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海地:首都以外的情况

大部份对于震灾之后毁灭情况的报导,一直聚焦在海地首都太子港与其附近。然而其他许多邻近震央的区域也受到影响,博客便快速指出这点…

雅克梅勒(Jacmel)位于太子港南方25英里,目前「孤立无援并且愈来愈感到绝望」,根据Repeating Islands网站摘自迈阿密前锋报获奖记者团队的报导:

古色古香、具有历史的加勒比海海港城市雅克梅勒,其居民遭受广泛的损害,与北方太子港的联系完全中断,居民抱怨着他们被遗忘了。地震以同样威力袭击了雅克梅勒的4天之后,居民表示他们仍然在等待着食物、用水、医疗补给与援助人员。

尽管不满「美国电视与其他媒体对于海地地震报导的方式」,在另一篇文章中,当迈阿密前锋报团队到Carrefour这个鲜少受到媒体关注的区域进行报导时,这个博客还是密切注意着:

这个小镇,是周二当天地震爆发的地理中心,现在是众人遗忘的地理中心。

Pwoje Espwa – Hope in Haiti则报导Les Cayes地方的援助工作(译注:Pwoje Espwa是一所街童收容中心):

相对于太子港的情况,联合国正主导les Cayes的救援工作,并将会进行协调并提供一个援助工作的平台,给所有在此工作的非政府组织。此地没有燃油可购买,联合国所剩极少,联合国人员不能确定 食物与燃油何时会送达。我们全都对此感到担忧。Tortugair航空班机今天下午自海地角(Cap Haitian)飞往Cayes,载来一群8人的整形外科医生来此地医院工作。

当民众从被毁的首都来到此地,我们会以各种方式尽可能来协助他们。有些人需要钱以便到沿海或内陆地区的亲人那里;有些人需 要医疗 协助;所有人都又饿又渴;几乎所有人都需要衣物与鞋子以及个人卫生用品。简单的帮助像是让这个年轻女性使用我的手机打给她的母亲,告诉她一切平安且正在 Cayes,对她与她母亲都重要。

Konbit Pou Ayiti网站说「海地援助组织KONPAY在雅克梅勒与太子港两地危机快速应变的协调工作上一直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进行着两个重要的策略」:

一、透过协调物资与志工的转运,将眼下的支援传达给雅克梅勒与太子港的民众。谨慎规划志工行动,避免已出现的食物与用水短缺情况更加恶化。

二、鼓励撤离太子港,并藉由评估外围地区既存资源,以在受害者抵达乡间时,为他们备妥所需要的资源以供协助,同时将医疗团队与设备送到当地诊所。

这篇文章接着引用一则「来自Amber Munger于太子港现场」的报导:

这里有一些关于雅克梅勒的受损数字,此为拥有34000人口的城市:

‧1785栋住家全毁
‧4410栋住家半毁
‧87间商店毁坏
‧54所学校毁坏
‧24所旅馆毁坏
‧26所教堂毁坏
‧5730个家庭被迫离开家园
‧死亡人数估计近3000人,几乎为人口数的10%
(Gwenn Mangine报导,www.mangine.org/

Mangine也张贴了一些拍摄自(严重受损的)综合医院的照片,16日星期日有更进一步的更新

…我们注意到城里主要的药房有营业。因此我们进去买光清单里的所有物品─酒精、洗手液、双氧水、伤口护理用品、药品…(又装满了一卡车)

昨天我们预期会有大量的补给送来,但只拿到一箱。我们仍旧带着这箱奔赴医院。大部分是抗生素与创伤护理用品─两种都是迫切需要的。我们的医师高兴的很。

Pye's in Haiti谈到当地的临时飞机跑道「疯狂忙碌」的情况:

有一架飞机载满补给物准备起飞,然而San Juan机场不让这架载有医疗补给的飞机离开….我们希望飞机今天能启程送来补给物与医药。

Conduit Mission的Darren Tyler则一直尝试以船舶运送紧急补给品到雅克梅勒,他分享的最新状况来自该组织一名在现场的成员:

港口可以使用,邮轮可以开进来。这座城市急需帮助。船上会有什么样的补给物资?多快可以送到这里?我们开始觉得民众感到失望且害怕…

Twitter上持续有更新。@melindayiti提到(1月15日):「雅克梅勒一团乱─我们有飞机和船,但是美国协调人员不给我们许可进入!」并且在几个小时以后又补充:「2艘船已经出发,但载着重要医疗团队的飞机仍然没有取得降落许可。」新开设的Twitter帐号@RescueJacmel则试图确保国际救援力量不要忽略了这个小城市。

影像博客也记录下他们的经验,来自Les Cayes雅克梅勒的影片在Youtube与其他影音分享网站上吸引了很多关注。位于雅克梅勒的电影学校(Cine Institute)也张贴了地震的目击叙述纪录

很多博客急切想提供有关自己社区的讯息,Lougou Corner是其中之一:

# 我们最后一次和Ginette连络是上周四晚上,她说已有人离开太子港,回到各省与乡村地区。
# 我们透过电子邮件与Cayes的一些官员连络,他们回报说Cayes的一些医院有来自太子港的病患大批涌入,各省其他地区也受到影响。

当居民谈到这些影响到自己生活的议题时,我们在Lougou第一手目击到整个社区如何发生改变。这些居民拥有最佳的知识,知道他们可以做什么以及应该做什么,来符合迫切的需要并为其社区带来持续的改变。

最后,一位住在美国的加勒比海裔博客引述了她朋友寻找母亲的一段令人激动的描述,很有可能是在太子港的某个社区中。

当我们到了那个街区,我直接穿过一间房子,因为房子的一大部分已经倒塌。街道对面的健身中心也已经完全倒塌,有一股非常强 烈的气 味从砖块之间传来。当我询问别人是否认识我的母亲,他们摇头,直到我提到她的绰号─Tita。然后他们的表情像是说着「喔,是她!」,眼中也带着喜悦。 「她就在隔壁的房子里。」

我打开门。她背对着我。我拍拍她的肩膀。惊喜、眼泪、拥抱,实在难以解释。那真是个让人不能置信的时刻。她带着喜悦,紧紧地、疯狂地抱着我。然后她拉着我到街上昭告着:「来看看我第4个儿子,他来找我。」她说着:「他来找我。」

我们只能希望类似的故事也在其他受灾地区发生。更多全球之声关于海地强震的英文报导请见特别报导专页

Nicholas Laughlin对此文章亦有贡献。

本文使用的缩图Delmas33来自AIDG,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AIDG的Flickr photostream请见此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