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卢旺达种族屠杀16周年纪念

4月7日,卢旺达纪念大屠杀届满16周年,这起事件造成最高80万人死亡,至今全国仍无法脱离这股伤痛,纪念活动是为让人不要遗忘受难者,也在团结与和解精神下驱动国家进步向前,大屠杀幸存者回忆当时百日期间,人性荡然无存,许多存活者亦参与和解过程,试图创造永续共存的环境。法国总统萨柯奇 (Nicolas Sarkozy)最近访问首都奇加里(Kigali),并与卢旺达总统卡加梅(Paul Kagame)共同召开记者会,承认1994年曾「犯下错误」,博客讨论「大屠杀纪念日」的意涵(相关活动持续一星期),也论及卢旺达国际关系的复杂程度。

图西族(Tutsi)幸存者Norah Bagarinka回忆当时自己遭民兵拦下来,后来幸运遇上家中园丁也是民兵而脱困:

他带着我、我母亲和另外三名女子走到另一个树丛,拿些树叶包紥我的手之后,告诉我们:「快跑,快跑才能保命」,他也向我们道歉。

Voices of Rwanda计划记录卢旺达民众的生命故事,不只是大屠杀故事,而是他们的一生,一位幸存者的证言提到,为何她觉得必须记得一切并留下记录:

若我未说出故事就默默死去,我的后代也会断绝。

(更多计划相关资讯,请见The Hub at Witness网站这篇文章

博客Mamadou Kouyate张贴文章,记录联合国维和部队里,澳大利亚军人对Kibeho大屠杀的记忆:

许多退役军人都深感愧疚,因为他们当时未能尽力拯救生命,他们无法捍卫无助民众,[…]最后只留下大屠杀的恶臭,以及遭战火遗弃的可怜孩童在路上游荡,孩子所目睹的死亡与败坏景象令他们深深受创。

今年共有二万人参与和平体育馆的纪念活动,气氛平和振奋,Sara Strawczynski描述在首都街头「纪念游行」实况:

我在卢旺达居住担任Kiva研究员的几个月中,很难将此地曾发生之事与日常经历连结在一起,首都奇加里是座安全、干净又美 丽的城 市,郊外绿地美得令人屏息,[…]但卢旺达种族屠杀的影子始终存在,[…]我们曾见过两批囚犯,他们因为穿着粉红、橘色与蓝色的囚衣而很显眼,卢 安达监狱里,满是背负种族屠杀及战争罪刑责与罪名的人,国民受监禁比例在全球也名列前茅。

Jenny Clover出席Nyamata教堂纪念活动,当年这里有上万人遭杀害:

Nyamata教堂里,满是上万名死者的衣物,无数件衣裤、洋装和幭子堆叠在长椅上,这些东西在眼前逐渐混杂成单一画面, 只是一 大堆残破衣服从乱葬岗拾回,凶手当时企图掩盖所为,[…]Nyamata教堂纪念活动还有许多值得记录,无数颗头骨整齐地排列在冰冷的地下室,有些上 头还留有明显的刀痕…

Jina Moore是第二次在卢旺达参加纪念活动,她在「有责任出席与缺席冲动」两种情绪间不断挣扎:

许多人依据记忆标明历史,其他人虽然案发时在海外,并未目睹屠杀实况,但仍记得家族失去的亲人,但这不是我的记忆,今日我 当然花 较多时间想念幸存的朋友,听着朋友描述的故事,想到那些失去亲友的家族,感觉彷佛也认识他们,或许在这一天,我会把部分时间留给他们,当地有些人常讨论, 这些纪念活动是否打扰某些人,但不参加活动是否又显得失敬,我还找不到定论。

当地许多博客都提到卢旺达与国际社会的复杂关系。

Stephane Ballong指出,卢旺达与法国的关系仍有些紧绷:

2008年8月,卢旺达重创与法国的外交关系,扬言要审判33名法国籍人士,在长达500页的报告中,卢旺达政府批评法国涉及种族屠杀,这份文件亦证实,法国13位政治人物与20位军人都与种族屠杀直接相关。

Christophe Ayad进一步说明这些指控内容,都将收录于名为「La France au Rwanda」的档案中:

在「Up in the Bisesero Hill」这个段落中,Jean-François Dupaquier透过GIGN部队成员Thierry Prungnaud的证词,描述l'opération Turquoise行动第一天的故事,这是个半人道救援的军事行动,希望阻止大屠杀,Thierry Prungnaud在特别行动司令部指挥之下,出发负责侦察工作,他许多天都无法瞭解状况,他在出发前获知的资讯是,图西族打算歼灭胡图族,我们要保护他 们、终止大屠杀[…]他的工作是要收集现场资讯,判断「卢旺达爱国阵线」(FPR)游击队所在位置;但实情却完全相反,图西族遭到胡图族杀害,而「卢 安达爱国阵线」根本不是凶手,而是企图阻止杀戮。

不只是法国遭指控涉入卢旺达大屠杀,Mamadou Kouyate转载Michel ChossudovskyGlobal Research网站刊登的文章,其中指称卢旺达战事及种族屠杀都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这些指控与悲剧创伤,都让卢旺达外交及政治处境更显复杂,国内博客担心2010年8月将举行大选,政治紧绷气氛可能会再次升高,Jean-Marie Vianney Ndagijimana认为在野党FDU-Inkingi在种种情况下受到迫害,例如拒发护照、警方任意调查、肢体威胁等。

全球之声法文版译者Abdoulaye Bah协助提供本文部分连结,去年博客对纪念日反应请见Elia Varela Serra的报导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