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不丹:香格里拉或种族清洗?

几年前,不丹第四代国王自愿卸任,转型实施民主,当时引发媒体一阵关于不丹的热潮,除了少数例外,几乎所有文章均可归为两类,其一将不丹描述为最后的香格里拉,另一则指控不丹正进行种族清洗

《国家地理频道》播出名为一部记录片,将不丹这个佛教小国描述为世界最后的香格里拉,赞扬该国的山脉、冰河壁、高山、雾林,并认为「不丹是现代伊甸园,其中各种化身都尊重生命,就像土地一样源远流长」。

Landscape of Bhutan. Image by Flickr user Jmhullot,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不丹地貌,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mhullot,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Swaminathan S. Anklesaria AiyarReal clear World网站中表示:

不丹有许多成就,才能获得香格里拉的美名,全国植被覆盖面积高达72%,也承诺这个比例永远不低于60%。

Nanda Gautam则在Ex Ponto反问

人权侵害的新趋势正在生成!不丹强调发展「国民幸福总值」,让许多国家的代表团访问后都感觉「获益良多」;相较于此,不丹也实施种族清洗这种暴力行为,让世界强国不知该如何是好,Tel Nath Rizal所受的苦难反映出国家如何危害整个少数族群的权利,少数族群人口现已急速下滑。

这些作者多数并非不丹人,但对于这个面积与瑞士相等的60万人小国,为何他们却有如此极端的看法?

赞扬不丹的人士多数来自西方世界,资本主义让他们的物质生活富庶,但精神层面却很贫乏,这些人向外寻找本国内欠缺的事物,通常他们因此来到类似不丹的国度,对他们而言既神秘、和平,又富有异国风情,故这些人只看得到心中期盼的景象,而忽略其他面貌。

这种现象在痛恨不丹者身上亦然,他们对不丹的地缘政治状态几乎一无所知,亦不明白难民问题的历史与复杂渊源,更不在乎少数族群的目标,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目标。

在不丹的支持者心中,寻觅香格里拉的精神并非一夜即成,而是源于James Hilton于1933年的小说《失落的地平线》中,便依据Joseph Rock记录自己旅行至西藏边界时的内容,描绘出一幅香格里拉的景象;正因为这本小说,让这些民众拒绝相信不丹与一般国家无异,都有一般人类所在的问题。

虽然不丹长期平静安稳,可是这个国家绝非乌托邦,不丹国内相当贫困,也有各种社会疑难杂症存在,其中最大污点即为如何处理难民。

八零年代的全国人口普查资料显示,数千名非法移民生活在不丹南部边境,多数是来自尼泊尔及印度的尼泊尔裔人民,他们来到不丹寻找经济机会,也运用边界管理不严而开垦大批农地,免费医疗与教育资料亦是一大诱因;就在同一时期,有些尼泊尔裔不丹人先前获政府补助,前往哈佛及剑桥等海外大学深造,也陆续返回不丹并踏入政坛。

Bhutanese refugees in Nepal. Image by Sudeshna Sarkar, ISN Security Watch

尼泊尔的不丹难民,照片来自Sudeshna Sakar、ISN Security Watch

因为不丹政府要求所有非法开垦者离开国内,让难民问题浮上台面,尼泊尔裔领袖强烈反对这项决定,他们很同情这些垦民,故动员反抗不丹政府,主张采行民主制度并推翻王室,这种局势对他们的政治企图相当有利,他们以暴力抗争刺激南部民众的不满情绪,将两名不丹人斩首后,把尸体放在政府机关里;这种状况在不丹前所未见,政府于是下令镇压,并逮捕许多抗争领袖,部分人士则逃往尼泊尔。

双方事后交相指责彼此,尼泊尔裔领袖宣称,国内所有会说尼泊尔语的民众都被迫得离境,「澳洲南部不丹人族群」博客指出:

自1988年起,国内人权情况不断恶化,不丹政府持续采行歧视政策,企图迫使南部尼泊尔裔民众离开,这些人民多数为印度教徒。

政府将尼泊尔裔民众视为次等公民,他们受到迫害、歧视,亦无法获得教育及医等多数基本权利,文化权利亦遭到剥夺,被迫接纳执政菁英的文化传统、衣着 及语 言。政府于八零年代末期实施溯及既往的公民资格法案,开始掠夺南部尼泊尔裔民众的权利及生存空间,数万人遭强迫离开,最后沦落至联合国在尼泊尔成立的难民 营。[…]

眼见不可能回国,大批不丹难民接受澳洲、加拿大、丹麦、荷兰、纽西兰、挪威与美国的提议,前往这些国家定居。

不丹政府宣称虽然有些人被迫离开,许多人则是在领袖威胁下自愿离去,不丹首任民选总理廷力(Jigme Y. Thinley)在Bhutannica网站写道

南部情况并没那么简单,原因与背景很复杂与困难,造成我们眼前所上演的夸张景象,究竟谁是加害人、谁是被害人,也没有这么容易理解,必须更深入瞭解其中因素才能回答。[…]

对南部民众而言,每天都是场恶梦,但媒体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他们的人权也未获重视,可是外界却将政府说明内容形容为政治宣传与谎言,就连事实也当做是编造的故事。

不丹民众觉得自己受到背叛,不丹社会原本欢迎、信任与接纳这些人,这种对南部同胞的态度丝毫不带任何仇恨。

异议人士与尼泊尔支持者很容易以人权诉诸国际社会,但他们实则企图藉由国际社会同情夺取政治权力。

难民前往尼泊尔之后,情况益形复杂,联合国难民署为不丹难民设立营区,提供免费粮食及津贴,结果几年内,难民人数便从1991年的五千人增至十万人,这些福利吸引许多非不丹人前来,因为尼泊尔当地民众半数每日花费低于一美元。

种族清洗是种非常严重的控诉,人们若对不丹有此看法,应该亲自前来不丹,就能瞭解尚有无数尼泊尔裔人口在此生活及居住,也能瞭解早在难民危机爆发之前,第四任国王便提供现金补助,鼓励族群通婚与融合,许多尼泊尔裔官员甚至在政府高层任职。

故不丹究竟是香格里拉或是个实施种族清洗的国家?其实两者皆非,若外界不再将伊甸园形象或错误政治想像加诸于这个小国,或许一切会变得更好。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