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保障领养制度各方权利

无论在国内或国外领养孩子,都会为孩子及养父母带来机会,也带来潜在人权侵害危机,全球各地民众在网络上分享各种经验,也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及养子女的观点,多数人都强调开放与对话,因为领养过程中常潜藏着各种不同后果。

「婴门」:走私孩童以应付需求

Malinda领养两名华裔女童,她在Adoption Talk博客提到,有些贪腐人士会想办法确保孩童来源不断,才能一直收取高额领养费,在「领养与贪腐:新闻里的人口贩运」一文中,她提到近期在喀麦隆的案件,孩子遭绑架以供应领养申请需求;韩国年轻家长在网络贩售自己的孩子;危地马拉军方绑架并出售超过333名孩童供人领养,以及最近孩子未经家长许可便开放领养埃塞俄比亚非法机构说服家长让他人领养自己的孩子,并承诺未来这些孩子会回到他们身边,或承诺这些机构会照顾家族其他人。类似案件在许多国家屡见不鲜。

母亲团结巩固自身人权

有些养母尽其所能,确保一位女性当母亲的权利,不会危及另一位母亲的生育权。

其中一种方式为「开放式领养」,这种方式有时存在争议,因为孩子仍能与生母保持联系,并明瞭基于某些因素,让生母无法继续扶养他们。

美国女性Leigh建立「Open Adoption Round Table」博客,说明以半开放形式让他人领养亲生骨肉时,所遭遇的种种难题。

博客兼作家Dawn Friedman则记录另一种观点,她领养女儿Madison后,仍让女儿与生母维持联络,这位作家也积极推动美国领养制度变革,她认为女性意外怀孕后,怀孕谘询服务太容易建议女性让他人领养孩子,未让孕妇充分瞭解过程有多么困难。她建议领养谘询也应延续至产后,让孕妇在抉择过程中有人陪伴,并能得到有关产后的权利及建议,以免她们改变心意或有其他顾虑。

生母

美国的Lorraine Dusky成立Birth Mother, First Mother Forum,因为自己的病史,让她怀疑自己怀孕后因为服用避孕药,可能影响后来让人领养的孩子,但当她试图透过领养机构转告养父母,领养单位却拒绝传递讯息。

她当初放弃孩子监护权时并未受到压力,但因为法律规定领养记录为「机密」,却可能让女儿送命。

身在开发中国家的生母又有何感受?她们的声音何在?有些人写信给自己送走的孩子,例如Pam Conell在families.com网站上,评论《I Wish for You a Beautiful Life: Letters from the Korean birthmothers of Ae Ran Won》一书时,便提到类似故事。

有些人则藉由记录片,或是与亲生子女重逢后,才说出自己的故事。也有些母亲并不后悔让他人领养孩子,认为这是最好的出路,不过美国的Malinda领养两名华裔女孩后,她在AdoptionTalk博客觉得,这些生母最终想法仍有些意义:

这些外籍生母写下自己的想法后,让我们能够不再揣想这些生母的感受,将她们的痛苦降至最低,并证明这些孩子跟着我们的生活会好得多。

养子女的心声

Mary Grace in China by endbradley

来自中国的Mary Grace,照片来自endbradley

在复杂的领养关系之中,养子女的心声也同样多元,但整体而言都有些共通点,他们希望瞭解自己的背景与领养原因,并希望自己的生母当初是几经 思考后,才做出交由他人领养的结论,养子女亦认为应自行决定是否要瞭解过去,自己决定是否得知养子女身分,并将这段经历融入身分认同中。

例如Susan是位生于一九六零年代的养女,她在ReadingWritingLiving博客表示,自己对电视剧《Mad Men》很有共鸣,尤其是描述当时领养现象,孕妇对自己意外怀孕为耻,一路隐瞒至生产,而且当时外界都视养子女为弃婴,她在「《Mad Men》与自身经历」一文中指出:

听到这种经历确实很痛苦,但也很高兴有人愿意出面诉说这种感受。

I am adopted博客中,David Azcona回忆自己童年多么辛苦,在六岁时成为养子,此后始终心怀不安,无法与人产生情感联系,其他养子女也在此叙述自己的故事及经验,在个人简介下的留言中出现各种案例,如遭偷走的婴儿从此不知自己的亲生家长;双胞胎一出生便分离,因为护士告诉家长其中一名婴儿夭折;生母希望与孩子联系,或是孩子希望与生母联系。

对于养子女与养父母之间的爱,有位养子如此回答

我还是个婴儿时,就由两位最疼爱、关心与支持的家长领养,这是所有孩子的梦想,我弟弟也是养子。

我不觉得亲生父母能像养父母如此爱我。

其他经验相同的养子女也附和,有些人仍与亲生父母保持联络,也有些人对亲生父母毫无所悉,在这段讨论之中,留言者对领养经验都很正面。

不过也有些养子女反对领养制度,身为养女的Lost Letters在LiveJournal反堕胎群组中表示,与其花费这么多钱资助领养过程及费用,应该把经费用来改善生父母的处境,让他们能照顾家人:

我知道自己对领养真正的立场会令许多人气结,因为人们希望相信领养是个三方皆赢的制度,因为人们认为中产阶级的白人女性无论如何都该拥有子女,因为人们认为西方社会实在太美好,所有孩子都该在这里成长。

AmyAdoptee在「成年养子女要求改革」论坛写道:

领养产业刻意让我们彼此对立,我们也容许他们这么做,事实上,领养产业在其中动作频频,这里有篇文章支持我们的论点,但领养机构要求我们不要攻击养父母,但正常的论述一点都没有错。

PhilM在同一项讨论中,提及养父母如何看待养子女:

我很不满社会竟忽视领养的问题及其造成的伤害,我很不满每当想讨论这些事,总会见到有些人说,「个人经验有异」,或「我认 识的多 数养子女很爱养父母」等,我也不满只因为我在谈论领养制度,人们便质疑我对养父母家庭的爱,我也承认只要有人一再反覆陈述这些讯息,就会让我很愤怒。

我不需要有人向我讲解如何对话,我需要人们愿意参与其中。

未来

领养和其他复杂议题一样,都触碰许多人的敏感神经,包括养母、生母与养子女等,不过似乎各方都有一项共识:唯有保障领养过程一切透明,才能捍卫母亲与孩子的人权,而公开讨论领养议题也能促进制度透明。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