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凡达》:反原住民色彩太重?

导演詹姆士柯麦隆(James Cameron)近期推出新作《阿凡达》(Avatar),视觉相当令人震撼,这部科幻片讲述地球人企图殖民另一个星球,结果最终失败,许多人认为电影充满反帝国主义氛围,但也有很多人指称,在这部影史上最快突破十亿美元票房的电影中,潜藏着歧视原住民的种族主义。

英国《电讯报》博客Will Heaven通常谈论英国政治、网络与宗教,他指控该片满是种族主义及西方左派自大心态:

我不会泄露剧情,故事基本架构是一群人类佣兵殖民遥远星球潘朵拉(Pandora),打算开采当地价值极高的矿物,而潘朵拉原住民纳美人(Na'vi)是身材瘦高、蓝皮肤的外星人,居住在矿场预定地上,因为拒绝搬迁,于是人类发动攻击。[…]

电影里最卑劣的主题在于剧中英雄,是由山姆沃辛顿(Sam Worthington)饰演的美国残障青年杰克苏利(Jake Sully),人类向纳美人宣战前,苏利伪装成纳美人混入其中,希望试图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但苏利后来却同情纳美人的遭遇,决定转而领导纳美人对抗人 类。

在左派自大心理作崇之下,这个人肯定优于其他人,电影里认为纳美人得由白人来领导,因为纳美人开发程度较低,缺乏智慧及决心,无法独力战胜对手,换言之,这些可怜又无助的原住民,得仰赖这个正直的白人带领他们脱离危险。

美国佛罗里达州博客Thinking for You亦表示:

我相当意外这么多观众能接受将美军视为敌人的讽刺手法,也很意外他们为部队败亡而喝采,或许只有我觉得好笑,因为最终军事 落败只 是种假设,在画面的视觉震撼下,背后讯息依然强调,自然与文化的命运并非取决于权利、正义或内在力量,而是争端及美国白人男性海军陆战队员介入,无论你是 侵略性的企业,或是英勇的蓝色原住民,只要没有白人男性海军陆战队员就赢不了,其他只是附带产品,抵抗也毫无意义。

Eric RibellarsiThe Fire Collective: Fight Imperialism, Rethink and Experiment有异见:

我认为电影既细致又华丽,述说帝国主义下的菁英白人士兵原本要剥削及欺压外星人原住民,后来却受到原住民感化,愿意与原住民为伍对抗帝国主义。

原住民博客Mindanaoan's Narratives认为该片是「社运份子的美梦」,并对比家乡菲律宾国内情况:

电影也让我想到民答那峨(Mindanao)地区原住民与乡村居民的奋斗历程,矿业及其他「发展计划」都涉及穷兵黩武与人权侵害,煽动原住民彼此对立。

美国乔治亚州博客Jordan Poss Blog采取另一观点:

将纳美人比拟为美国原住民真是既无耻又恶心,并不是我觉得美国原住民经验有何神圣之处,而是整部电影充满令人反胃之处,纳美人在其中犹如圣人,而来自地球的迫害者显然如此邪恶,这种安排让我想吐,这根本不是说故事,而是传教,还是很糟的传教方式。

以色列博客Asking the Wrong Questions的 Abigail Nussbaum并不认为本片刻意将原住民拍得很浪漫:

电影设计者表示,制作这些蓝皮肤的外星人时,让导演能够自由地说故事,不必担心以人类为角色会被冠上种族主义之名,虽然他表示,这些外星人与美国原住民的差异只有蓝皮肤,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身为博客的我还有什么好说呢?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