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亚:2009年回顾(Part 2)

这是我们透过公民记者的观点,回顾2009年南亚国家所发生的一些主要事件的第二部分。如果您先前错过了第一部分,连结在此

马尔代夫:

Male, the capital of Maldives. Image by Flickr user mode,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马尔代夫的首都,Male。图片由Flickr使用者mode提供,并根据创用CC授权。

2009年的第一季里,马尔代夫网络上的几个持不同政见和所谓的反伊斯兰网站遭到过滤,这在部落圈里引发辩论并质疑禁令背后的政治动机。博客评论说,藉由封锁网站,当局正在妨碍言论自由并把网际网络变成内部网络。

部分博客报导,对马尔代夫的记者而言亦是艰难的一年,因为部分记者因其工作性质而遭到身体虐待及威胁。

今年马尔代夫举行了首次自由的议会选举,5月时超过400名候选人竞逐77个议会席次。

由于马尔代夫站在受气候变迁影响的第一线,在马尔代夫有几个组织已经为哥本哈根的气候变化会议做好准备

尼泊尔:

Maoist protest In Nepal

尼泊尔毛派抗议。图片由Flickr用户izahorsky提供,使用创用CC授权。

对这个位于喜玛拉雅山脉的国家而言,今年是个动荡的一年。2009年可以被称为示威抗议年:不论是政党或少数族裔团体,他们都采取占据街头并关闭企业和办公室的手段来表达诉求及抗议。

4月时曾有传言,一些尼泊尔军队的将领正计划一场「软政变」,以对付毛派领导人及总理Prachanda罢黜总参谋长Rookmangud Katwal的计划。博客们也加入这两者的分裂。冲突加剧,当总统Ram Baran Yadav恢复被解职的军队参谋长Rookmangud Katwal职位后,Prachanda总理辞职下台。由于不知道未来谁会领导尼泊尔,尼泊尔陷入政治不确定。而毛派分子宣布了新一轮对抗总统的示威活动。

Prime Minister Madhav Kumar Nepal, Image by Utudanuki, Wikipedia

尼泊尔总理Madhav Kumar,图像由维基百科的Utudanuki提供。

尼泊尔在其新的总理,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的资深领导人及前总书记Madhab Kumar上任后有了新的开始。然而与毛派合作似乎对尼泊尔总理是一项艰钜的任务。

由于毛派和政府之间的和平进程仍处于动荡之中,直到今年结束尼泊尔政局仍未传出好消息。尼泊尔于国际透明度指标(TI)的反贪腐指数中持续下滑,贪污现象蔓延的规模超出了政府和政客到了社会生活中,已经妨碍了尼泊尔的发展

提到光明面也有些成果,例如在尼泊尔成功的生质沼气革命

巴基斯坦:

2009年3月巴基斯坦律师和政治活跃人士安排了游行和静坐示威的活动,要求恢复被免职的法官。公民记者现场报导了这次活动。政府最后屈服于广大民众的压力,恢复了巴基斯坦首席大法官Iftikhar Mohammed Chaudhry的职务。民主获得胜利。然这场胜利带出一个问题,巴基斯坦的下一步该如何走。

早前今年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的停火协议于巴基斯坦引发许多争论。一些博客认为,这纸和平协议将付出巨大代价,形同遗弃斯瓦特河谷地区的人民给塔利班的战士,并暗示斯瓦特河谷的暴力事件将不会因此结束。

他们是对的,因为塔利班的攻势极度扩大。在斯里兰卡板球队被袭击后,拉合尔郊区一座警方训练营遭重装恐怖份子攻击并造成多人死,拉合尔再度成为新闻焦点。

Swat refugees, Image courtesy Dr. Awab Alvi (teeth.com.pk/blog)

斯瓦特难民,图片提供:Awab Alvi博士(teeth.com.pk/blog)

