…Guzmán可以出书表达自己,但出现反对的民主抗争也很合理。

或许受此影响,再加上Guzmán自1992年9月24日遭逮捕已满17年,Claudia Cisneros在Sophimania博客详述关于「光明之路」及颠覆战争的十项迷思,其中包括:

四,「光明之路」残党都位于Apurímac及Ene河谷。

错误。

「光明之路」仍存在于首都及国内各大主要城市,默默渗透到社会之中,在大学、企业及公共机构都感受得到,他们的好战性格不再,不再自称为「人民之 友」,不 再用妒忌鼓吹自己的目标,不再以抵制为解决之道,不再强调只有暴力能解决问题,这些「光明之路」成员沉默不受媒体注意,就和在河谷区的成员一样危险。情况 单位有渗透与瓦解组织运作吗?国家到底有没有中央情治单位?没有,没有。

Notas desde Lenovo博客中,Jacqueline Fowks认为不信任与协调不佳造成San Jose de Secce的攻击事件

攻击地区以Apurímac及Ene河谷为主,「光明之路」自从创始领袖Abimael Guzmán于1992年9月遭逮捕,该组织便一直停留在Vizcatan地区,政府单位与分析师指出,该组织参与种植古柯与运毒至秘鲁海岸。[…] 我们已和1983年不同,「光明之路」也与过去不同,但有时历史会让我们的视野更清晰,美国大使馆解密1983年2月的文件显示,提到 Uchuraccay暗杀事件后,政府错误、军警表现不佳、媒体冷漠等因素,都造成对抗「光明之路」成效不佳。

Francisco Canaza在Apuntes Peruanos博客的近期文章中,分析Apurímac及Ene河谷的情况,以及「光明之路」如何持续造成恐惧

人们必须清楚辨别Apurímac及Ene河谷内各组织情况,一方是Proseguir运动,持续追求「光明之路」原有目 标;另一方是与毒品走私合作的民 兵部队,不同问题必须有不同解决之道,前者并非驻守于Apurímac及Ene河谷,而是源于Junin、Huancavelica、Ayacucho等 山区的多个部队,只有保护毒品走私的民兵才是一直在河谷区发展。

国家机构将「光明之路」的恐怖主义视为游击队,只认为具有颠覆成分,但忽视其中结构多么疯狂,也不重视该组织利用恐怖主义的恐惧为政治行为开脱,亦 不重视 这场「战争」,政府混淆目标,缺乏必要的反恐政策,等于加深了真正问题,恐怖主义持续增长与扩大,而政府却想从恐惧之中得利。

本文英文版由Tom Schrieber译自西班牙文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