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皮草与时尚趋势起落

若各位认为经过无数环保团体及动物权人士奔走,再加上库伊拉夫人(Cruella de Vil)等角色的坏形象,让穿皮草已经过时,各位最好再想清楚些。

时尚界在二月既忙碌又疯狂,纽约、巴黎与米兰各地陆续发表秋冬服装,模特儿在伸展台穿着大量皮草,足以让动物权人士及环保团体气得跳脚。

在全球暖化与诸多动物濒临绝种的情况下,一般认为人类应会恢复理智,重新思考自己的行为,但情况似乎并非如此,西方时尚界仍继续使用大量皮草及异国风情的动物产品,不断鼓励产业界大量屠杀许多濒临绝种生物。

A dealer's bounty at the Quartzite annual show for art and crafts. Image by Flickr user cobalt123.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Quartzite年度艺术与工艺展上的经销商展示品,照片来自Flickr用户cobalt123,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例如藏羚羊下腹皮草用来制作全球最昂贵的披肩Shatoosh,外界也称之为「死亡披肩」,每三只羚羊才能制作一件披肩,这种产品精致柔软程度能够穿过戒指,故每件在国际市场要价5000美元至20000美元,但连新生羚羊与刚生产后的母羚羊也难以幸免。

WWF指出,过去20年间,藏羚羊数量已减少五成;「西藏高原计划」表示,美国时尚业对Shatoosh披肩的需求,每年造成最多20000只藏羚羊遭到杀害,若此速度不变,这种动物在未来三年将会绝迹。

Uma and Hurree的博客Animal Rights India中,认为畜养藏羚羊和冰岛的棉凫不同,无法遏止这种动物减少的速度。

但各位,棉凫现在是受保护动物,冰岛农民捡拾自然掉落的羽毛,而不会伤害鸟类,但要取得Shatoosh羊毛,一定得杀害藏羚羊。

他们接着提到:

每次为了想将长披肩穿过戒指,就要杀害三只美丽动物,这样根本不合理,何况是畜养它们只为杀害取毛?

Raja Basu认为:

「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已完全禁止国际藏羚羊产品贸易(包括Shatoosh),这种产品进口至许多国家皆属 违法, 其中也包括美国,讽刺的是,Shatoosh产品在美国时尚产业如此流行。虽然法规已存在,相关贸易却从未消失,光有法律并不足够,大众必须强烈反对任何 牵涉Shatoosh贸易的人士,应该以广泛宣传教育一般民众。

不过西方国家博客也有些不同反应。

Rachel Menashy在博客写道:

一,人们在餐厅食兔肉,他们杀害兔子后,让你我当成晚餐(我要强调自己从未吃过兔肉,所谓「你我」是指在餐厅吃兔肉的人),为何兔子可以列入餐厅菜单里,人们却不能穿皮草外套?兔子烹调前一定得脱皮,这些皮毛又该拿来做什么?

二,如果皮草外套是陈年货,就比较可以接受吗?为什么?

三,兔毛与貂毛有高下之别吗?有些人觉得兔毛没那么糟,因为兔子并未如貂一般濒临绝种;另一方面,是否因为人类把兔子当成宠物,所以穿兔毛比貂毛更残忍?

四,若某位顾客拒绝购买陈列在店家内的皮草外套,也会有其他人买下…

五,凯特摩丝(Kate Moss)等榜样该穿着皮草出现吗?她的穿着风格会影响无数女性,她是否因此建立坏印象吗?

Denise则留言回应:

一,我宁愿穿兔毛,也不要吃兔肉,吃掉它们感觉较难以接受。

二,陈年外套应该回收,我也绝对支持此事。

三,貂是野生动物,它们的毛皮较抢手,而且有些貂并无灭绝危机,为何不能穿貂皮?

四,同意。

五,我不在意任何人穿皮草,凯特摩丝只是证明这不是什么坏事,太多人都坚称「皮草是坏东西」,但我猜许多人都吃肉、也穿皮衣,这样有何不同?

不过Barry Williams在www.helium.com的文章「穿皮草无关道德」中留言:

若我们杀牛取皮、杀鳄制鞋、杀鹿制皮,也不觉得有任何不道德之处,为何穿皮草就是不道德?我觉得杀害动物只为取板并不道德,真是很浪费,除了皮之外,我们几乎没有浪费牛的任何部分,肉牛也是我们的饮食来源。

人们对此事有各种看法,不过「美国人性学会」指出,加拿大去年杀害五万只海豹,今年将杀害388200只海豹、灰海豹与冠海豹,都是因为人类的皮草需求;Fur Council of Canada网站则呈现2010年时尚趋势中,穿着各种皮草的名人与风格。

美国与西方世界常决定全球时尚趋势,但在这些国家里,法律却不足以抑制人们的贪念,「国际皮草贸易联盟」博客指出:

人们看待皮草态度变化「与皮草贸易有关,例如落实『来源保证』,确保皮草来自具备动物福利规范的国家」,这显示人们注意到 皮草产 业已在努力,要改变外界对这个产业的落伍印象,我们是个透明且规范健全的产业,主张维持动物福利高标准,也欢迎时尚设计师及欧洲委员会支持我们,欧洲委员 会最近亦认可『来源保证』标签的重要性。

有些时尚设计师颇受皮草业者喜爱,他们表示,「瞭解人道制作过程后,便有信心使用皮草」,但这种信心是否出自于缺乏研究或知识?根据一本濒临灭绝动物手册指出

纽约奢华百货公司Bergdorf Goodman于1995年宣传时,声称Shatoosh是种「高级且稀有」的素材,还发表错误言论,指称这种羊毛虽来自西藏野山羊,但是毛料都来自「羚羊磨擦低矮树丛后自然掉落」,再由牧羊人捡拾而来。

倘若乱棒打死幼海豹大量杀害藏羚羊也算是「人道」,那么今日「人道」究竟是何意义?而人类还愿意为「时尚」之名放弃什么?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