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校园血案和社会病态

中国这五星期内共发生了五起校园血案。受害者皆为无辜的幼儿园和小学儿童,凶手都是社会不公的受害者。社会为冷血凶杀的祸首,但是主流媒体却被告知不要对案件进行深度调查。

以下为这五起血案的摘要

3月23日,南平郑民生杀8名小学生
4月12日,合浦男子砍死8岁小学生
4月28日,雷州男子砍伤16师生
4月29日,泰兴男子幼儿园内砍伤32人
4月30日,山东潍坊一男子闯入校园打伤5名学生后自焚

ChinaSmack翻译了对血案的一些立即反应。许多人认为,孩子们成为了社会不公复仇行动的受害者,他们批评凶手不攻击政府官员而攻击小孩。事实上,一张在网络上透过电子邮件流传的照片是家长在一间幼儿园外面贴出的口号,上面写着:「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

school-slogan.jpg

这些事件与杨佳杀警事件相似,对社会都造成了深刻的影响。如同twocolds指出

在最近的变态凶手杀人事件中,他们都选择了幼儿园和小学,相信在很多想报复社会的人心中,去幼儿园小学杀人成为了一种时 尚,因为在杀人过程中,你将遇到最 少的抵抗,杀掉最多的人,造成民间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报复社会手段。除了杨佳以外,几乎所有杀手都挑选了向弱者下手。这个社会没有出口,杀害更 弱者成了他们唯一的出口。

难怪政府宣传部迅速的要求新闻媒体和各大网站停止在首页放上相关新闻。china/divide的Kai Pan解释说这与上海世博会不无相关。但无论如何,政府有给这些孩子们正义吗?Twocold批评说:

在泰州幼儿园杀人事件中,新闻被控制了,这些孩子们生不逢时,死更不逢时。在相关部门的认识里,在这喜庆的气氛里,这事当 属杂音。我们只知道,泰州幼儿园 杀人事件中,受伤 32人,政府和医院一再强调,无一死亡,但是坊间又传说,死了多个孩子。你说我应该相信谁呢?相信政府吧,那为什么他们禁止家长见到孩子呢?

china/devide上,Stan Abrams总结了一些「报复行为」的社会意义,包括精神疾病、收入差距、缺乏控制。然而,许志永指出,不论是掩盖事实或加强安全控制,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巨大的事件如果仅仅给我们带来社会管理技术上的修补,我们就失去了更大社会改进的机会。这些事件,尤其是短期内连续发 生一系列事件,一定具有更为深刻 的社会意义,如果我们拒绝承认这种意义,该事件的结果可能会朝着相反的方向。以个人恐怖主义五个要素来分析:社会背景 – 拆迁,社会保障缺失,社会不公等等,这些问题在有的人的头脑里聚集并强化;主角 – 个性偏执的个人,但如果连续出现极端个体,这就说明社会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受害者 – 社会中最弱者,需要指出的是,一个人能够把行凶对象指向幼儿园的孩子,这需要巨大的力量给自己内心填充「合法性」,这些力量来自社会问题的各种信息;震撼 性 – 该事件成为一个巨大的公共事件具有内在必然的逻辑;社会整合 – 如果一个社会回避巨大公共事件的深刻含义或者失去了整合的能力,该社会事实的意义可能是强化某种本已存在的失落情绪,这是悲剧中的悲剧。

校对:Soup

1 则留言

  • […] 血案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全球之声》引用了多位网络名人的评论,讨论了校园血案和社会病态。美联社的报道称,一系列校园血案是典型的“模仿犯罪”,凶手通常都是孤僻的男性,社会学家认为这些案件反应了社会忽视精神疾病和压力增加所导致的悲剧性后果,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导致的严重社会不平等则是内在原因。《纽约时报》报道,政府试图压制血案报道,也许是为了防止“模仿犯罪”,但也有可能是为了降低涉及中国社会内部不稳定的任何言论的重要性。河南的报纸《大河报》指责了政府官员的不作为,认为通过压制媒体报道来维护社会稳定的做法是极其错误的。针对弱势儿童的做法明显是为了表达对社会的不满。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Ma Ai说,过去30年中,人们过多的关注了物质需求而忽视了精神发展,迅速变化的社会环境对人的性格有巨大的影响。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