巴基斯坦军队开始反击塔利班后造成巴基斯坦陷入类似内战的景况。由于对塔利班叛乱份子的军事猛攻,巴国正遭受一场严重的人道危机,国内流离失所的人们数量惊人。数月后,巴基斯坦政府安排他们返回家园,然遣返的处理过程中造成许多争论

整个撤离与遣返行动在巴基斯坦历史上是场可怕的悲剧。然而故事尚未结束。巴基斯坦军队在南部瓦济里斯坦(Waziristan)打击塔利班的行动中导致人们为了安全而大规模逃亡

与此同时,塔利班所造成的混乱仍持续着。于白沙瓦(Peshwar)、拉瓦尔品第(Rawalpind)、卡拉奇(Karachi)以及该国其他地区发生无数自杀式恐怖攻击。博客阐述了忿怒的巴基斯坦人团结起来反抗塔利班的攻势

塔利班领导人Baitullah Masud传出死亡的消息后总算有些喘息空间。然而塔利班仍继续他们的肆意杀戮。此外,巴基斯坦也困扰于戈杰拉(Gojra)及卡拉奇(Karachi)的教派骚乱。

Go Green Campaign via Twitter

透过Twitter的绿色加油运动

2009年活跃的巴基斯坦公民记者,试图将该国从恐怖主义和恶化的治安中夺回。值得注意的网络运动包括「绿色加油运动」和「收回高科技运动」。

巴基斯坦国民议会也通过一项禁止家庭暴力的法案,进一步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一步

斯里兰卡:

2009年对于斯里兰卡人而言,代表着与猛虎组织(LTTE)间血腥痛苦的战事结束,虽然是场有争议的胜利,仍为长期遭受苦难的国家带来了希望。

Funeral Procession for Lasantha Wickramatunga, Photo by Indi.ca,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为Lasantha Wickramatunga送葬的队伍,照片由Indi.ca提供,使用创用CC授权。

支持猛虎组织的意见持续遭到压制,斯里兰卡的一个主要广播网络Sirasa电视台的工作室遭到袭击,直言不讳批评政府的Lasantha Wickrematung(周日领袖的编辑)被谋杀

1月时,斯里兰卡总统Mahinda Rajapakshe正式宣布,于战斗中遭受重大损失后,政府军攻占猛虎组织叛军的实际总部Kilinochchi。然评论家指出「当猛虎组织失去坦米尔人民和斯里兰卡的坦米尔侨民支持时,才算是真正的胜利。 」

坦米尔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仍掌握斯里兰卡北部的一小部分土地,但很多无辜平民仍被困在战区。「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被双方的宣传和互相的指控所困惑,因此他们能为被困在战区的平民做的并不多。

猛虎组织领导人Vellupillai Prabhakaran战败被杀后战争等同结束。许多阴谋论浮现指出Prabhakaran的死亡仍有争议,有些人还借助Photoshop来证明他还活着。

IDP Camps in Sri Lanka, Image by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斯里兰卡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照片由外交和联邦事务部提供,使用创用CC授权。

战争的结束在斯里兰卡带来了和平曙光,国内绝大多数人民感到解脱和一丝希望。然而许多斯里兰卡的坦米尔人仍然感到怀疑和担心,特别是居住在海外的坦米尔人,由于报导指出,超过30万居住于斯里兰卡难民营的流离失所者中「有13万人失踪」。部分博客批评了这种报导。但另一方面报导指称,关于流离失所者营地的唯一消息来源是匿名的博客文章

11月时,当领导消灭坦米尔猛虎解放组织的前国防部长Fonseka将军辞职,一个新成立的反对派联盟提名他竞选下届斯里兰卡总统,整个部落圈顿时活跃起来

希望各位喜欢我们的南亚报导,2010年我们期待为您提供更多公民记者的观点,认识这个地区人民的生活及影响他们的议题。如果您有兴趣做为自己国家的桥梁博客而贡献,请与我们联系。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