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沙特阿拉伯:爱滋病治疗倒退

The Saudi government reported that in 2008 the number of AIDS patients in Saudi Arabia was 13,926 with 3,538 Saudis. An estimated 505 were Saudi females and 769 non-Saudi women.

沙特阿拉伯政府公告,该国2008年爱滋病患人数为13926人,其中3538人为本国籍,据估计共有505名本国籍女性病患及769名外籍女性。

爱滋病议题在沙特阿拉伯向来是禁忌,社会为了是否将病患视为罪犯争论不休,最近政府宣布将关闭Jeddah地区沙乌地国王医院的志愿诊所,该诊所向来提供爱滋病患医疗服务、谘询与隐私,消息一出,博客纷纷批评此举为一大退步。

Wafa先前参加一个反爱滋歧视组织的工作坊,他写道

我知道许多人仍认为感染爱滋病是个人的错,一定是因为性行为染病,很少人明白HIV与爱滋病之间的差异,许多爱滋病患仍引以为耻,也受外人鄙视,我们真的必须让大众更瞭解这项疾病,并停止歧视爱滋病患。

Wafa进一步说明社会如何不愿帮助爱滋病患,甚至宗教领袖因为对病因无知,使社会问题更严重:

问题普遍存在于整个社会,沙乌地第一个(也是唯一)爱滋病组织成立时,几乎人人都刻意视而不见,导致该组织经费困窘,社会害怕若承认该组织,等于是承认国内有爱滋病的第一步,因为多数人依旧相信只有性行为会传染爱滋病。

宗教领袖亦批判该组织,指称该组织受西方文化影响,不仅接受非法性行为,还要求大众付钱解决后果。

另一位沙国博客Sabria S. Jawhar目前在英国攻读博士,她提及虽然时代变迁,爱滋病患最重要的原则不变,必须向朋友甚至亲人隐瞒染病事实,她也说明关闭这间医院的诊所后,对病患会衍生出哪些新问题:

现在政府计划要关闭这间诊所,该诊所服务的病患遍及全国,正当沙国与世界同样公平治疗爱滋病患,正当沙国建立器官移植政策,正当沙国以分割连体婴技术闻名,却又向后退了一步。

关闭这间诊所将危及病患隐私及能否持续治疗,也会提高传染机率,因为该医院医护人员先前与病患建立信任关系,病患现在得到其他院所与陌生人重新来过,这并不容易。[…]

病患转院还有另一个问题,其他医疗机构会如何对待他们?是否会与其他非爱滋病患混居,或是拥有爱滋病房?隐私会受保障吗?

无论在各国都一样,爱滋病患需要特别治疗,以及高度隐私权,Sabria继续解释:

医护人员之间的情感联系很强,医病之间亦维持信任关系,相较于许多西方爱滋病患毫不隐瞒病情,沙国病患坚持保密,否则会受到亲友议论,医病信任代表秘密不会外流。

一名爱滋病患最近提到沙乌地国王医院时表示:「我们就诊时,感觉受到像人的待遇,他们愿意聆听,但我绝不会把病情告诉其他人。」

现在秘密却可能曝光,因为病患都得转院治疗,如今要确保妥善治疗与爱滋防范变得不容易。

Angie NaderWafa的文章后留言,觉得病患很可怜:

纵然全球许多人都在谈论爱滋病,问题仍在,我们要尽力遏止爱滋继续传染,而对于病患,我们必须尊重,让他们活得有尊严。

笔者亦附和这项言论,希望能有更好办法帮助这些病患。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