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跨越性别资讯落差

依据定义「青年」一词的差异,印度年轻人总数大约比美国总人口还高出数百万,就连在印度国内,他们也是最大族群,年龄12岁至24岁的年轻人口为3.15亿,占全印度人口三成。

在多数情况下,印度年轻人与其他年龄族群完全不同,美国《商业周刊》指出,印度已是个新兴强权,年轻人亦反映出这个趋势,美国关注生殖卫生议题的非营利组织「人口协会」(Population Council)写道,「这群人和过去其他族群相比,更健康、更都会化、教育水准更高」。

印度年轻人也更加愿意自主,美国《商业周刊》报导,印度76%单身女性表示,应该由她们自己决定是否生小孩;不过在研究者及「人口协会」等组织眼中,这种信心也许会掩盖有关生殖卫生更深层、更涉及文化背景的问题,「人口协会」指出,「这些年轻人面对有关性卫生及生殖卫生的庞大风险,许多人缺乏做出理智选择所需的知识及权力」。

资讯落差

Ishita Chaudhry于2002年创立「青年国会」时才17岁,她一直希望能填补这种资讯落差,这个屡获国内赞扬的团体规划及推行社群青年计划,提供资金给13岁至28岁的年轻人,让他们成立计划处理社会文化、经济、法务及环境议题,项目包括选民登记、街童同侪计划、发行青年导向杂志等。

该组织始终关注的一项议题为生殖权与性别,「联合国爱滋基金会」指出,爱滋病等问题对全球青年影响格外重大,全球新爱滋病案例中,四成患者年龄介于12岁至24岁,且呼应「人口协会」的研究结果,这个年龄族群对爱滋病及其传染途径所知甚微;除此之外,「国际爱滋病服务组织协会」副理事长Robert Carr博士表示,在所有性别及生殖问题方面,年轻人常得「想办法自救」。

运用科技

若要散播这些资讯,很自然会选择使用网络,Ishita Chaudhry表示,「若研究性生殖权与卫生议题,必然要提供空间,让年轻人完成社群互动及工作坊之后,还能持续对话」,多数情况都得靠科技创造空间, 因为许多印度年轻人都在网络上活动,而且网络是个很好的资讯提供媒介,因为年轻人能自行安排阅读时间,还能保持匿名,在以下影片中,Ishita Sharma及Ishita Chaudry说明「青年国会」网络运作情况。

19号计划

网络也许是个优良组织工具,但「青年国会」希望在实体世界建立社群,该组织一项主要计划为「19号计划」,训练新德里(New Delhi)的年轻人成为指导员,带领人们在讨论会及工作坊里触及各种禁忌话题,如性别、性、生殖权与爱滋病等。

在该组织博客的一篇文章中,Ishita Chaudry整理这项计划运作部分原因:

社会为何如此害怕触碰性教育与相关权利?究竟是何因素,让我们不愿给予人们完整资讯?这些讯息很重要,不仅能拯救性命,能避免感染疾病,能获得必要知识,能教育他们尊重自我需求及欲望,也更能尊重他人权利。

…我们已沉默多年,太多人们成长期间没有机会说出想法、恐惧、感受与疑问。

除了「19号计划」,该组织也与其他团体合办「19号计划节」,邀请600亿来自印度各地边缘团体及都会区的年轻人来到新德里,这些年轻人来自社会各阶层,从卡车司机到性工作者不一而足,他们共聚游说与讨论如何处理各项议题,如集体权利、性生殖权及卫生等。

Daily Indian》报纸指出:

这个节庆运用艺术、音乐、剧场、舞蹈等多种媒体,提供年轻男女及脆弱团体一个平台,呈现他们依据经验所得对各项议题的看法,并形成一个网络,并一同解决部分问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