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达加斯加:南部地区受大旱及毒物重创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11月9日]

今年三月政变发生以来,马达加斯加政治局势至今晦涩不明,国际社会则在衣索比亚首都集会,再次希望斡旋各方政治势力达成协议,非洲联盟主席Jean Ping在会议开始时表示

各位都明白,马国民众实际上感到很疲倦,希望这场危机能够落幕,毕竟他们都是其中的人质,马国内部社经情况如今江河日下,民众理应获得更好的生活,一切都掌握在各位手中。

博客圈多数人似乎亦有同感,纷纷将注意力转移至其他影响马国的问题,包括多个省分出现严重旱象、船难后毒物外泄危及数千渔民生计、雨林非法伐木等生态灾难。

Gulser Ana号毒物外泄的生态危机

土耳其籍磷肥货轮Gulser Ana号于马达加斯加近海沉没,许多有毒废弃物因而外流,不仅杀死迁徙鲸群,亦造成渔村及渔民生病,虽然最近开始有少数媒体报导,但沉船事件始于两个月前,九月初时,马国博客便开始报导,例如Tomavana写道

政治闹剧不仅让人忽略这场生态悲剧,更让人不禁思考,究竟谁要来追踪并为此事负责。

Joan则直问:「各位听过Gulser Ana号吗?」,Colin Smith船长则在留言区分析可能搁浅原因:

船长与船员若要免除责任,唯一理由只有机械故障,其他则都是人为失误、无能或疏忽,若船上人员保持警戒与经过训练,船只怎么会在视野良好的情况下出事?[…]另一种可能则是为了省钱,船长与船员当初上岸时,就应该立即逮捕羁押。

Mialisoa指出

当地居民深受呼吸道疾病、皮肤病及腹泻所苦,他们不只会接触到有毒废弃物,清理时也缺乏安全设备及护具。

初期此事均未出现在媒体,让Tomavana在Twitter上表示

@fanajkely 我觉得马达加斯加社会常将南部民众视为次等公民,许多人说得很好听,但实际上社会却不团结。

Ship wreck via http://mialisenfout.hautetfort.com

船难照片

可惜这并非马国目前唯一问题。

大旱

南部地区久旱不雨,英国《卫报》指出,气候变迁导致气温升高10%,也造成数月异常干季,故过去六个月不断出现大旱及饥荒警讯,Tovoheryzo Raobi Jaona说明气候变迁对南部造成什么影响

过去旱灾每十年发生一次,但自2000年以来已出现四次。

民选官员Féroce Remanongona更进一步表示

我们祈祷上帝能派台风前来,纵然会摧毁房屋,也总比旱灾要好。

这句话非常严重,特别是因为近期台风重创南部多数地区

Panos研究所最近推出一系列名为「挑战边缘」的文章,论及气候变迁对马国南部人民的冲击,以下是Bruno写下的见证

我注意到天气最近常出乎意料之外,雨季也来得很晚…不只影响稻米产量,番薯与树薯也受影响,天气愈来愈热,种植树薯愈来愈困难…我收成时,注意到根部比过去小;稻米过去收割可达三四篮,如今只剩一小篮,因为变化很明显,让我忍不住要问:「气候究竟怎么了?」

Richard Marcus近期在美国政治学协会发表学术论文,分析Ambovombe-Androy地区的水资源管理难题

乡村地区民众突然间得付高额水费,地方单位没准备好落实主要功能,也无法抬高使用费或地方税来兴建基础建设。

Foko Madagascar成员Stephane于九月出席联合国气候变迁研讨会,也记录马达加斯加等开发中国家面对的困境。

来自美国奥勒冈州的民主党众议员Earl Blumenauer提出一项议案,谴责马国掠夺人类天然资讯,非法砍伐雨林珍贵树木案件随政治动荡而增加,Courier International及l'Express de Madagascar亦在九月底揭露,政府容许滥伐珍贵黑檀木,更多非法砍伐雨林的详细消息请见此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