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海地:「1+1=3」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1月23日]

日子变得「超超超」漫长,而这礼拜过的超超超快。地震让1+1=3

这则评论是 @olidups(Olivier Dupoux)在推特上总结许多海地人现在必定存在的感受,而发生在1月12日摧毁首都太子港与周围地区的地震已经过了10天了。搜救工作逐渐结束(尽管昨天才又从瓦砾堆中救出2位生还者),搭建中的「帐篷城市」收容数千名目前无家可归的海地人,且大规模的援助工作也刻正进行,有些人开始思考,在不久的将来会如何、重建工作将要花多久的时间,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其他人似乎担忧着政府机关的官方布告与媒体的报导,与他们在现场观察到的不一定符合。

先前对联合国是否限制美国安全部队行动表示怀疑@troylivesay(慈善组织工作人员Troy Livesay)在1月21日说:「海军在街上巡逻…他们的宵禁时间一定已经延长了。」他补充道:

刚才有辆来自卡达的救护车经过。各路人马都群聚过来了。我希望其中一些可以避免官僚程序,不要像美国与联合国

第二天早上,他张贴对援助工作一段简短的目击描述:

看到装满卡车的食物与救援物资在城市到处发送,而暴民试图夺取…联合国提供安全维护。

这些民众并不危险─他们是孤注一掷。他们害怕会不够,因为过去一直没有足够过。

大量人群包围着机场出入口,我问一位当地人为什么要在那里,他说:「你得看看神赐的粮食降下的地方。」

Livesay也在他的Flickr相簿中张贴了在太子港一处「帐篷城市」拍摄的照片。在一张照片里面,一些人把他们的手机插在一个东拼西揍的充电站上。

1月21日晚上,@RAMhaiti(音乐家Richard Morse ,亦拥有Oloffson旅馆)描述步行穿过太子港市中心的情况:

今晚走路去Champ Mars,看到帐篷、人群、大批大批的。一间房子垮了另一间没事,毫无依据可循。

总统府没了,文化部没事,财政部龟裂,税务总局变成一堆砖块。司法部呢?一堆砖块。愈来愈多的民众涌向公园。交通倚靠步行。

司法院变成一堆砖块。这是个隐喻吗?美军在没有后墙的司法院后方守卫。这是我看过他们的第三次占领。

他强调:

当我和我的女儿走在镇上时,海地民众是很客气有礼的。有一群人在嚷嚷着钱,但整体说来是平和的。

Morse是海地一位知名的公众人物,从地震后便在推特上源源不绝地发布大量资讯与评论,他经常被国际媒体引用。旅游网站WorldHum在2008年发表了一篇Morse的访问,当时他说:

「当记者待在这里,我试着影响记者。我过去并不习惯这么做。通常记者写了报导然后离开。」他说:「而假如这报导与现实毫不相关,那么就会对我的生活有重大影响。我认为若是记者能对发生的状况有更好的概念,那会很好,所以我会试图去引导他们到事情发生的那个方向。」

一如既往,Morse(通常在回覆推特询问时)对海地政治与援助工作单位做出一些尖锐的评论:

目前在海地正式领导联合国行动的是哪一个国家?仍然是巴西,还是已经被美国取代了?

在海地,我们需要新的领导,或许这地震已让我们不得不如此。衍生出来的伤害有点过头了…

海地政府/联合国/精英私营部门组成一夥帮派,其合法性来自于地震。衍生的伤害过头了。

我从目击者那里听说,当总统府倒塌时,民众发出欢呼。就这件事本身而言,是一次非常强烈的声明。

他也怀疑海地还能保留全球目光多久的时间。

上周我遇到了来自全世界许多国家的记者。真正的问题;这还能「成为题材」的时间会有多久?

居住在美国的海地博客Wadner Pierre更是直率地批评外国媒体:

1月12日地震以来记者对于海地的某些报导,我感到不知所措且失望,甚至觉得愤怒,我也没办法相信我在新闻频道上看到的某些画面,像是CNN与MSNBC。确实有些记者正尽所有可能的把在海地现场的状况真实描述出来…

但是主流媒体,特别是在美国,都使观众的目光聚焦在海地是美洲最贫穷国家的事实,并且全力报导美国,这个美洲最富有的国家,所推动的灾后援助工作。

Pierre也批评海地总统蒲雷华(René Préval):

看起来,没有人能十分确定他在做什么。某些人认为他正透过协商把国家送给美国。而其他人不认为蒲雷华曾经领导过这个国家,反而认为他一直是个国际社会的魁儡。

哈瓦那时报( Havana Times)张贴了来自危地马拉导演的公开信,地震当时这位导演在Jacmel,公开信中对国际电视报导中出现的某些影像提出质疑:

媒体选择最骇人的景象,最病态的与最搧动的,然后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播放,逐渐的制造出一个完全扭曲现实的影像。

Troy Livesay的妻子Tara也在她的博客The Livesay [Haiti] Weblog中表达对于某些外国报导的失望

我很高兴媒体给予海地一些关注,但愿这样会使大家「关心」,想要「付出」以及「行动」─然而一直不离开机场以及在马路上报 导的媒 体妨碍了救灾,占据稀少珍贵的空间,徒增混乱。此外,我听说这题材已经不再获得许多关注─已经落到新闻节目的垫底─真是可悲,因为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The Haitian Blogger的Chantal Laurent则感到忧心,她听闻有位世界粮食计划署( World Food Programme)的代表说,太子港的食物发送因为「缺乏安全防范」而遭缩减。她说道:「现场的人回报说他们并未看到有何逾矩的事由,足以让人担心安全问题。」

同时,其他人则持续关注正在进行中的挑战,替为数众多受伤与逃难的海地人取得食物、用水与医疗照护。位于Les Cayes的慈善组织Pwoje Espwa在其博客报导,有100个孤儿从Léogâne抵达他们那边,请求大家捐献。慈善组织人员Gwen Mangine在位于Jacmel 的Joy in Hope组织工作,她提供了那里援助工作的最新资讯

在过去6天中,我们已经收集到充足食物与用水…。昨天我们租了一间位于城外的房子,有大围墙围绕四周,并且雇用安全守卫。昨天我们开始把我们所有的物资移过去那间房子,将在今天开始发送的工作,主要是透过地方的教会+组织发送出去。

她也描述了一个感人的时刻:

我现在在我的房子楼上…。楼下的收音机发出嘈杂声音( 因为没有海地家庭没有嘈杂的收音机),我们的孩子与工作人员都跟着唱Ayiti Cheri这首歌[一首知名的爱国歌曲]。

就在这个微不足道的片刻,感觉到生命再次回归常轨。

随着余震接连不断,很多矗立的建筑物并不稳固,在周四晚上,@tbijou( Thierry Bijou)说出许多海地人每天傍晚都会面对的困境:「11点18分,今晚要睡在哪里,室内还是室外?

若想瞭解更多关于海地震灾消息,请见全球之声特别报导页面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