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来西亚:棕榈油真相为何?

棕榈油近年来饱受环保运动人士抨击,光是今年,包括雀巢玛莎百货General Mills等企业均对使用棕榈油表达立场,例如不再与不符永续原则的供应商合作,或是强调反对摧毁东南亚原始雨林及生物多样性。

东南亚许多国家均以棕榈油做为农业收入来源,尤其以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为最,相关争议最近源于一段YouTube影片,嘲讽雀巢公司 KitKat产品广告,这段影片由「绿色和平组织」制作,其中一名员工打开KitKat巧克力包装,希望能「放松一下」,但一口咬下的不是巧克力饼干,而 是猩猩的手指。以下影片同样由该组织拍摄,反对雀巢公司使用非永续工法生产的印度尼西亚棕榈油。

因为这段影片,雀巢公司宣布不再向印度尼西亚棕榈油公司Sinar Mas合作,Team Orangutan指出:

考量到雀巢在产品内的棕榈油用量,该公司很难从采用永续工法的棕榈树中取得足够用油。

永续工作棕榈油根本不存在,适合土地也有限,要供应需求,势必会摧毁雨林,故我们应鼓励企业寻找替代性油源,除非企业改用其他食用油在产品中,这项问题永远不会解决。

雀巢的决定代表暂时胜利,我们要以此鼓励自已,相信自己能改变现状、改变世界。

Palm fruit, photo courtesy of Scott Parker

棕榈果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cott Parker

就整体而言,Team Orangutan警告:

印度尼西亚官员表示,他们希望至2020年,透过提高收成及种植面积,让全国棕榈油原油产量成长一倍,达到4000万吨。

由于印度尼西亚摧毁雨林,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国,每天也杀害数百只猩猩。

棕榈油并非必要用油,我们要不断教育、不断努力。

我们齐心便有力量,可以一同努力保护猩猩不受屠杀。

The Malaysian Agriculture博客提供马来西亚棕榈油发展背景,引述新海峡时报记者Ahmad Ibrahim的报导指出:

一年前,棕榈油还是明星,是国家经济支柱,棕榈油原油于去年3月3日突破4000马币大关,每吨价格一度达到4312马币,之后连续七个月左右维持在3000马币以上,创下历史记录。

棕榈油公司发放丰厚奖金给员工,许多投资人也获得高额股利,油棕榈农民也享受大笔收入,当时没有人预期棕榈油价格会跌至无利可图的情况,产业界多数人以为每吨价格永远都不会跌破2000马币。

这反映出绝大多数人对棕榈油产业充满信心。

近几个星期的情况却撼动民众信心,去年10月24日,每吨棕榈油价格已滑至1390马币。远低于4000马币的高点。

棕榈油产业发展之所以趋缓,部分原因或许出自于一篇Martin Hickman的调查报导,题为「棕榈油的罪恶秘密:你是否不经意地成为摧毁雨林帮凶?」,其中细述棕榈油如何摧毁原始雨林,并进一步致使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境内猩猩濒临绝种,这篇报导也获选为外籍记者协会媒体奖的「年度环境新闻」。

其中指出:

棕榈油自有其神奇之处,相较于黄豆或油菜籽每公顷产量只有0.5吨,棕榈油每公顷年产量高达3.6吨,油棕榈原生于西非, 果实一 经加温便会碎裂,故能很容易供不同产品使用,尽管其中会造成动脉堵塞的饱和脂肪量很高,但仍比氢化植物油健康,且对生产商而言,棕榈油还有另一项优点,每 公吨只要价400英镑,比黄豆、油菜籽或葵花油更便宜。[…]

印度尼西亚虽试图遏阻非法种植,但距离首都遥远处的贪腐情况相当猖獗,卫星照片显示,滥伐情况已深入婆罗洲国家公园九成地区,联合国环境计划指出,「最新估计数字认为,印度尼西亚98%的雨林将在2022年消失,而低地森林遭摧毁速度更快」。

由于这种植物用途众多,棕榈油一直是东南亚农业一大重点,Palmoiltruthfoundation便针对马来西亚情况提出反论:

