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游牧绿:公民记者关切荒漠化威胁

在今天这篇文章里我们要来看看蒙古的网络环境保护行动者的报导,他们都接受过由发声计划支持的公民媒体「游牧绿」的训练。他们告诉大家蒙古面对的恐怖荒漠化问题,也报导了那些在各地努力保护蒙古环境的英雄事迹。

游牧绿的努力已经得到注意,蒙古国自然环境以及旅游部在Twitter上跟随了游牧绿的讯息。

Badamgarav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由Solongo翻译成英文)大部分的蒙古国土都因沙尘暴影响而荒漠化。

160万公顷的森林已经被破坏,原因是火灾跟人为破坏。很明显地,土地在树木跟植物消逝之后很快变成沙漠〔….〕在人类居住区的沙漠化发生的更快,戈壁地区有145个苏木(村落)或多或少被沙尘移动。所以几乎大部分的蒙古国都受到沙漠化影响。

如果沙漠化以这个速度继续下去,十年之内蒙古会变得跟阿拉伯国家一样。

Image courtesy Nomad Green

图片来自游牧绿

植物学家Dorjgotov Ariungerel怀疑为何蒙古人可以接受这么糟的生活条件。这位博客批评蒙古人不抱怨他们遇到的问题,反而使得政府认为没有什么需要在意。

没有人对选举发言,政客玩弄我们,而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差,这种情况还得持续很多年。

Dorjgotov Ariungerel也注意到蒙古人逐渐忘掉传统蒙古袍,而使用手机的文化却盛行各处。

公民记者们也提到某些地方上的英雄如何努力拯救蒙古的环境:

Image courtesy Nomad Green

图片来自游牧绿

Dorjgotov Ariungerel提到一个轮椅团体,接受蒙古女性农夫协会会长Byatshandai,以及Bayarsaikhan这位农艺师的共同训练。她们学到如何在自家院子栽种蔬菜,为自己的家庭提供有机蔬菜。这位博客也提出想法,认为矿业公司应该跟这些人购买树种来作草原跟森林复育。

Image courtesy Nomad Green

图片来自游牧绿

Dorjgotov Ariungerel也描绘了环境主义者与环境监督者Euguzer Khutukhutu的故事。Khutukhutu出生于1869年,毕业于佛教学校,随后就在他的家乡Mendsaikhan建立了「Ono oglogt」寺庙。

他从肯特省的Umnodelger苏木引进了两种鹿跟两种旱獭到他的家乡,一公一母的旱獭原居地是Khuran山坡,两头 鹿则是 从被榆树森林围绕的Khondlon khailast引进,这森林在草原地带中显得很特别。引进来的旱獭可以养活我们五代人,而引进的鹿如今已经多达三十万头。

Image Courtesy Nomad Green

84岁的猎场看守人,图片来自游牧绿

Otgonsuren Jargal发表了她与一位84岁猎场看守人的访问报导,这位老先生已经在Segs Tsagaan Bogd山追踪戈壁熊的脚步长达20年:

小熊的脚印不会认错,他们很小,很可爱。我听说戈壁熊两年才生一只小熊,属于生殖很缓慢的物种。

荒漠化越来越快速,许多河川跟湖泊都干枯了,药草跟牧草一年一年逐渐消失,一旦绿地、药草、植物慢慢消逝,野生动物也将死于饥饿,或是被迫迁徙至他处。

我必须要强调,我们得寻求各种方式让戈壁地区雨量增加,只要一个夏季雨量足够丰沛,戈壁的野生动物就能有两到三年不缺食物来源。

Narantsogt的文章提到D. Erdenedalai,他是一个希望拯救地球的年轻人。

超过三百篇文章已经发表在网站上,欢迎阅读。对国际读者来说有个好消息是,除了现有的蒙文、英文、中文以外,游牧绿更新增了德文翻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