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波多黎各:反对暴力之声

这些人不只是数字,她们有脸孔、生活、梦想与希望,她们是母亲、女儿、姐妹、祖母、妯娌、姑婶、侄女、朋友、劳工、政治人物、律师、学者、社会运动者、学生、异性恋、同性恋,这种暴力不分阶级、种族、族群、国界、性别认同或性倾向。

根据波多黎各「女性倡议办公室」在2001至2008年的资料,共有178名女性遭伴侣或前伴侣杀害,波多黎各全国约400万人,光是今年便已有16名女性因家暴而死,每年警方接获的家暴通报数约两万件,未通报案例还不知凡几。政府「强暴受害者中心」在2007年的研究计算,每年约有18000人沦为性暴力受害者,其中多数为成年或未成年女性。

社会上还有其他形式的暴力,例如男女薪资不平等、缺乏医疗与教育服务、恐同症、种族主义等。

Poster of march against viol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Puerto Rico.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organizers.

波多黎各大学的反暴力游行海报,经主办单位许可后转载

许多男女以创意与创新方法对抗暴力,在11月25日「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当天,全球发起为期16天的反性别暴力行动,波多黎各女性主义博客亦撰写文章,描述暴力如何影响生活、家庭与社区。

他们写下诗歌、深入分析、个人反省等,主题则包括社会结构暴力、家暴、性暴力、语言暴力等,也提到男女权力关系不平等、公共政策、法规、贫困、民主、经济,甚至还有女性在电影中所受的暴力,以下是她们的记录、文字与心声。

女性主义律师Verónica在Mujeres en Puerto Rico博客中,回忆自己所知的女性受暴情况,以及自己儿时如何受此影响:

我在青少女时期,不断说服母亲让我做指甲美容,后来她终于答应,我立即到美容院找老板Ada,她既友善又温柔,总是努力工 作,也 时时保持微笑,她的丈夫也是事业夥伴,我也记得Ada为我服务时,曾看过她的先生进出美容院。有天美容院突然结束营业,因为Ada遭丈夫杀害,此事打开我 心中的潘朵拉盒子,我在一生首次瞭解扭曲的爱会变成杀机,天真也离我远去。

女性运动者Amárilis Pagán在Brujas y Rebeldes博客中,批评政府各种暴力行径:

政府体制正逐渐成为波多黎各主要侵害女性的元凶,我们不断反抗,才能捍卫自己与社会其他脆弱族群,一如家暴源于权力及掌 控,国家 对女性的暴力也是源于权力及掌控,入侵政府的犹太教-基督教基本教义派对女性认知很狭隘。在今年的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我们必须说出眼前各种严重暴力行 为,这种暴力不仅限于亲密关系中的家暴,其他形式的暴力亦渗透女性生活各个层面,若认为家暴是国内女性唯一遭受的暴力,等于是过度简化这项复杂问题。

反抗波多黎各女性受暴的演出,影片由Insula TV拍摄

女性运动者Nahomi Galindo-Malavé在Poder, Cuerpo y Género博客中,分析性别暴力的各种形式:

在这个月之后,我们得记住,各种暴力行为都反映某种权力关系,例如性别关系,也因此性别暴力「受害者」并不一定总是女性,近期案例包括19岁男同志Jorge Steven López的 暴力谋杀案,为以仇恨犯罪及性别暴力角度分析这起谋杀案,我们必须认识权力关系如何运作,以及男子气慨在社会如何建构…女性受暴是社会权力关系下的产 物,故这是性别暴力的其中一种形式,也不受限于男女界线,家暴、经济犯罪、性别谋杀与仇恨犯罪都是不同形式的性别暴力。

RDLC在El rincón de la cinefilia博客自称是个具有女性气质的男子,他在文章中评论《与爱何干》(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及《北国性骚扰》(North Country)两部电影,他的结论是:

无论在家里或职场,对女性施暴就是不对,我们以为经过多年社会教育后,这种病症早该根除,但如今都已2009年,女性受暴 案例仍 远高于预期,我也因此推荐这两部依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其中女性无论知名与否,都从受害者变成英雄,也传达出一项很明确的讯息:不要再对女性施暴,就这 样。

女性主义法律系学生Mariana Iriarte则在Con otro y otras en el mundo博客中,论及语言及符号暴力:

因此我们必须让自己和其他女性意识到,肢体暴力之前总会有符号暴力,各位在遭到殴打或性侵害之前,气氛早已让你觉得受到包 围而无 法逃脱,因此在事件发生之前,他会让你感觉自己失去人性、没有价值,只是他的附属品或财产,我们必须意识到这并不正常,你所分配到的角色是由男性建构,目 的就是要让女性屈从,这也是为何今日一定要向女性受暴说不,并自由地重新定义自己的身分。

Poder, espacio y ambiente博客中,环保人士兼女性主义法学教授Erika Fontánez分析制度对女性的种种暴力:

我们要求社会必须正视暴力,无论是直接或间接、肢体或制度,任何对女性的暴力行为都包含在内,我们要求根除所有鼓励排他与 暴力的 政策,波多黎各政府光是推广「男性承诺」运动还不够,我们不需要男性,我们要求权力关系与生活条件平等,我们要求能斩断暴力循环的新型权力关系,不要再出 现任何针对女性的制度暴力。

Yolanda Velázquez在El diario de El Curio博客中张贴诗作,Movimiento Amplio de Mujeres联盟博客中,则提供波多黎各女性主义运动相关资讯。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