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其顿:博客庆祝1945年击败法西斯

许多马其顿博客一同庆祝马其顿于二次世界大战击败法西斯阵营的历史。

在马其顿于1991年独立之前,战胜法西斯纪念日是在五月九日,当天虽然为假日但是也要上班,五月十五日则是另一个庆祝日,也是南斯拉夫获得最终胜利的日子,因为有部份法西斯主义者在官方投降之后继续作战。在后来的岁月里,这一传统渐渐被舍弃,特别是右翼的政府汲汲于否定“共产党员”解放国家的功劳。

过去十年里,很多人乐于庆祝欧洲日,认为欧洲统合是马其顿长久为了自由与繁荣努力奋争的成果。”Blagoj Kirkov”小学的部落格记载了[马其顿文] Veles城市的庆祝活动。

然而,或许因为后来扩大的反民主趋势,包括重新以有利于法西斯夥伴的角度编纂历史,适逢今年为战胜法西斯65周年纪念日,部份部落客就利用此机会,以莫斯科的庆祝活动来引起大家注意此重要事件。

Andrej发表了 [MKD]一份伦敦每日邮报在1945年五月九日的头版扫瞄档,并写道:

历史会重复,如果我们没有学到教训。
愿[法西斯主义]永不再现。
向所有为自由牺牲生命的人致上感激

Zoriv 发现有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在一万名俄国军人展现其国家的军事武力的同时…

…美国陆军也首次在红场上行军。除了美国军队以外,队伍中还包括了英国、法国、波兰等国的士兵,作为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联盟一同游行。

有一些Facebook的用户对于马其顿军队没能参加在莫斯科的游行感到沮丧,而这种沮丧的表现中最糟糕的就是藐视法国的地位,以及讽刺美国国族主义者开启伊拉克战争。

另一方面,网志Davel这篇文章刊登了马其顿总统于莫斯科站在其他国家领袖旁边的照片,文章下头Hemicharot留言表示:

…这种国际场合的公开性质顿时荡然无存,完全没有关于我们三军统帅在那里作些什么的资讯。主流媒体的线上版只刊登出一张游行的笼统大合照,加上一张总统的旧照片。这样看来,他真的得亲自去参加吗?

VBB 当时就在莫斯科的游行现场。他针对胜利纪念日游行的现场做了第一手报导[马其顿文]:

红场的入口是游行的固定出发点,有入场券才可以进入:包括二战老兵、外交官、记者等等身份才能获得,因此我是在Tverskaya街上跟其他一般老百姓观看游行。游行结束后,广场对外开放,庆祝仪式包括晚上十点的惊艳烟火秀。烟火秀之后,上千人同时走进大街小巷,高喊、高歌、挥舞旗帜。传统音乐会由歌星合唱军歌结束,最后一首歌是1970年代的长青歌曲“Den Pobedy”(胜利纪念日),由Lev Leshchenko演唱。

此外,VBB 也发表了当天一般人的活动照片,像是高高兴兴地购买上头挂着红色星星的苏维埃军队“驾驶员”帽子。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