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委内瑞拉:绝食抗议遭警方中断

布里托(Franklin Brito)是来自委内瑞拉东南部玻利瓦州(Bolívar) 的农民,他自2009年7月起,便在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的「美洲国家组织」(OAS)大楼外持续绝食抗议;2009年12月,检察官申请法院 强制令获准,于12月10日将布里托送往军医院,布里托及家属均反对这项决定,要求由他本人自行选择医师,强制令上诉案于12月21日遭驳回(这段影片记录布里托送往军医院过程)。

1月9日,布里托的女儿前往探视时,医院人员告知他送往治疗,她指称院方让布里托服下镇静剂后带走,家人之后几天均无法与他见面;两天后,「泛美人权协会」呼吁委内瑞拉政府开放探视,并由病患本人自行选择医师与医疗方式,或由「国际红十字会」指派医师人选,但委国政府对此置之不理;「卡拉卡斯心理学律师会」提出类似要求也无人回应

(请见布里托家属及人权团体召开记者会片段,要求军方停止拘留,影片为西班牙语发音)

自2006年起,布里托便抗议「国家土地研究院」所做的决定,这个官方单位声称他的土地没有生产力,布里托完全否认;研究院后来下令土地充 公。有些人相信,这是因为他指控邻近城市苏克里(Sucre)市长贪污舞弊,故引来政治报复;布里托之后数次以绝食做为抗议手段,尽管后来中央政府归还争 议土地所有权,也提供补偿,但并未驱逐已鸠占鹊巢的民众,才让布里托开始最近一次绝食抗议。

Twitter网站上也有不少人在讨论此事,并使用#FranklinBrito这个标签,牙齿矫正医师Eloy Bustamante(@eloybc)曾在军医院为布里托进行检查,他在1月19日写道:

他的牙齿受损,整体而言稍有改善,很有礼貌、非常正直,并无心理疾病迹象。

@radardebarrios则提到布里托医院外的抗争活动,并拍了张照片:

几分钟前,卡拉卡斯地区领袖在军医院前抗议,以支持布里托! http://tweetphoto.com/9214426

1月16日,「国际特赦组织」发出「布里托迫切行动」,呼吁政府公布他的下落及保证人身安全,并尊重他自行选择医师的权利。

之后布里托的妻子伊莲娜(Elena)也开始绝食抗议,并坐着轮椅参与1月23日的游行活动。

Photo of Elena Brito at demonstration courtesy of Brito and Habla Venezuela.

伊莲娜出席游行照片由Brito and Habla Venezuela提供

「严禁遗忘」(Prohibido Olvidar)博客里收集布里托一案相关文件。

此事还有另一个转折,检察署指称布里托心理状态不佳,失去自我决定能力,呼应部分政府支持者常见的说法,认为强烈反对现任政府的人都是「精神病患」

记者兼人权份子Rodolfo也在Colofon博客公开提到此事

偶尔总会有人坚持称呼反政府者为精神病患,但这次案件主角是布里托,他在绝食抗议期间遭惊方羁押送往军事医,还在诊断症状后送进精神病房,如今连政府都觉得抗议者及异议人士为心理病患。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