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勒比海:准备好下一次地震了吗?

许多邻近海地的加勒比海国家的居民,都因1月12日七级地震的报导与影像而震惊。许多人加入救济工作,有些人则认真的探究海地的历史,以及加勒比海在长期重建工作中所该扮演的角色。此外,必然地,由于该地区大部分均处地震带上,他们也讨论争辩加勒比海对于未来重大地震的准备工作与进度。(Repeating Islands博客已经列出17世纪至20世纪以来,发生在加勒比海的大地震)。

1月19日发生在开曼群岛附近5.8级的地震,以及1月20日海地6.1级的余震,引发更多讨论。许多博客,像是Yardflex,已经连结了媒体报导,讨论持续潜在的危机,或是暗示加勒比海势必将面临另一个重大地震。如同@anniepaul(居住在牙买加的作家Annie Paul)在听到开曼群岛地震后,在推特上:「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海地地震后两天,Living in Barbados注意到

在加勒比海,我们大部分都认为这里的灾害会和气候相关,像是龙卷风。但是地震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们可以根据地球断层的位置 来知道 地震的可能性,我们却无法确切的预测它的发生。地震频率总是不同,也没有季节性。当你的国家上回经历地震是在一两百年前,我们很难去期待民众会知道要怎么 办。

几天后,居住在加拿大的牙买加籍作家Pamela Mordecai问到:「我们能够避免如海地地震般的大灾难吗?」

能知道地震何时会发生是最好的。

有一个有名的例子关于成功的地震预报让许多生命因而得救:1975年,中国官员在一场7.3级的地震发生数天前,下令撤离海成市(一百万人口)。只有少部分的居民伤亡。地震预报部分来自对动物行为的观察。

很难想像有可能因聆听猫狗而解救海地。

巴哈马的Womanish Words思考机会或者运气的要素

巴哈马和其他地方一样,无法抵挡地震和海啸。直到现在我才认清这个事实。窗外一片平静,宁静的夜晚已经降临,海地仍在哭泣。一想到周围我们所知道的、所爱的一切,毁于可怕的一瞬间,我便惊吓不已。任何时候它都有可能发生,我们还能活着完全是因为运气。

特立尼达的Coffeewallah想知道最近的天灾是不是大形态的一部分:

大自然对人类进行的报复已经越来越平常。我们已经看见她很多的行动,像是旱灾、水灾、地震、海啸。人类总以为自己位在食物链的顶端,且觉得自己能为所欲为。不过,大自然可能要给我们别的想法,或至少我们要知道这样是要付出代价的。

其他博客是很实际的。开曼群岛的Islas Bellas说到:「没有任何事物能像地震一样,带给人们如此大的恐惧。」他列出十项地震安全守则(并解释,为何地震时站在门边这种大家熟悉的忠告,其实并不恰当)。特立尼达的Taran Rampersad在网站KnowTnT.com中,主张执行危机SMS(短讯服务)系统,让灾害发生时的通讯更加容易:

想像你深陷于瓦砾堆之下时只有手机陪伴,你可能受伤、流血、饥饿、脱水,或有以上各种情况。就算手机的基本功能未受太大的损伤,还是会受限于手机系统的超载量。但是,SMS简讯会排序处理。此外,如果你受困,SMS系统的低耗能,对于救人一命是非常重要的。

这项科技是存在的,不幸的是,我们总是在事件发生之后才去关心它。

Kid5rivers写到关于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执行建筑标准的重要性:

公共住宅部门务必要开始执行建筑标准,因为长久以来总是允许粗制滥造。我无法理解,不够坚固的房子为何会获得建造或使用的允许。

Now Is Wow Too仅仅决定要报名红十字会急救课程,她写道:「并非消极,只是实际的。无论是日常事故或是天灾所造成的受伤,拥有基本急救能力是好的。」

彷佛是要加强对于预先准备的迫切感,Repeating Islands贴了一篇由地质兼海啸专家Brian McAdoo的文章,分析海地的地震并宣告

这次地震应该是金斯敦市(牙买加首都)的醒世钟。如果1692年的那场地震发生在今天,尽管强度不如太子港,金斯敦同样会被毁坏。如果这些地震发生在建筑脆弱的地区,在地震造成严重破坏之后,随之而来的海啸会摧毁殆尽,让身陷废墟的人们毫无希望可言。

关于全球之声海地地震特别报导请参考这里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