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海地:「我们都只有八天大」

让全世界目光转向海地的1月12日那场灾难性地震已过了8天,死亡总数仍不确定,太子港与其他地区的援助工作持续进行。一场强烈的余震在1月20日清晨惊醒了许多人,但仅有相对少数的新增灾情。许多海地人很快就回去关心与生存相关的问题,而援助人员回去寻求社区急需的食物、用水与医疗。

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有种感觉是,地震成为海地历史上关键性的转捩点,几乎是重新启动。如同推特使用者@yatalley(Yael Talleyrand)说的:

我8天大…海地8天大…我们都是8天大:我们拥有一整个未来可以建造。

而对援助工作一直以来的运作以及分享资讯的方式,有些海地人在网络上张贴最新信息时表达沮丧。推特上,@carelpedre(广播新闻记者Carel Pedre)提出一系列的疑问「5个W(与1个H)」:

第1个W:谁(Who)负责海地的食物/用水与医疗补给品的分发?

第2个W:政府会做什么(What)来对应人道援助?

第3个W:你们什么时候(When)会开始正确地发送救援物资?

第4个W:我们可以到哪里(Where)取得食物与用水?

第5个W:为何(Why)经过8天,总统还没对全国发表正式与官方的演说?

1个H:当我们又饥又渴又失去所有的时候,你们要如何(How)期望我们有耐心?

他补充说道:

我希望有记者在下次遇到总统蒲雷兹(Prez)或首相的时候, 可以询问他们这些问题。

@Jcastera(Jean-Marc Castera)表达类似的感想:「假如有人负起责任并勾勒出未来的计划…那会很棒。」焦虑感席卷而来,即使那些安全没有立即危险的人亦然。「一切必须结束。已经无法处理了,我要疯了。@yatalley 这样写着。

与较大的官方援助工作相似,许多小型机构努力的协助伤患和饥民。在Livesay [Haiti] Weblog上,慈善组织人员Tara Livesay描述一次非凡的(且最后成功的)努力,让几位受伤严重的伤患搭上医疗专机空运到美国海军医疗船:

突然间不知哪儿冒出来一台直升机盘旋一两圈…接着它俯冲过来。它就降落在我们面前。两位威严的直升机军人走过来,说他们可 以 载4个人。我们选出4个情况最差的。他们说:「我们10分钟左右会再回来载人。」真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他们折返…再折返。为 Simon Pele的人往返医疗船3趟…我觉得那就是正义。

另一位慈善组织工作人员,Pwoje Espwa的Marc Boisvert神父,探访了太子港的主要监狱并发现了一个危机

监狱的三分之二遭到摧毁。墙壁有很多破洞可通到外面,屋顶也有破洞,囚犯可用以脱逃…。立即需求:食物、衣物、急救医疗照护、个人卫生用品。剩下的囚犯都以不人道方式关进4间牢房。糟透了!

他补充说:「每间牢房有60到75个囚犯,毫无人道可言。」他的组织准备食物带去给监狱,由囚犯自行协助分配

在太子港南边的Jacmel,慈善组织人员Gwen Mangine的组织已投入很多时间将送到此地简易机场的物资分送出去,她花了一点时间思考他们工作的步调

我们知这些努力不能维持。我们知道。也知道我们处于自己社群生命中的一个关键时刻,而不管为了什么理由,主已赐予我们恩 宠,不论 我们在什么境地…在震后的两个礼拜,我们真可以说是「全员投入」奋力的工作,把系统与程序准备就绪。过了那段时间,我期望我们将会有较多的轮班,并恢 复例休。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开始的这个工作是没有止尽的。

在很多区域,迫切的需求仍然远多于可取得的协助。@troylivesay(慈善组织工作人员Troy Livesay,工作地点在太子港)写道:「看来我们进入的每个区域都有个帐篷/帆布/布幔的城市,而严重的伤患未获得任何治疗。」他回报说,他开车穿山越岭到达多明尼加共和国边界去搜集补给物资。他的妻子Tara在那之后在Livesay [Haiti] Weblog解释

…不知为什么,大团体都不来帮助小型NGO(非政府组织)补给物资等类似工作─所以我们一直自行寻找物资,并且一直在寻找 帮 助。很明显的,政治与其他高层次的事情造成目前迟迟未有妥当的应变。虽说这全然令人灰心─我们正串连其他小型NGO起来,在被大型援助组织忽略之下找到一 条出路。这里要「degaje net (一直做下去)」。(Degaje在海地克里奥尔语(Kreyol)谚语里头基本上是指「让它作用」,net在克里奥尔语里是「自使至终或很多」的意思 )

在他返回太子港时, Troy Livesay提到:「晚上回到如此安静的城市,感觉很毛骨悚然。」还说:「联合国正在控制与管制美军的行动…不让他们在晚间出外。我相当确信海军们不会害怕。

@RAMhaiti(音乐家兼旅馆老板Richard Morse)对援助政治做了一些尖锐的评论:

援助以及援助的分配「确实是」政治。经验说明:政治永远不会止步。哪些家庭现正受到援助呢?

我已经开始相信搜援行动是以美国公民为优先。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告诉你我听到的事情。搜索救援队仍在这里,那是好现象。我有两次和他们一起出去。

我不是不满。我试着去完整理解发生的事,所以我提出疑问。提出疑问会改善结果。

与此同时,许多国际媒体报导暗示街头上的暴力阻扰了援助工作。HaitiAnalysis.com张贴一篇英国广播记者Andy Kershaw的文章并质疑其中的观点:

外国媒体大军认为这里有安全威胁的推论完全不受质疑,他们相当不了解海地与海地人性格。的确,特别是电视记者,在已经耗尽了碎瓦砾的电视转播价值性时,开始大谈「安全」、「动荡」与「暴动」,然而所有可得的证据显示出的根本不是这样。

在现场的@troylivesay表达了类似的看法:「我们看到的暴力事件很少或几乎没有。那是发生在偏远地区/个别事件。即使是现在这里的暴力/犯罪也比美国大城市还低。

而加拿大新闻记者Nico Jolliet ─ 其所属的团队上传报导与创用授权的影片片段到一个叫做「走进现场」(Inside Disaster)的网站上 ─ 前往太子港上方山区称为Ste. Therese的营区采访,当地居民因为房子遭到震毁或损坏而到此营区避难。「这里必定有4千人。」他写道

临时撘盖的帆布与布幔棚帐下,热气让人难以忍受,尤其是当民众在下方煮食。

虽然这里没有厕所、垃圾处理设施或其他别的东西,但我感到意外的是这场所维持的很好…大家既友善且天性善良,小孩子玩乐, 妇 女以塑胶桶清洗衣物或在煤炭炉上烹煮剩下的食物。他们尽其所能照顾伤患…尚未有人来对他们提供协助。我只有看到一位海地医生用他从家里抢救出的少量物 资在此工作。经过了这般的磨难之后,他们看来会彼此相伴并坚持下去。

他的影片报导张贴在YouTube上,里面有一段对某位妇女的访问,妇女承认她的食物补给快见底了,却看来愉快地断言道,她的家人终究将会撑得过去。

全球之声关于海地震灾的特别报导页面请见此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