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回顾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

cop15_logo_img
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至今已满一个月,许多人还在为成果争辩不休,巴西博客除了抨击会议结果,也回顾2009年种种,认为这场会议是过去一年重大时刻。

Photo by kk+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kk+,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巴西漫画家Toni D'Agostino在A Caricatura do Brasil网站认为,各国元首「已失去在历史留名的机会」:

人们对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期望愈高,到头来因为实际结果有限而失望愈深,世界已错失启动必然工作的重大契机,多数国家元首失去在历史留名的机会,未能展现新时代的抱负,希望在相互矛盾的经济利益找到折衷方案之前,地球不会先崩溃。

"Strenght and Height do not guarantee life". Photo by Mestro Chi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力量与高度无法成为生命的保证」,照片来自Flickr用户Mestro Chi,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César Yip在Blog do NEI – Núcleo de Estudos Internacionais博客上,以「2009:外交黑暗年?」一文,回顾2009年的外交成就,他引述许多案例,例如世界贸易组织杜哈回合、伊朗核子计划等,最终认为气候谈判是外交最大挫败

在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之前,亚洲开发中国家便已达成协议,美国参议院则来不及通过气候法案,只有先前完全未追踪相关消息 者,才会 对联合国会议失败感到意外,外界原本希望会议最终能签署条约,设定具法律约束力的目标及其他机制,以承继京都议定书;当时部分专家便警告我们,最好期望各 国能先签定基本协议,明年再为未来的条约努力比较实际。[…]或许大型活动的最佳结果,就是各国最后立刻开始讨论谁该为失败负责,巴西总统鲁拉怪罪美 国诱导欧洲及日本抛弃京都议定书,英国指控中国阻挡协议,南非指责丹麦将立场强加于他国身上,然后2010年便到来了!

"Ten less trees per minute." Photo by Mestro chi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一分钟少十棵树」,照片来自Flickr用户Mestro Chi,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依循同一套观点,Diogo Campos也参与讨论,认为至少有一项正面成果

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的唯一正面答案,只有在2012年之前,富国将拿出300亿美元,帮助已受到全球暖化后果冲击的国家 (孟加 拉、太平洋部分岛国等),以及初步讨论每年将拨款1000亿美元给将会受全球暖化影响的国家,帮助他们因应新的气候局面。我们希望未来几个月之内,这些僵 局将转化为强大的协议,以避免全球暖化最严重的后果发生,希望明年转赴墨西哥开会时,我们能见到期盼已久的协议,也祈祷气候谈判僵局不会如世贸杜哈回合一 样,从2001年便瘫痪至今。

Ecological Station Juréia Itatins - Romaria in Iguape/SP. Photo by Paulo Henrique Zioli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Iguape/SP地区Juréia Itatins – Romaria生态站发现一只企鹅尸体冲上巴西海岸,照片来自Flickr用户Paulo Henrique Zioli,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难以置信、不太环保的巴西代表团

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地球高峰会与会者Clóvis Cavalcanti早已看过这个场面,他在Blog do Alvinho Patriota担任客座博客,原本便觉得很难期望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有何正面成果,并批评巴西政府及其700人代表团前往哥本哈根时,尽管问题如此严重,却还在「享乐」:

就大型国际会议而言,许多官僚与民众只是前往享乐,我们究竟该如何解释,巴西前往哥本哈根的代表团竟达700人?难怪有些 人称呼 哥本哈根是「血拼哈根」,况且这场会议是为了讨论并达成因应气候变迁威胁的协议,这么多无用人士的花费是谁来支付?假设代表团每人旅费需8600美元,搭 机成本总共就要602万美元(都是公帑),再加上旅行所造成的碳足迹,就正是这场会议所要控制的温室效应元凶。

Photo by kk+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kk+,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提到巴西代表团,Ciência na Mídia很讽刺地指出,巴西总统幕僚长Dilma Roussef在记者会失言:

其实Dilma Roussef是唯一明白整场会议精神的人,因为她说出:「环境是永续发展的威胁」,各位可在此亲眼看看她的言论。

回顾环保问题与希望

Felipe Saldanha在Projeto Jogo Limpo博客写下「环保回顾」,他列出2009年以不同方式改变环境讨论的十项事实,认为应趁新年反省,以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对于环境的种种行为:

2009年有些事件令人失望,也有些事令人燃起希望,但都证明政治领袖、社运人士、科学家和你我都还在为地球努力,也反映在结果上。

虽然结果令人遗憾,他仍觉得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是年度最大事件

在各项供人讨论的提案中,包括至2020年的二氧化碳排放减量目标,以及建立气候基金等机制,让富国能帮助贫国抑制污染 量;原本 人们期望这场会议能接续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结果在各种资料造假与谈判僵局中,最后结果只剩下未获各国一致通过政治协议,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350 vigil in Copenhagen. Photo by kk+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350.org组织在哥本哈根的烛光守夜活动,照片来自Flickr用户kk+,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Um Pouco de Tudo博客的Pedro及Mariana批评联合国会议结果根本什么都没有:

这次会议再次证明已开发国家与新兴国家没有共识,富国不打算花费高成本改变能源供需状态,新兴国家反倒更有兴趣捍卫地球。

不过他们也强调

2010年将是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第二章,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Flowers of Ceará." Photo by deltafrut on Flickr.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希望,「巴西塞阿拉州之花」,照片来自Flickr用户deltafrut,经创用CC授权使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