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苏丹:青年持续关注达佛危机

Darfuri girl in red虽然苏丹西部达佛地区(Darfur)的大规模冲突已告终,近期联合国一份报告指出,当地居民仍饱受人权侵害及缺乏基本自由所苦,当地局势持续动荡、冲突持续发生,对于年轻人冲击格外强烈,因为受冲突影响者近半数为儿童。

游击队与苏丹政府自2003年在达佛开战,联合国估计至多造成30万人死亡,期间超过270万民众逃离家园,不得不困居在苏丹及查德境内的难民营中;上个月公布的报告显示,冲突中八成死者是因为疾病、而非暴力,换言之,纵使战火稍歇,许多民众仍处于风险之中。更糟的是,去年国际法庭为达佛地区战争罪,对苏丹总统巴席尔(Omar Hassan al-Bashir)发出逮捕令,之后苏丹政府便驱逐许多国际人道组织,至今仍继续驱离

局势对于国内年轻人格外困苦,据估计共有180万儿童受军事冲突影响,面临健康危机、教育及其他服务中断、暴力威胁等;达佛约70万孩童出生至今仅知战火,据信约有4500名孩童涉入武装团体中,不过他们并非多数,苏丹国内外许多年轻人都在努力提升社会意识与募款,希望改变现况。

过去几年,达佛孩童将战火下的经验藉绘画表达出来,部分作品亦做为证据,供国际法庭调查战争罪详情;2005年,两位「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前往查德与苏丹边境地区,收集数百件学童的画作,内容记录苏丹政府军轰炸当地、枪战、强暴、烧毁村庄等,全球之声共同创办人Ethan Zuckerman在My Heart's In Accra博客指出,这些图像非常强烈:

我一个星期前在「人权观察」组织,会议室桌上有一大叠图画,还有许多阿拉伯民兵拍摄的照片,我惊讶的是照片与图片内的细节相互呼应,大批自动步枪、圆型房屋、两名持枪男子骑在马上,显然这些图画并非孩童凭空想像,而是目击记录。

Waging Peace组织一位研究员也在2007年收集类似绘画,部分呈现在这段影片中;在这个片段中,绘画及其他艺术形式也能帮助孩童疗伤;记录片《Darfur Plays》中,南达佛首府Nyala数十位年轻人组成团体,运用街头剧场促进讨论与提升社会意识,Shadow and Act博客的Tambay指出

我喜欢这部记录片!

艺术为达佛带来改变,一群自学的年轻演员将剧场带入街头及难民营。

他们用剧场、表演、歌舞治疗达佛,证明艺术的疗愈力量!

海外民众也努力促进社会意识,并改善苏丹年轻人处境,除了众多名人之外,许多西方国家年轻人也注意到达佛现况,每年的青年计划大不相同,主题从写诗号召集会、制作呈现学生心声的广播节目、举办募款活动不一而足。

其他计划也持续进行,加拿大青年团体STAND Canada发起「Stand For The Dead」,自本月份开始,鼓励加拿大民众穿着写上一名达佛罹难者姓名的T裇,该组织也将播放名为《达佛》的影片。Lori L. Tharps在My American Meltingpot博客写道,几年前他也听说另一项与达佛有关的T裇活动,起初质疑这种行为是否有效:

当天在纽约市里,我看到愈来愈多青少年穿着达佛的T裇,好像某种时尚宣言,好像支持达佛是种很酷的事,我一开始很惊喜,后来有些困惑,心想「这些白人富裕孩子懂不懂现代种族屠杀是怎么回事?」,但我又觉得,纵然他们不明白,他们光是穿着黑白色的T裇,也已在提高社会意识…

…黑人、白人、亚洲人…我看到多元文化的年轻人站出来,不只为了达佛地区受难者,还包括全球所有因暴力驳火而受苦的民众,我进入 Teens4Peace网 站,惊讶发现美国青少年不只是关心MySpace、明星艾许莉.辛普森(Ashlee Simpson)及最新iPod而已。

美国纽约长岛市一间中学于去年12月举办募款,帮助Nyala地区年轻人,Stories From Darfur博客说明

我接到来自Nyala地区社运朋友来信,他与一群年轻人合作,努力保存并培育达佛的音乐及文化遗产,年轻人自行谱写并演奏 自己的 歌剧,也依据社区最关心议题制作戏剧。有些作品充满乡愁,叙述武装民兵暴力发生前的生活,也有些纯属娱乐,另有些在追求正义、自由与和平;对于受战乱影响 的年轻人及观众而言,这个团体是表达自我、建立社区及疗愈的良好媒介。朋友希望我们帮助成立小型交响乐团,…长岛市中学的年轻人决定支持,上周四在礼堂举 办才艺表演募款,内容包括嘻哈舞蹈、模仿歌手女神卡卡(Lady Gaga)等共30种,募得逾800美元。

还有其他策略也希望让更多年轻人参与,一项由学生研发的免费线上游戏Darfur is Dying于几年前推出,玩家必须从中瞭解这场冲突,并在可能遭受攻击的情况下,继续维持难民营运作;这项游戏让至少50000人采取行动,协助终止暴力,Steve Rothman在The Social Media Soapbox评论这个游戏:

玩家必须先选择扮演一位达佛民众,但角色都只是卡通人物,若能提供每个角色的虚构背景介绍,会让人更有感觉,我也有些怀疑,将寻找水源、躲避民兵做为游戏目标,是否可能产生反效果,让人们对达佛民众的苦难感到冷漠…

…没有人会像游戏宗旨所言,花费许多时间只为「让难民营继续运作」,但当然这并非重点,我觉得这项游戏和类似产品的最大价值,在于让许多年轻人瞭解社会议题与目标,透过旧有传播管道比较难触及这个族群。

无论运用什么途径,Emily Holland认为,达佛部分年轻人只希望提升社会意识,她为「国际援救委员会」博客撰文,访问难民营里约50名年轻人,她问及,「各位想对世界同年龄的年轻人说什么?」,他们回答

我们希望他们瞭解这里的情况和问题。

我们希望他们能支持,能瞭解我们需要教育及医疗。

外界所见到的民众未必来自达佛难民营,希望世界各地年轻人看看这里生活情况如何,聆听真实故事。

达佛红衣女孩照片来自Flickr用户wanderingzito,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