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达加斯加:2009这一年(上)

2009年已落幕,马国历经众多纷扰至今,本文分为上下两篇,从亲身感受骚乱民众的角度记录这一年,本篇先记录一月到四月的情况。

一月:

民众开始在首都街头抗争,许多人也意识到潜在政治危机出现不寻常变化,因为全国各地都陆续发生越狱事件

Jentilisa揣测这些异常现象的起因

人们必然会怀疑事件有幕后黑手,而且是外来黑手,因为这些囚犯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备齐越狱工具,这一切是为了扰乱社会秩序?或只是要遏阻人们采取行动,警告他们可能会以扰乱公共秩序罪遭起诉?究竟谁会从中获利最多?这个一月肯定值得注意!

结果一月份不时传出命案马达加斯加Twitter用户不断散播「黑色星期一」的消息,当天军警安全人员全都消失,首都发生多起纵火及抢劫案,造成数十人死亡,雅虎论坛用户Jean质疑

我们很自然会想问,目前情况和2002年的经验有何不同?…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这些案件及抢劫问题永远不再发生?

basy2

一名佣兵在马国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将来福枪上膛

二月:

2月7日也是「赤色星期六」,至少有80名抗议者身亡,其中包括RTA电视台的26岁摄影师Ando Ratovonirina。

Ando Ratovonirina, reporter for RTA killed on Feb, 7th  (image from Foko-Madagascar)
2月7日遭杀害的RTA记者Ando Ratovonirina,照片来自Foko-Madagascar

马国博客Barijoana目击事件后写道

我相信一切事件都已经过谈判,让群众保持在合理距离外,只有少数代表得以进入官邸大门,然后代表会要求群众解散,我当时站 得太 远,没能看清楚拒马移开之前,人群之中发生什么事,若其中一位抗议领导人让人们相信大家都能进去,他就得背负重大责任了,我只能说出所见所闻,我很意外群 众代表在协商是否能进入官邸时,(首都市长)Andry Rajoelina及Monja Roindefo均站在远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过渡政府曾承诺深入调查1月26日及2月7日的死亡事件,然而至今却未公布任何官方报告或结论,让各方矛盾的证词更令人困惑。

三月:

虽然抗议活动缩小,危机却愈来愈严重,军方内部出现裂痕,Ariniana在Twitter写道

我觉得好像身处在战争电影中,不敢相信一切如实发生,我吓坏了。

Tahina生动地描绘出恐惧气氛及人们的怀疑心理

如今在公共场所谈论政治变得危险(包括巴士),因为你不知道邻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立场,一个关于你的谣言便足以伤害你自己和家人。

3月17日,前首都市长、现任过渡政府总统Andry Rajoelina从军方手中接掌大权,舆论对政变及其未来意见不一,Madagate很高兴前总统遭到推翻

前总统遭到自己的手下推翻,他们不希望将灵魂卖给恶魔,对于露出真面目的总统,我们就该这么做,当你玩火或操弄偶像崇拜,最后都会自伤,这真是光明战胜黑暗的范例。

Hery则认为虽然政权替换,和平离马达加斯加还很遥远,他也确实没说错:

若由首都市长Andry Rajoelina执掌政权,马达加斯加未来两年都无法摆脱政争,[…]对抗执政者与治理国家不同。

四月:

面对军方发射催泪瓦斯,Razily这位抗争者独自勇敢走向前,这段画面在网络界不断流传,许多人也视之为对抗军方迫害的象征:

下篇文章将整理2009年5月至9月的博客文章,与此同时,请阅读Tahina述说危机如何夺走一名亲人性命,以下节录:

这两三个月,我得想办法筹钱谋生,一切就像地狱那样辛苦,我完全明白何谓「今日所得即今日所食」,这就是我的生活,我去找 叔叔借 钱,保证会尽快还他,我真的很想信守承诺,但两个月后,我的妻子在巴士上遭抢劫,失去相当于一个月的薪水,我感到绝望,原以为能获得一丝协助,希望却又离 我们远去。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