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税务、观念与复杂领养生态

领养在日本非常复杂,社会心态非常重视血缘关系,司法制度也强调此事,不过也有愈来愈多日本民众生活方式异于传统(如结婚年龄、家庭规模、在家庭计划中选择领养);然而日本实际领养个案数很低,2008年美国民众只领养35名日本人。除了数据之外,日本国内外家庭亦面临种种问题,再加上公民营机构影响,造成社会普遍贬低受领养儿童。

上层有国家政策问题,日本儿童福利法自二次大战后几无更动,现代社会亦日渐关注相关机构从领养程序中牟取丰厚利润,法律规定领养机构仅能收 取必要成本,主要分为十项,包括交通、谘询费等,问题在于许多机构普遍都设有「捐款」制度,非营利团体很自然会寻求捐款,以维持组织财务运作,但这项制度 却很容易遭到滥用。

国际领养议题博客提到一起过往案例

在一起个案中,东京一间领养机构要求一对居住在荷兰的日本夫妇,必须先捐款550万日圆,夫妇认为金额过高不愿付款,但该机构却要胁将依法不再为他们寻找合适领养对象。

这是个不易监控的灰色地带,多数案例很难分辨究竟是合法捐赠或藉机牟利。

过去三年来,日本厚生劳働省希望鼓励县市政府紧缩对独立机构的规范,许多孤儿院与养育院规模小且独立,故必须由地方政府带动变革;换言之, 有些人认为透过政府规范,将有助改善领养申请程序,这些机构必须获得执照,并遵循全国审查标准。人们之所以要求中央政府介入,是因为国际领养案例最后出现 侵害与剥削人权现象,如儿童色情产业。

一篇文章引述中央大学教授铃木博人表示:

目前简化的登记制应修改,让领养机构受政府审查与申请执照,现有架构并不足够,无法让真实情况曝光。

At the court of TMG.

东京都厅前照片来自Flickr用户midorisyu

而在日本国内的领养现象中,亦可观察到几项重点。

以不带感情的务实角度而言,日本其实有许多民众都希望领养孩子,不过并不一定以幼童为对象,银发族生命将尽、准备吩咐遗嘱时,财产转移便是件迫切之事,为避免高额遗产税,有些人会领养孙子,并在遗言中将遗产留给孙子。

除了避税之后,延续家族香火对许多人也很重要,尤其夫妻若无儿子,就可能会领养成年男性,并以遗产交换他改姓,国内相关数据并不完善,不过以此为领养理由在日本国内合法案例中可能很多。

这种趋势也与日本国内孤儿与受遗弃者面临的情况有关,因为社会非常重视家族血脉关系,导致许多人看不起领养孩子的行为,户籍观念在今日社会影响力仍大,虽然许多年轻人对此不以为意,但有许多人的升迁及婚嫁机会因领养等因素而受阻,尤其家族长辈可能不同意领养孩子,导致家族关系紧绷。

为瞭解领养可能造成多少复杂的家族问题,以下是sakaidesu45自身情况的案例

我很小的时候,曾祖父就希望我继承家族事业(曾祖母说曾祖父甚至曾在公司会议中宣布此事),曾祖父过世后,我以为这些事也就告一段落,直到祖母要求我改姓。对此我有两种想法:

一,祖母的弟弟有两个孩子,但祖母对他的妻子与孩子很有意见,甚至要求弟弟立下遗瞩,不得由他的妻子与孩子继承家产。

二,祖母也很讨厌我父亲(其实是我的继父),绝不同意他的身分,故祖母不希望将遗产交给我父母或她的弟弟,若收养我之后,似乎就觉得可安全保护曾祖父留下来的遗产。

其中包括好几种不同的力量:有些重视传统者不支持领养行为,但许多人却在生命将尽时收养继承人,这种负面看法也与许多想领养孩子的年轻夫妻相左,年 轻人拒绝过往习俗,比较重现眼前的家庭。法律进步亦很缓慢,八零年代末期修法后,才允许养子女去除户籍记录内的生父母姓氏,让人较容易隐藏领养史…实 际上这项改变帮助很大,但明显反映出国内对此种家族「异常」仍有意见。

为了支持有些人长大后才发现自己的养子女身分,alice0614说出自身经验

我未满一岁便受人领养,直到三年前才因收到户籍表知道此事,因为我和双亲很亲密,我思考了一个星期,担心我是否该和他们讨论此事,但要继续隐瞒此事实在很困难,所以最后选择坦白。

显然我的父母在我要结婚时,就打算告诉我这件事,或许各位的父母也在想,迟早都得告诉你真相,何不考虑一下由你先提起这件事,让他们不再为此焦虑?

由于社会普遍认为养子女生活不满足,故反映在日本有关儿童监护权的法律中,《The Japan Times》探究养子女生活情况,以突显意识型态所造成的影响:

Sakamoto指出,传统社会体制将家庭关系置于孩童个人权利之上,做为判定监护权的主要依据,纵然父母虐待行为严重影响孩童生活亦然。

当孩子转而接受国家保护,因为这种传统价值,再加上对于未来养父母的嫉妒,让这些生父母常阻止孩子接受政府保护,或者强行将孩子带离养父母身边。

因为传统(或过时)价值与现代家庭价值关系紧绷,让许多政府育幼院里的孩子无法进入领养家庭,造成双输局面。

ofukubird描述自己领养经验的预估所需时间:

我们先与一个反堕胎团体谘询,以确认自己的态度,才得知许多夫妇为领养已等待许久,他们都觉得「若一年内获得通知就算幸运了!」。

日本国内态度如何影响海外领养现象(尤其是那些赴开发中国家领养孩子的有名人士)?yakusoku-movie为此建立一项民意调查

最近有些知名人士领养的案例,如玛丹娜、安洁莉娜裘莉等,你对于赴贫国领养孩子有何看法?(结果如下)

- 这是件好事。(10%)
– 感觉很复杂。(47%)
– 因为生父母仍在世,这种情况应该停止。(19%)
– 纵然生父母仍在世,有时候领养是唯一选择。(24%)

选择「感觉很复杂」的比例很高,反映出人们对领养的文化态度很矛盾,也显示这种冲突导致许多人不愿表达明确立场,也造成改变与进步停滞不前。

ABCDane一位作者报导Jessica Simpson的领养兴趣,也包括某些个人评论:

对于知名单亲妈妈安洁莉娜裘莉多次领养,Jessica Simpson表示:「我觉得她的行为很好,也感谢她,让跨国孩童领养案例快速增加,真是件好事」,外界曾揣测,Jessica先前与丈夫Nick Lachey离异,就是因为先生不想领养,希望自己生孩子,但对于她说「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这种观念,让我盼望她千万别成为母亲!

有些名人领养所闹出的趣事,确实让此事轻松一些,但对于日本,目前领养相关的宽松标准与规范必须紧绷,并满足亲子未受满足的需求,也要确保任何文化下的孩子都能接受良好海洋生物学教育!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