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不丹:国民幸福总值如何在国内实践

第五届国民幸福总值国际会议于2009年11月24日落幕,此次于巴西Iguacu主办,共有上千位世界各地各阶层代表出席。

不丹研究中心表示,第五届会议希望汇聚政府官员、公民社会、知识份子与学者,共同探索与发展有关的议题。

Happy Faces From Bhutan. Image by Flickr user laihiu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不丹儿童的快乐脸孔,照片来自laihiu,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不丹第四任国王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二十多岁时,首创「国民幸福总值」这项概念,身为贫困小国的国王,他希望另辟国家发展蹊径,以人民幸福与生活品质为最终目标,而非追求国内生产总值或国民生产总值。

第一届会议于2004年在不丹召开,此后历届会议分别在加拿大新斯科细亚(2005年)、泰国(2007年)举行,2008年第四届会议又重回不丹

国民幸福总值的四项支柱包括社经发展、保存文化价值、保护天然环境、建立良好治理,其中还涵盖多项指标,如心理福祉、健康、教育、生活水准等。

此一哲学主要源于E. F Schumacher在1973年的重要著作《小即是美》(Small Is Beautiful: Economics As If People Mattered),或是作者所指称的「佛教经济学」。

正当世界还在摸索,究竟国民幸福总值能否落实,抑或只是个风行一时的词汇,创建这个词语的不丹则反思,这个语汇的发展是否已超越不丹。

相关论辩始于不丹总理于11月底结束会议返国时表示,国民幸福总值的概念散播速度飞快,在世界其他国家更受重视,反观发源地不丹却落于其后。

不丹国会在野党领袖Tshering Tobgay博客里反讽:

非常好,我国政府终于具备人们长久以来的常识,若要提升人民幸福,就应该少说多做。

Invisible则在文末留言:

我非常不同意总理,我认为「不丹在国民幸福总值上并未落后」,不丹社会就是个国民幸福总值社会,国民幸福总值存在于我们的「价值」及「思维」中。

另一位读者Tangba则表示:

其实国民幸福总值早已存在,所有文明国家也已不断落实几百年,唯一差别在于他国不像我们称之为国民幸福总值,而使用其他集体名称,如高品质教育、良好医疗服务、洁净环境、自然与野生动物保育、文化及传统保存、强健经济、言论自由、廉能政府、人权等,而我们为何要自找麻烦?

Rubiks则在Kuzu-Bhutan Weblog博客写下异见

有些人也许会问:「为何现在忙着反对国民幸福总值?」因为现在进行任何论辩时,总会有人紧抓着国民幸福总值一词不放…我已受够这种老掉牙的话题。

…我住在现实世界里,而不是什么童话世界,为了衡量幸福,我们必须先清楚瞭解幸福,幸福是种心理状态,但并不恒常存在,哲学家数百年来都试图定义何谓「心理」,但最终还是得回答这个根本问题:心理是什么?幸福是种主观看法,故企图客观衡量只会失败。

另一位留言者Awakened fellow则反驳:

没有人宣称不丹已达到国民幸福总值标准,我们都知道要非常努力,才有可能稍稍接近国民幸福总值,但不代表这个概念就是垃圾。

国民幸福总值这项概念很广泛,是种指南与原则,而非规范、解答或药方,我们确实有许多问题,也距离国民幸福总值很遥远,但以这项概念为指南及目标就很重要。

不过UnagiKuzu-Bhutan Weblog另一篇文章中亦有同感

国民幸福总值并不代表拥有进口休旅车、洋房或美国的文凭,国民幸福总值在于每个人都因满足基本需求而幸福快乐。

国民幸福总值是种互惠的哲学,各位也该明白其他民众为何现在未感到幸福,因为他们的孩子得步行数小时去学校,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生存的粮食,且相信 我,他们 肯定没有心情想着进口休旅车,国民幸福总值听来很美好,我也有同感,但我认为…金钱是国民幸福总值的根本,若要达到国民幸福总值,资源必须公平共享, 而非有些人坐拥进口车,其他人却连计程车都负担不起,这就是为何金钱会影响幸福与否。

Sonam Tshering等博客则认为,若将国民幸福总值当做正式标准,只会让一般人的处境更糟:

2004年时,不丹研究中心首度针对国民幸福总值召开国际会议,之后,该中心陆续在加拿大、泰国及巴西举办会议,也因此让国民幸福总值的概念超越一般人理解范围。

现在的问题是,这项概念如何能应用在一般人的现实生活中,国民幸福总值的层次已经太高,多数一般民众认为这项概念只属于专家及高层官员。

不丹总理则主张,每个人都有责任让一切实现:

政府必须努力创造正确的条件,但每个人都得去追求幸福。

目前论辩仍在持续,不过各方至少都恰好同意一件事:不丹必须在国内努力追求国民幸福总值,而非让国际学者寻求及操控这项概念的定义,目前看来,不丹 似乎很成功行销这项概念,今年夏天,法国总统萨柯奇(Nicolas Sarkozy)也曾提议,要用国民幸福总值衡量国家经济进步(不过提案遭到否决),现在的挑战在于让这项概念于不丹国内生根实践。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