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监狱内的孕妇健康与人权

2044749780_4ade9e2e3f-300x225.jpg

所有孕妇都应有同等人权吗?或是狱中孕妇便丧失权利?

当孕妇因犯行判决有罪时,人们通常会想到几项与生活与养育孩子的权利问题:

  • 她们在狱中怀孕及生产是什么情况?
  • 若社会中还有其他孕妇无法获得医疗,是否应将狱中孕妇列为优先对象?
  • 妊娠是否应超越任何法条,以确保孕妇人权?

美国:分娩妇女不再戴镣铐

你能否想像女性在分娩时,手脚仍铐在床边?Malika Saada SaarRebecca人权计划创办人兼执行长,表示这种情况仍存在于美国,虽然生产时仍受镣铐限制对孕妇和胎儿健康都会危险,但这种做法仍不时存在,以下是RH Reality Check在文章中提供的影片访问,该网络社群以性别与生殖健康及人权为主旨,不时给予生殖健康的资讯与分析:

狱囚胎儿出生后如何安置?

各国对狱中孩童规范各异,例如阿根廷移民资讯入口网站Ajintem指出,该国去年通过一项法律, 明言孕妇、子女年龄五岁以下的母亲、子女为残障人士的母亲若判刑确定后,可改由软禁方式服刑,这项法律不仅嘉惠于无法在狱中获得妥善照顾的孕妇,也有益于 这些孩子,不必生活在健康与饮食管理不足、失去自由、不安全的环境下成长,也不会在远离母亲的环境下成长,以免造成另一串问题;不过重点在于地方首长必须 遵守法律精神,并提供非暴力案件的女性另一种选择,也要向大众宣导,不会让怀孕成为离开监狱的藉口。

加纳利群岛的Prisiones y Penas博客以监狱议题为主题,其中指出,当地允许女性狱囚在狱中照顾三岁以下的子女,但因为还有其他囚犯存在,并不是最适合的养育环境,故孕妇或拥有三岁以下子女的女性入狱前,狱方都会说明孩子在监狱成长并不理想,建议将孩子委托家人扶养;秘鲁俄罗斯情况亦然。而在美国,据知名摄影师Jane Evelyn Atwood指出,只有纽约州与内布拉斯加州两间矫正单位有此服务,她为「国际特赦组织」拍摄三段式照片记录名为「太多时间」,访问全球数十所监狱,记录狱囚的生活。

为何美国矫正体系大多不允许女性在狱中扶养孩子?这位摄影师认为出于人质考量,才不容许此种情况,她在Prison Photography Blog提到

美国除了少数几间监狱之外,孩子均不得与母亲在狱中同住,主要是以安全威胁为考量,孩童在狱中处境很脆弱,也常成为人质目标,但对比其他国家的刑罚制度,这种理由便显得虚假。

这段记录包括狱中分娩的简陋环境(Vanessa's Baby),另一段则关于监狱制度与母亲角色,内含女性照片,摄影师则朗读文章,记录她访问监狱与拍摄的经验。

怀孕为谈判工具?

为何孕妇在狱中人权争议性如此大?俄罗斯频道Russia Today便提及此项主题,并讨论孩童在俄国矫正体系出生与成长的情况:

有些人质疑部分女性刻意怀孕,只是为让自己日子好过些,分娩前后就医以及与孩子的相处时间,都好过呆坐在囚牢中。

也有些女性认为怀孕是逃避刑期的唯一途径,例如今年六月的案例中,一名英国女性在寮国因毒品走私遭判处死刑入狱,后来在狱中怀孕,便因而逃过死刑,因为寮国政府不会对孕妇处死刑,英国报纸《Daily Express》宣称她是藉人工受孕「换取较温和的刑期」。

现身说法:女性述说子女与狱中经验

阿根廷人Geraldin Rodríguez因毒品走私在厄瓜多尔入狱,她向作家Marcos Brugiati吐露入狱、狱中怀孕与分娩的经验,后来刊载于艺术相关网络刊物Plastica-Argentina,原本可以在狱中扶养孩子,但她决定让孩子在自由环境中成长:

我决定让孩子离开去他处生活,我害怕他会面临我此刻经历的痛苦,出生一年后,我哥哥把孩子带走,与妻子一同照顾他。

Juvinete因走私毒品在西班牙入狱期间怀孕,她向当地报纸《NorteCastilla》细数自己的故事,在狱中分娩后三年,她依法必须将孩子送往寄养家庭,她目前每15天见女儿一次,每两个月可出狱两星期与女儿相处。但未来情况却可能不乐观,她恐怕会遭遗返回出生地巴西,让她很害怕对孩子将造成的后遗症,她也向其他决定在狱中怀孕的女子提出建议:

我试图说服她们别在狱中怀孕,因为让孩子失去自由很痛苦,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们不该为我们的错误付出代价。

Woman and Prison以揭露女性在矫正体系经验为主题,其中Kebby Warner分享自己在美国狱中怀孕、分娩及产后经历,孩子在出生后就得离开母亲,以下节录有关分娩过程的段落:

分娩时,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产房,在我出院之前,家人根本不知道我已生产,也不知道产下的是女婴;那三天都有狱警在病房里, 不过多 数时候若护士请他们到门外稍坐,他们都会配合,我曾听过有些女性生产时还铐在产床上的可怕故事,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经历这种状况,多数护士都待我像个平凡 人,而不是囚犯。

Women and Prison博客中,还有更多关于随父母在狱中成长的故事,以及女性囚犯对子女可能造成的影响。

各位对此有何看法?当世界各地许多孕妇均未获得应有医疗服务,我们该特别照顾狱中妇女吗?监狱内外的母亲有何差异吗?她们该有不同待遇吗?

缩图「17 de noviembre」来自daquella manera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