马来西亚新增的油棕榈面积,几乎都来自现有橡胶、可可与椰子田改种,或是已标示为农业区的森林地区,且在全国3020万公 顷土地 中,只有600万公顷在「马来西亚第三农业方案」中列为农用,油棕榈种植地区亦未超出这个范围,此外,许多地区森林覆盖比例都超过六成,也远高于为猩猩栖 息地大吵大闹的已开发国家。

世界应看清这种狡诈又充满谎言的说法,看穿外表假象背后的真相,这种观点或许不符合直觉,但唯有透过教育与沟通才能厘清事实,这种方式才能揭露谎言与真假混杂的言论,不受CSPI及其他类似组织迷惑。

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执行长Tan Sri Yusof Basiron在马来西亚星报上,回覆多项有关永续及环保棕榈油的问题,例如在森林保护方面:

人们对丛林及自然森林保护的关心很合理,我们已划定特定保护区,保护所有丛林没有必要,「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多年前已 言明, 要维持森林多样性,只需保护全球一成森林,马来西亚超过五成土地都用来保护森林,这是我们在1992年里约地球高峰会所做的承诺,欧洲保护林地面积平均只 有25%。

人们对于棕榈油的一大质疑,或许在于相关产业一方面摧毁森林,另一方面却又不断宣传各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例如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博客指出:

General Mills因为该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记录而受到表扬,但本组织提出邀请时,该公司永续发展部门主管却拒绝讨论对于棕榈油的立场,显然不太坚持永续概念。[…]

在企业社会责任领域里,过去两周对General Mills等公司格外重要,因为在全球50家「最受赞扬企业」及「多样性名单」里,该公司分占第47位及第29位,这些奖项表彰该公司的全球声誉,至少在《财星》杂志和全球企业领袖眼中,该公司尚有声誉可言。

但这一小群人不知道,因为油棕榈种植面积在印度尼西亚不断扩大,令全球无数原住民及濒临绝种动植物受到威胁,这也是拜General Mills之赐。

有些计划试图改善现况,却遭人指控变成「表面绿化工具」,Canadians For Climate Change Action博客提到:

环保人士指出,「永续棕榈油圆桌会议」原本是为改善棕榈油生产过程,但却成为单一非政府组织背书的「表面绿化工具」。

「永续棕榈油圆桌会议」最初是由「世界野生动物基金」成立,希望帮助企业以永续途径生产棕榈油,但环保专家认为这项计划不仅无效,还成为遮掩不良行为的假象。

Valerie Phillips是「绿色和平组织」在巴布亚纽几内亚分部的森林事务人员,她指出,「这项计划为企业提供环保外衣,并鼓励提高消费,正是造成问题的原因」,巴国是全球受棕榈油产业冲击最深的三国之一。

Rainforest Portal网站报导,全国31国逾80个组织共同签署一封公开信,于2009年送交「永续棕榈油圆桌会议」及「世界野生动物基金」,呼吁这些单位停止为企业美化表面,也停止认证不符合永续标准的油棕榈田,网站指出

公开信写道,经该组织认证的棕榈油公司需为更多社会及环境损害负责,包括影响当地民众生计、毁坏雨林及泥煤地、污染土壤及水源、造成全球暖化等,因此「单一栽种油棕榈永远无法永续,而认证只是加速种种破坏行为」。

虽有这些负面示范,多数人还是在努力发展「永续责任棕榈油」,例如国际非营利机构Forest Trust便为欧洲零售商,规划一套负责任的棕榈油采购原则,该组织网站指出,因为知道「永续棕榈油圆桌会议」所受的批判,故希望能号召一群食品制造商,以建立监督及追踪制度,确保油棕榈田能符合严格标准,并提供农民相关技术指导,尤其帮助小农获得认证。

Peak Oil网站的结论是:

棕榈油产业造成印度尼西亚及各国热带森林砍伐及温室气体排放加剧,上星期召开「国际油棕榈与环境会议」,就是希望从产业界找到解决之道。

棕榈油产业能否解决森林砍伐问题,至今在制造商、生产商、零售商、环保团体之间没有定论,有些人甚至认为,永续棕榈油产业根本是种矛盾概念,另一方 则觉 得,对于棕榈油的种种批判,只是已开发国家欺压贫农的手段,在其他油源产业竞争对手资助下,打造出动植物灭绝及气候变迁的迷思。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