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访问特立尼达记者兼博客Andre Bagoo

Journalist, writer, and blogger Andre Bagoo. Photo by Gerard H. Gaskin, used by permission.

记者、作家兼博客Andre Bagoo,照片来自Gerard H. Gaskin,经许可后使用

26岁的Andre Bagoo是特立尼达作家兼记者,自2006年10月起,他在国内三份日报之一的《Trinidad and Tobago Newsday》担任记者,除了主跑政治线,亦报导艺术与文化;此外他也是诗人及文学作家,作品曾发表于《The 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及《Boston Review》等期刊。

他在国内以无畏挑战强权的政治报导闻名,有时也让他与现任政府官员发生冲突,2009年11月,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众议院特权委员会建议,因为Andre Bagoo在另一案件遭判处有罪,应禁止他进入国会媒体区,因为在全院投票前,国会便已经休会,故此案从未付诸实行,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媒体协会」谴责此事,「企图恫吓…报导内容可能冒犯或令政府羞愧的记者」。

Bagoo也是位博客,他在2007年成立个人博客TATTOO,以时事、艺术及其他杂事为主题;2009年10月另成立新博客PLEASURE,涉猎「所有形式的艺术」,成为一人文化刊物,张贴有关视觉艺术、文学、音乐、戏剧、电影的评论、散文、访谈及消息,涵盖地区则不限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内。

笔者最近透过电子邮件访问Bagoo,谈到博客与新闻写作对他的关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主流媒体对网络管道的态度,以及博客对确保媒体自由的可能角色。

***

问:你在2007年5月成立TATTOO博客,之后两年张贴书评、影评、个人思索等,为何决定在2009年又成立PLEASURE博客?是否觉得你想书写的文化议题需要新开始?

答:是,我希望重新开始,「退步才能向前」(reculer pour mieux sauter),我常参加不同艺术活动,希望能创造更适合呈现周遭活力的空间,身边发生好多事情,在博客上,我觉得能写下混杂正式报导与非正式记录的文字,建立可实验及享乐的论坛,也希望与读者分享内容。

问:你是否觉得透过PLEASURE博客,能够投入国内主流媒体并不提供的文化批判与评论?主流媒体为何放弃这一块领域?

答:小规模媒体在今日所面临的压力及有限资源下,也只能这么做。

我面临的问题在于报导本身,在多数情况下,若比较本地报纸与外国报纸的优质专题报导,都会发觉某些相似之处:开头很吸引人、长句,还有大量 叙述、色彩与分析,共同组合成一篇流畅的内容;但过一阵子就会开始觉得,只要读过一篇优秀专题或访谈,其他都很类似,有某种形式通用于全世界,如果没出 错,就继续沿用吧。

网络让人能够突破,放纵恣意为所欲为,享受非正式形式与实验也许行不通的风格。

这就是博客里某些内容的基础,例如艺术家访谈系列,我希望能回答傅柯(Foucault)的问题「作家是什么?」,让艺术家能尽量自由抒发己见,可直接与读者沟通,不受作者干预;我不介入访谈,只是让艺术家说话。这种模式有时效果很好,在这些访谈里,我们可能看到诗人Vahni Capildeo、作家Lisa Allen-Agostini等从未示人的一面,也许是因为形式所致。

问:你是否受任何其他博客启发或影响?

答:朋友先前跟我介绍英国一份庞克刊物The Pix,我很喜欢(可惜该站目前关闭调整),我也看过「3-D文学中心」一个很简单的艺术网站,还有其他艺术博客,例如Paramaribo SPANTown等等,都让我瞭解在网络上从事艺术论述的潜力。

问:是否有任何特立尼达博客或其他公民记者,后来成为你报导或写作的灵感来源?

答:当然有,Facebook、Twitter等网站让现代记者拥有丰富资讯与资源,只要认真就不可能会忽视它。

问: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内少有记者成立博客,所有报社亦无,只有其中一家使用Twitter转载头条消息,你觉得本地平面媒体是否明白公民媒体及网络社会媒体的可能性与意义?

答:博客需要时间及资源,纵然媒体真正瞭解网络是通往全球市场/读者的入口,很遗憾,我觉得最后媒体还是在意短期最低标准,尤其若要在日益困难的环境里求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老实说,三家日报()都有网站,就已经令人惊讶,我想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有新闻博客出现,例如记者Afra Raymond的博客便极有洞见,提供许多时事背景报导。

问:如今已是2010年,三家日报都有网站,真的那么令人讶异吗?我比较意外他们使用网络的情况那么少,网站也十分静态。

答:答案有正有反,如我先前所述,这牵涉到资源多寡,以及在这个相较小规模(但持续成长)的网络市场里,他们觉得有多少潜在利益,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光是有网站,我就觉得很惊喜!不过确实还有许多进步空间,而且也尚未完全触及全球潜力。

问:身为专业记者,许多人认为你受到政府迫害,就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等等,你觉得是否受到愈来愈多箝制?博客、Facebook用户、Twitter用户在此方面可能扮演什么角色?

答:言论箝制情况已持续一段时间,而且历任行政机关皆如此,且媒体表面上不断扩张,故理论上正逐渐成为掌权者的威胁,故国内记者必然将发现自己受到攻击。

博客及Twitter用户今日站在入口,他们此刻位于言论自由终极工具最前线,以海地强震之后情况为例,我们最早是透过Twitter及Facebook传递的照片,才真正瞭解这场可怕事件的情况,网络社群能触及无数读者,更重要的是,可逃脱因静默得益者的阴谋。

不过情况即将改变,未来十年内,透过法律诉讼等途径,博客的自由也会逐渐受到抨击,网络本身也会受到政府更多管束,政府也会藉此入侵民众私隐,不过暂时看来,网络是我国社会里貌似民主表达的最佳工具。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