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撞破妓院大门

Julio Roberto Prado是位危地马拉律师,时常调查及参与人口贩运案件,尤其是贩运妇孺的案例,他以假名撰写Noticias Para Dios博客,才能呈现受害者所面对的困境与内幕。他在近期文章中记录日常工作里常听闻的景象与声响,例如向法官申请搜索票等,他的文章亦揭露在如此充满生理与心理压力的环境下工作,甚至会影响到致力终结人口贩运者的道德观:

我穿上黑鞋,大家都知道,每当我穿上它,就要准备破门而入,今日要援救的地点是市区一间大型妓院,对象为11岁女孩与她15岁的姊姊。

他将当天计划告知部分执法同僚:

一名警员说,男性都想要妓女愈年轻愈好,他说自己有天前往Retalhuleu市区,解救遭链在床边的女性,她们被迫与恩 客发生 性关系,所有受害者都骨瘦如柴,这令我很难过,她们没饭可吃,穿着一般服装,没有行动自由,这种场所实在令人无话可说,有些妓院甚至在每月第一个星期五, 公开拍卖处女的初夜。

为申请搜索票,他得排队面见法官解释情况,他也在排队途中,观察到有些受害者的不幸遭遇:

我抵达时,已经有长排人龙在前,我等着向法官说明,为何需要进入酒吧援救孩童,在我面前有位女性身上有遭殴打迹象,她一边哭,一边哄着怀里的儿子,脚边还有另一个小女孩,这景象令我想吸菸,我想要点支香菸,捻熄在我的左手臂上,让我能够醒来。

我听到一位女性遭丈夫殴打,在我后头有一个女孩和她的父母,家长虐待她,我记得那是月底,人们准备度过长周末假期。

这些故事也影响这位律师:

我仍旧无语,当你的工作与他人痛苦有关时,你就开始觉得内在空洞,你为痛苦留下位置,容许痛苦在体内生根,我体内有12名受虐孩童与22位被迫卖淫年轻女孩的痛苦,这些是我调查过且得到些解决方法的案件,其他案件未留在我体内,他们将我的生命吸光。

他后来终于见到法官,也成功申请到搜索票,但他却对法官所言作恶:

他说会同意我进入妓院。

我起身道别后,开门正要离开,这时法官笑着对我说:「那地方还不错,小姐也很不错,若你在里面看到我朋友,请代我照顾他」。

我试着微着以对,但仍忍不住露出嫌恶眼神。

这位律师离开时,想起这种案件里的残酷现实:

外头,遭殴打妇女还在安抚怀中孩子,受虐少女则与母亲在哭泣。

接下来换她们与法官谈话,说明自己的痛苦,而我则急着走到街上,空气、烟尘和噪音提醒我今日是星期一,无论在哪一天,这种情况都会令人作呕地重演。

我坐进车里,要去拯救那些女孩,我知道自己今晚也会失眠。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