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进退两难的情人节

先忘了你所认识的情人节。在浏览埃及博客圈后,你会阅历很多和情人节有关却相互抵触的反应和想法:有些人就是庆祝这个时刻、有些咒骂、有些讥它愚蠢、有些则相信它与宗教相背离。

Ze2red在情人节这一天在这里写给他所爱的人:

像轻声低语般…你进入了我心
平抚我的伤痛 洗净我的记忆
你让往事烟消云散
因为你我再度愿意去相信
友情是人所必需的

Fatma在Brownie写了一篇文章说到,即使你尚未找到比你好的另一半,仍然可以庆祝情人节:

在我小学时,我的英文课本叫做『看、听、学』,那是本让人十足爱不释手,也有教育性的书…虽然我在感情生活中并不快乐,我 在 这本书名后,再添个字『爱』。不过我总是相信,爱不仅是男女之间,它是多样的,其中一种是朋友之爱。这也是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即使真命天子不在我身边,我 不觉得有所缺憾,虽然照片中我独自一人,却是完美而漂亮的。

Amr Fahmy 在自己的博客Brownie写到,我们是如何模仿别人,从它国引进各种庆祝的同时,也摧毁了这些庆祝的真正价值:

几个月前,在回家的路上,我注意到Zamalek所有的商店都关了。怎么回事?我问。原来那天是万圣节,喂!什么?这个庆 典不是 有看起来很邪恶的南瓜,而电影里的阿拉伯文字幕还称这天是「万圣」节吗? 是的,就是这样。突然之间,我看见男孩女孩们头上带着塑胶制的角,以闹剧的方式相互喷洒。反正我也不惊讶,因为在埃及,人们钟情于西方的一切,已是常态。

同样的事情在几年前也发生在我身上,不过那天是情人节,我仍记得我和大部份的大学女同学穿着红色衣服,男生则扛着很大的泰迪熊,像嘉年华一样,爱所隐含的浪漫早就消失殆尽。

Roh Bobbos在这里写到情人节改变了她身边的一切:

随着情人节的脚步靠近,我们身边的一切都改变了。从衣服到礼物,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红色,甚至一不小心,在走路的时候,被红色泰迪熊或红色爱心绊倒。走路的时后,你会发现所有身边的一切都变成红色的了。

在随意浏览博客和脸书后,你会看到一大堆花、礼物和愿望。大部份都是孤单的人独自过节,才送出这些东西,他们只是想要自我寻欢,取悦身边的人,所以他们开始送出红色的礼物,在博客和脸书上写关于情人节的事。

他继续写:

但是究竟他们在庆祝什么样的爱?他们大部份没有足够的钱养活自己,或甚至无法满足基本所需,毫无疑问的,这样的人无法开展一段关系,或甚至压根想不到要去谈恋爱。

Marwa Hasan经营博客Depressedy,在这里写道,他认为情人节被高估了:

很显然我是个反情人节的人,我讨厌人们一昧盲从,这真是有点高估了情人节,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在一段关系中,这天要比其它天特别?

Neisy M也以为情人节被高估了,他在这里写到他对这天的感觉,并决定在这天送上『我爱你』给父母和朋友们,而非情人:

爱在空气之中,邱比特们坐在那欣赏他们前一年的配对成果(给邱比特:别再瞄准单身男女啦,我在这很好,你看不出来吗?)不 过说真 的,我深信情人节可以说是最被高估的节日,这和我单身无关,也和我像个反对者无关,我发现人们容易因为谁的礼物大、谁的比较贵、那一天最浪漫、谁先记得这 天…等等事情而过度反应。爱不该只在某一天里被庆祝,我不相信会有那个男生或女生,等到情人节这天才示爱,有时候,最简单的东西是最特别的。这天当然 是和你所爱的人一块庆祝的好机会,这天是另一个诚挚的说『我爱你』的机会,所以以下是我今年的『我爱你』:

一如往常,第一个『我爱你』要献给我的母亲,我相信到我走的那天,我最爱的仍是我的母亲。

再来毫无疑问的是我那令人敬重的父亲,虽然我们并非总是相处融恰,因为我总是有点太超过,而他总试着要把我推回常轨。

埃及博客Ana Muslim在这里连结到一位伊斯兰学者的意见,这位学者相信伊斯兰教禁止庆祝情人节。不过另一方面Silent Majority在这里写到,他不懂为何伊斯兰原教主义瓦哈比的学者,坚持要对抗和诅咒情人节。

他说:

为何每一年瓦哈比学者要提出控诉谴责情人节,威胁过情人节的人会受到上帝的惩罚。他们以为情人节是什么?他们以为这天会发生什么事?我自己在这天,会送个礼物给我老婆,就这样,没有别的了,我那里错了?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