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哈萨克斯坦:爱国主义与民主

2009年岁末,哈萨克斯坦博客圈都在讨论两项主题:爱国主义与民主。

爱国主义

许多人一直对社会的爱国主义程度感兴趣,民族主义者时常抱怨媒体及官方机构出现太多俄文,政府亦积极运用争议性手段激发民众的爱国心,但几乎看不出成效。

哈萨克斯坦北部工业城Ekibastuz的记者dojdlivoe-leto写道

我国官员的爱国心很惊人,今天我同事拜访副市长时遭到训斥,因为她唱国歌时,手没有放在心上…

Guinea-pirate指出,最近老师要求学童撰写有关热爱哈萨克斯坦的作文:

结果孩子脑袋里都装政治宣传的刻板印象,所有作文里都免不了要赞扬新首都阿斯塔纳(Astana,现任总统的杰作),其中还有许多感谢政府之辞,例如「给予他们幸福的童年」、「让国家高度发展」等,天啊,孩童理应拥有纯真的心和无限想像力!我们该感谢谁培养他们这种「创意」?是老师、教科书或电视?

除此之外,Baikonur亦位于哈萨克斯坦,是世界最著名的太空梭发射站,但最近却因为财政困难,拒绝在2010年送太空人升空,A-strekoza提到传言指称,原本要出发的哈萨克斯坦太空人其实是俄罗斯公民:

据称他待在太空训练营期间,也同时申请归化俄国,若此事为真,将是2010年一大新闻,不过目前仍只是传闻。

这不就是爱国主义兴起之处吗?

民主

A-strekoza告知读者,哈萨克斯坦国内的隐私法已在上个月修正通过:

现在若报导某位官员的官邸像城堡,并合理怀疑「钱从哪里来?」,都可能遭判处五年有期徒刑,恭喜了,各位同事。

Megakhuimyak反思哈萨克斯坦的政治现实:

国内一大异事在于左翼政党毫无政治力量,在哈萨克斯坦根本毫无发展机会,因为社会上完全没有正义,没有人想缩短贫富所得差距,每个人都想成为欺压无产阶级的权贵。

他在另一篇文章提到,管制反对派媒体活动有其「潜规则」:

规定似乎是在野媒体阅读率不得超过人口的1%,亦即不可大于16万人,造成在野阵营永远无法取得电台或电视台,政府只需面对普及率1%的反对媒体,甚至连5%的批判声浪都不知如何处理。

Thousand-Pa提醒人们别忘了Eugene Zhovtis的经历,他是哈萨克斯坦最知名的维权人士,因为在高速公路上辗过一人,遭到滥用车辆及过失杀人罪起诉,当时他意志清楚、未超速,亦赔偿受害者家属,但仍入狱四年。这位博客提及另一起案例,主角是大商人之子,结果却完全不同:

结果你看!这就是哈萨克斯坦式正义的神秘之处,你可以酒后驾车,可以在车祸中造成三人死亡,可以逃窜全国各地躲避法律制裁,最后仍然无罪。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