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拉圭:两项公投案均闯关失败

乌拉圭总统选举当天,选民同时面临两项公投案,其中一项攸关数十万海外乌拉圭民众是否应有通讯投票权,争论焦点在于这些人身居国外,是否有权决定国内执政者人选。

在「我投票支持乌拉圭」网站中,呈现许多海外乌拉圭人支持公投案的影片讯息,他们都渴望获得投票权,这些片段来自加拿大、西班牙、法国、美国等地,以下这段于西班牙Ferrol拍摄的画面中,记录一群乌拉圭侨民模拟投票情况,以支持争取海外通讯投票权。

然而公投案最后遭否决,仅获36.93%的选民支持。

另一项公投案更受人注目,亦令人更加遗憾与惊讶,提案内容则有关是否废除豁免法,目前乌拉圭法律规定,最近一次独裁政权军警所犯的种种罪刑,纵然是多项侵害人权情况,均不追究罪责。

该法除遭到联合国关切,亦遭到美洲国家组织批评,不过公投案最终仅获47.36%,未能跨越半数支持率门槛,无法废止这项法律。

投票结果引发网络社群许多强烈而遗憾的反应,例如在Facebook网站上,投票后两天便有许多新群组成立,例如「国会应废除豁免法」、「我不敢相信不能废除豁免法」、「全国哀悼」、「我永不会遗忘」等。

19岁的Mauricio P. Milano在Montevideo Blogger博客中,则表明为何自己不愿在此选边

虽然我所幸并未经历独裁时代,但在我所生活的这十几年中,我已听闻无数有关那段期间的故事,支持军方与游击队者皆有,或许 折衷派大多来自我这个世代的人, 并未亲身感受过这段历史,但就我所得的所有言论看来,双方都有错,双方都犯下绑架、谋杀等罪行,实际上也都无法逃避自己的犯行,这些是无法抹灭的事实,我 不想再评论来自前游击队的总统候选人有多么虚伪,因为我在另一篇文章里已经说过。

我今天想表达的看法,则是支持司法,也尊重曾走过这段历史者的选择权,我这个世代不该承受历史重量,不该由我们决定是否废除豁免法,因为我们未曾历 经那一 切,也永远不会知道其中深刻的感受,换言之,我们不应评断前人所犯的错误,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支持这些错误,我觉得目的是要向前看,社会与所有成员都有伤 口,也显然会疼痛,既然已有伤口,若不断反覆揭疮疤,只会让伤口更难愈合,我不会让历史污染我这个世代,我不想要这种社会疾病。

Asi Ta'l Mundo, Botija则解释为何不该废除这项法律,他认为公投不该与选举同一天举行,因为很多人无法应付这么多件事,资讯也未充分传达给社会大众

本文英文版由Eduardo Ávila译自西班牙文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