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保加利亚:伊斯兰教论辩

2月26日,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Sofia)的「红楼」文化论辩中心举办活动,主题为「将伊斯兰教视为威胁又成流行?」,大约有40人与会,讲者包括土耳其大马士革大学心理学家Saleh Breh、伊斯兰教专家Vladimir Chukov、电影系学生Nidal Hlayf等。

保加利亚全国人口约800万,其中约100万为穆斯林,许多人对伊斯兰教并不陌生,因为穆斯林人口已在此生根数百年,但政党却在基督教及穆斯林之间制造问题,近年来民族主义日益强烈与激进,有些人主张伊斯兰教很危险,故这场论辩对社会格外重要,讨论伊斯兰教是否会对欧洲造成威胁。民族主义政党「保加利亚民族运动党」成员亦出席,该党主张伊斯兰教很危险,且代表土耳其利益(Vladimir Chukov对「保加利亚种族模型」的文章请见此)。

Muslims and American Cinema博客张贴记录这场活动的文章,该博客由电影研究博士生Hlayf Nidal经营,收集许多电影里对穆斯林的刻板印象,以下节录文章内容:

[…]与会者以保加利亚民众为主,有些较年长,也有许多年轻人,[…]

Chukov教授指出两种主要移民模式:英式观点较开放,法式观点对少数族群限制较多,[…]令人意外的是,丹麦似乎已允许伊斯兰政党成立(相关文章请见此。[…])

Ruslan Trad(全球之声本文作者)以投影片介绍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的博客,其中包括许多资讯,例如不准报导埃及异议人士遭迫害(相关内容请见此)、博客遭囚禁(例如Free KareemFree Bashir El Hazem等声援行动),[…]中东女性以博客争取更多权利(如www.feministcollective.com),希望让大众瞭解,伊斯兰世界并非性质单一的群体,也关心区域及世界动态,尤其是与年轻人有关的事。[…]

Nidal Hlayf提及电影里的刻板印象,[…]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概念根深蒂固,很难打破既有观念。[…]也论及为何阿拉伯人与穆斯林的形象如此固定, […]第一,因为在军事与文化上,过往伊斯兰教与西方冲突的痛苦记忆犹新;第二,因为美国承继欧洲开垦者的东方主义想像;第三,自19世纪末以来,美 国传教士活动在伊斯兰世界增加。

大马士革大学教授Saleh Brik提到因为无知,故难以接受「其他宗教」(例如瑞士禁止兴建伊斯兰教尖塔),[…]尖塔对伊斯兰教并非最重要的部分,也不是穆斯林族群在意的主要问题。

中东语言与文化中心的阿拉伯语学者Maya Tsenova指出,「人因无知而恐惧」,「西方在接触伊斯兰教之前,便已排斥穆斯林」,一句阿拉伯格言曾说过:无知者是自身与他人之敌。

笔者博客上对于这场活动也有些留言回应,一位读者提及其他巴尔干半岛国家的伊斯兰主义及恐怖主义:

除了我国,别忘了还有波士尼亚与科索沃,他们都是保加利亚可参考的前例。

科索沃情况对保加利亚很重要,因为许多人担心,科索沃所发生情况也可能在保加利亚重演。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