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兹别克斯坦:爱滋疫情与社会运动隐忧

在乌兹别克斯坦第三大城Namangan,大约150名孩童在医院感染HIV,这些案例在2007年至2008年发生,但直至2010年3月消息才曝光,倾向在野阵营的Ferghana.ru网站(在乌国已遭禁)外流一部记录片,是由乌兹别克斯坦电视台在检察署命令下拍摄而成。

片中访问Namangan检察署代表Bakhtiyor Shodmonov,表示,147名孩童里已有14人死亡(记录片摄于2009年初),他亦指出,两家医院共12位医师及护士已因照顾儿童不当为罪名,遭判处五年至九年有期徒刑。(乌兹别克斯坦语影片请见此

这则消息在博客圈引起众多回响,许多人感到震惊,不只是因为医师怠忽职守,也因为消息之前遭政府封锁,有些人甚至认为判罪太轻,Neoleo写道

此次量刑太过轻微,医护人员根本就杀了这些孩童,孩童家长怎么办?他们的生活也毁了。

Registan.net网站上有更多留言:

Metin:这些医师真是轻松过关,无期徒刑比较适合他们,这种职业会影响他人人生,若缺乏责任感,需要更严肃处理。

reader:这就是保住面子和无知的结果。

Jay:乌兹别克斯坦民众早已知道,去医院不是为了治疗,而是为了死亡,现在只是更加深这种看法。

michaelhancock:我记得听见这种事的时候,当时我住在哈萨克南部城市Sayram,许多受感染者都是来自同一地区的年轻母亲,当地以乌兹别克斯坦裔族群为人口多数。

依据乌兹别克斯坦卫生部的特别命令,医院只要设有儿科及外科,皆必须备有流行病学家,Namangan儿童医院院长在记录片里表示,院内虽然有这个职位,也向市政府及省政府流行病站申请,但却没有人来应征。

除此之外,医护运动人士Maksim Popov遭到监禁,也反映政府企图封锁与爱滋病相关的议题,独立网络报纸Uznews.net报导,28岁的反爱滋病非营利组织Izis主席Maksim Popov遭判刑七年,法院认为他发放的一份手册「不符本地传统」。

for_efel表示

在古代,许多人因为企图让人们睁开双眼而遭到烧死。

Registan.net网站上有更具争议的留言:

Turgai Sangar:[…]问题在于许多国际资助(或西方设计)的爱滋病组织,实际上都在鼓励性产业与纵欲,无论他们表面上说得多好听,只要是发放保险套并提供妓女免费医疗,就是在支持并鼓励他们。

Nathan:[…]你我都知道性产业存在,而且就算中亚没有任何西方非政府组织,他们也不会消失,[…]未成年男性尤其需要性病相关教育,婚前性行为与婚外情在中亚都存在,也和西方非政府组织、苏联官员或沙皇时代首长无关。

Anna:社会若将性别视为禁忌,通常对妇孺最危险,我的工作项目与Maksim Popov相似,也相信支持受污名化的族群很重要,不只是因为公共卫生,也因为这些族群常受到非人道待遇、沦落到街头、酒精与毒品缠身、遭到家人抛弃。[…]

Maksim Popov的事件证明,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在实际上,禁止非政府组织及国际团体(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保险套可预防HIV的资讯,几天前,半岛电视台英语频道播出一部记录片,名为「海洛因之路上的爱滋病」,揭露政府与警察严重贪腐,造成中亚爱滋病不断蔓延。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