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非:橄榄球参与社会转型

运动项目在南非仍带有种族色彩,社会普遍认为足球不属于白人,而橄榄球的白人印象则特别明显,许多人曾试图改变这种观感,今年橄榄球赛Super 14则是南非民众间长久以来,国族建立最重要的一步。

在Orlando海盗队索威托(Soweto)地区主场的公牛队球迷,照片来自pessimistincarnate.blogspot.com

Super 14联赛始于1996年,是南半球最大橄榄球冠军赛,14支队伍来自澳洲、纽西兰及南非等国,在14周内相互捉对厮杀;前四强则一对一竞争,待两支决赛队伍出炉后,则于积分较高队伍的主场决定冠军。

Loftus Versfeld球场是普雷托利亚(Pretoria)地区公牛队的主场,今年也将作为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其中一座场馆,但有一项问题:公牛队在比赛中一路 挺进,却陷入一项困境,无论是与纽西兰十字军队的准决赛,或是南非开普敦暴风队进行决赛,都无法在主场出赛,到底该怎么做呢?

笔者家族搭乘小巴计程车至索威托,照片来源:笔者家族相片

笔者在个人博客At Random于准决赛前,在2010年5月22日撰文指出:

公牛队大可选择Gauteng地区任何一座橄榄球场,但他们最终却决定要索威托地区的Orlando运动场,这是 Orlando 海盗队的主场,国内一般认为这是传统上足球(与黑人)较强势的地区;许多公牛队球迷将初次造访索威托地区,这听来很疯狂吧?索威托距离普雷托利亚不过一小 时车程,但很多人却从未涉足。

Pessimistincarnate后来则提及准决赛:

来自Centurion的Renier及Ronnie Botha表示:「这是个很棒的经验,希望公牛队未来还能前来此地,我们初次前来索威托,非常愉快,接送区运作井然有序,毫无缺点。」

来自索威托的Tshepo Moeti表示:「我通常都在电视上看橄榄球,这次是第一回坐在球场,感觉很兴奋,球迷都很棒。」

Piet van Zyl将车子停在Centurion,他表示,「我对整个系统很满意,场馆也很棒。」

Mhambi指出

公牛队或许觉得Orlando和Loftus没两样,但球员如今获前总统曼德拉(Nelson Mandela)前妻Winnie Madikizela-Mandela邀请,成为索威托人民的一份子。

Mail & Guardian》报导,政党ANC亦出席这场比赛,

恭喜暴风队与公牛队进入国际赛决赛,将在Orlando运动场出赛,ANC表示,这将给予索威托居民不同的橄榄球体验,白人球迷亦有机会学习国内多元性。

ANC秘书长Gwede Mantashe、财务大臣Mathews Phosa及全国执委会成员Winnie Madikizela-Mandela都预定出席比赛。

「对于橄榄球联盟将比赛订于索威托举行,ANC领导阶层相当赞扬这项决定,将会打破国内仍存在的种族隔阂,并强化国族建立的和解气氛。」

图图大主教(Desmond Tutu)亦感兴奋:

公牛队主场无法使用后,便决定将比赛移至索威托,而非选择其他更传统的橄榄球场馆,南非所有民众都应为此大声喝采。

彩虹国度,照片来源:http://mhambi.com

或许Basha Pillay的说法,最能够反映南非民众此刻心情:

五年前,你能想像Super 14联赛的准决赛在索威托举行吗?能想像场边一片蓝海、人们吹响无数Vuvuzela吗?这幅景象让我以身为南非人为傲!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