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世界爱滋日:反思与社会意识

AIDS Ribbon
今日多数民众都明白爱滋病为一大疾病,12月1日的世界爱滋日则希望让世界在这一天关注爱滋病,强调这项病症仍是人类重大威胁。

自人类于一九八零年代发现爱滋病起,治疗方法不断进步,但此一病症仍是重大公共卫生议题,全球超过3300万人目前感染爱滋,其中近七成居住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不过拜各种疗法之赐,爱滋病患的寿命愈来愈长,为强调世人皆应获得爱滋病治疗、照护与预防方法,今年世界爱滋日主题即为「普世医疗与人权」。

全球博客都藉着世界爱滋日这一天,除了讨论这项疾病的议题,也谈到这个日子的重要性,其中许多博客都收录在全球之声的爱滋博客地图中,我们也趁着这个日子更新内容,美国的Charlie Dale在My Journey with Judy…博客中,思考世界爱滋日多么重要:

多年来,我猜我已逐渐习惯听到这一天到来,没有深思这个日子的意义,起初这个日子即将来临时,媒体上充满各种报导,各地也举办活动,社会也更加关注这项杀人疾病。

但这些年以来,虽然这项疾病影响仍深,然而我想媒体就和多数人一样,开始感到厌烦,在媒体眼中,这件事也失去了新闻性…就连我这个爱滋病长期幸存者也感到厌倦,许多人只是每天努力希望存活,并让自己和生活有所意义。

不过南非的Claire Keeton在Sunday Times指出,世界爱滋日仍有重要角色:

每到此时,商店里满是圣诞节装饰,爱滋病的红丝带也出现了,12月1日是世界爱滋日。

有些爱滋病患与社运人士反对世界爱滋日,认为这会让大众若只记得这个日子,在其他时间都会忽视这项病症。

许多人们只是口惠或锦上添花,看看Onion周报封面就知道。

我觉得世界爱滋病仍有其益处,每年只有这一次,所有媒体会腾出版面刊登爱滋相关报导。

许多博客也是如此,在博客里诉说自己与爱滋病的经验,德国的Aderyn Verwood在Vintage Verwood博客表示,过去自己并未太注意爱滋病,直到自己的好朋友罹病:

我和多数人一样,都知道爱滋病存在,但此事在我生活中的重要性实在太低,总像是个遥远抽象的威胁,不会出现我的周遭生活 中,而今 每一天我都想着这件事,每天都希望现有疗法能够改善,或是科学研究出现重大突破,发现真正的治愈方法…我只想对朋友说,我希望数十年后,苍老的我们还 能并肩同坐,一同笑看年轻时,我爱你。

其他人的文章则较不带个人色彩,透过博客提升社会意识与散播相关讯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Jessica Joseph在Alien in The Caribbean在世界爱滋日前写下三篇文章,探索加勒比海地区的性别议题,她在首篇文章中,分析对于性的羞耻及秘密从何而来:

以下是我想探究的问题:社会的假道学与伪善究竟从何而来?性吸引力的成分包括哪些?性别与性倾向的变化为何?我也有几项论点:性与精神并非互斥,良好性爱也是安全性爱,爱滋病其实反映出更深层的症状,治疗方法在于全面瞭解性爱,就算是要矫正长期扭曲的骨骼也在所不惜。

有些博客用艺术形式表达对世界爱滋日的看法,去年Richard Kearns在HAVVACC为世界爱滋日写下这首诗,也表示今年计划再写一首;马拉威诗人Sinthalunda则张贴这首诗:

在此发霉村庄里
有金星而起
以同样韵律
自地平线远处而升
光芒逐渐明亮
他们徒步上学
为课程而跳动
还有各种不同科目

自此遗忘之地
复杂的愉悦而生
孩子鼻头上的尘埃
已让风吹净
此刻的知识
教育的世界
已教导他们感知
沉默受难者的心声

为鼓励博客除了在世界爱滋日之外,一年365天都能撰写爱滋相关主题文章,今年夏天全球之声发声计划推出「积极写博客」指南,其中收集有关爱滋的公民媒体案例研究、访谈的最佳策略,也突显爱滋社群领袖、提供工作坊主持人与教师各种建议,并协助新博客如何起步的资源。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