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跨种族伴侣成婚遭拒

十月份在美国路易西安那州,Beth Humphrey(白人)与Terence McKay(黑人)申请结婚证明因种族遭拒,治安法官Keith Bardwell宣称就他的经验里,「跨种族婚姻无法长久」,且此举「是为了下一代」。

当年要求美国黑人与白人设施分开的「Jim Crow法」已于1965年终止,禁止跨种族婚姻与性交的「反种族通婚法」亦于1967年在全美各州消失。

但种族主义仍在,虽然这种情绪多数时候都潜藏于表面下,但不时仍会探出头来,让人永无法忘记;这起消息成为美国各地头条新闻,引来当地及各界博客诸多文章。

虽然法官强调自己总是许可黑人夫妻成婚,反种族主义博客Stuff White People Do对此事仍感愤怒

哇,法官你还真是有雅量,更别提你那侵犯他人的专制作风。

这位法官的住家肯定满是黑人与白人小孩开心饮宴,法官还表示:

我有无数黑人朋友,他们来到我家,我为他们证婚,他们使用我的厕所,我对待他们并无不同。

那是当然了,好多好多黑人朋友,就在他的厕所里!

Siditty留言提到这位法官的怒气多么讽刺(这位留言者自已也发表一篇文章):

我总是不明白,这位先生来自路易西安那州,因和解制度与克里奥文化,当地种族融合历史悠久,但他却突然关心起孩子,18世纪就没有人在意此事,现在也不必。

Racism Review博客反击法官「是为了孩子」的说法,拿出有关跨种族联姻后代的数据

若还需要更多证据,只要在接纳多元与跨种族联姻孩子的环境下成长,这些孩子和他人的经验并无不同,若这些孩子遭遇种族主义(及其他结构性弱势),当然比较容易感觉到压力,以及因压力而起的健康风险,如吸菸、酗酒等。这是种族主义造成的结果,也是要努力终结种族主义的另一项理由,不该倒果为因,做为散播种族主义的藉口。

Black Girl in Maine也提到有关孩子的问题,并以自己的儿子为例

至于孩子该怎么办?跨种族通婚下的孩子确实有时会听到耳语,但并非总是如此,我觉得多数年轻人如今认为拥有两种血统很酷,朋友说我的儿子肯定不乏男性或女性朋友,他们大概只是没有人可谈家族原乡的话题,不过孩子若能与家族背景及社区产生联系,就能居住在安全的环境中。

在美国,过去许多州实施反种族通婚法,禁止美国白人嫁娶美国黑人(或其他族裔的美国人),虽然有些州早自1780年便废除相关法律,共有16州晚至1967年才正式终结此种制度,起因是Loving vs. Virginia案中,有对在华盛顿特区结婚的跨种族夫妻在自家卧室遭逮捕,这场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才决议废除这项法令。

多位博客也从法律角度讨论此事,Jay Says写道

身为治安法官,他应该明白跨种族联姻今日已不再违法,禁令早在40年前便已正式公告违宪,这个案例让我特别有感觉,因为上个周末在全国平等大游行中,我曾简短访问异性恋的跨种族Newman夫妇,询问他们为何参与游行。

种族主义、阶级主义、性别主义、死同症、宗教偏狭与其他偏见都存在于社会中,但在法律下绝不容许存在,一位公务员领取美国自由人民的纳税钱为薪,却使用个人信念决定民法事务,真令人忍无可忍,若他不同意跨种族联姻,就该另谋高就,也许能成为3K党大师?

一位博客则运用此次机会学习,What Do I Know?请求读者思考自己对此事的感受:

若你怀疑种族主义是否仍存在所有人心中,试想若要与其他种族的人成婚,自己会有什么反应,尤其若你是白人,而对象是黑人, 若发生 在其他人身上当然无妨,但若你的女儿带着黑人未婚夫回来,你会不会想到某些理由,认为她未来会过得更辛苦?请对自己坦白,纵然你说「没问题」,你是否曾有 一丝犹豫?你若毫无犹豫,就真的与众不同。

这位法官目前表示他不会为此辞职,故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相关新闻。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