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二十一周年,莫忘天安门事件

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六四运动)二十一周年的日子,中国知识份子、前抗议领袖、行动份子、博客、作家、一般民众告诉我们他们为何拒绝忽视这场事件的恐怖,并且为了能记住过去,勇敢的提出见解,表达他们会如何面对未来。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国政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领导的民主运动,造成了上百位民众死亡。至今,该事件仍然是中国在政治上最敏感,并且最遭受压制的话题之一。

TankMan-375x247.jpg

冉云飞,成都的一位作家兼行动份子,指出每个人应该做的行动:

我认为我们纪念六四,不仅是要说出真相,更要从具体的实事做起。一是更为广泛地调查六四死难者名单,不只局限在天安门母亲 群体,我们每个活着人特别是亲历 者都有这个责任,使伤残资料更为具体,只有在事实的基础上,才能使六四遭遇的屠杀更加大白于天下;二是力所能及地帮助死难者或者伤残人士的家人,不在于你 每次捐多少,而在于你持续的帮助,让对方感受到一种前行的动力;三是关心六四事件进过监狱的受害者,特别是关心那些底层民众——亦即被诬为暴徒的六四受害 者,使他们能到一些基本的救助,六四事件的关注不只止步于有话语权的知识份子圈子当中;四是对六四事件作一个编较详细的编年(月),包括后来所出的各种资 料(书籍、光碟、文章等,包括各语种),使得《六四事件编年史》逐渐完善,帮助更多的人快速准确地瞭解历史。

王丹,当时的抗议学生领袖,表达即使中国在这二十一年来有极大的发展,中国人不应该忘记这起事件的理由:

第一, 虽然已经21年了,虽然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变化。我们看到刘晓波因为言论被判重刑,请问,这 与文革时期有变化吗?我们看到司法制度不能独立行使社会功能,人民有冤屈只能通过上访的方式申诉,还要受到打击迫害,这与70年代末期有什么不同?我们看 到,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不满逐渐积累,这会比80年代更加进步吗?任何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蒙住自己的眼睛,只去看那些变化的部分,而不去看那些没有 变化的部分呢?既然很多在1989年导致学生上街的问题依然没有改变,我们,凭什么忘记?!

第二, 虽然已经21年了,当时作为镇压一方的政府,有一天忘记六四吗?大批流亡在外的国人至今不能回国,只因为他们不愿意按照使馆的意愿,承认自己当年的行为是 错误的,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今天在中国,六四仍然是最敏感的词汇,不要说民间,连官方都闭口不谈,这样的敏感度,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那些天安 门母亲们,他们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如果他们申请去天安门广场,为自己死去的孩子点燃一支蜡烛,政府会同意吗?这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开枪杀 人的那个政府,他们一天也没有忘记六四。我的问题是:如果,作为杀人者,都没有忘记;我们,凭什么忘记?!

天安门母亲,一个由事件受害者的父母、亲戚、朋友组成的团体

中共权贵集团向来奉行这样的潜规则∶谎言重复千百遍即成为事实;哪怕是众目睽睽的事,如果人人「知其白,守其黑」,久而久 之,则 如黯然无所见。中共权势者长期以来搞「强迫遗忘」,不准提及有关「六四」的一切,以至于一些80、90后的年少者竟不相信二十一年前中国大地上发生过一场 灭绝人性的杀戮,即使偶有耳闻,也是瞠乎其后。中共当局自以为得计,以为这样做,就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甚至可以把「六 四」这笔血债远远地甩开。然而,我们从1993年6月最早公布的16位死难者起,到后来的96位,155位,186位,196位,直至今天的203位,这 一个一个都是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人啊!可是霎那间他们都一齐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却都赫然在目,谁能掩盖得了,谁能抹杀得了?! 二十一年前的大屠杀铁板钉钉,无可逃遁。现如今中共权势者营造了光怪陆离的「和谐世界」,如果你们尚存的一点良心未泯,那么在度过了白天的喧嚣之后,剩下 来的定会是无边无沿的恐惧!长时间滞留不去的恐惧!

崔卫平,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位教授:

那些尽一切可能压制善意言论的人们,扼杀个人与社会基本伦理、捆住基本善行(比如谭作人) 的人们,剥夺民族记忆从而剥夺一个民族自身成长空间的人们,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否知道这样做对于我们民族的今天和明天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他 们是否有一刻想过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起某种责任?结果很可能是,某一天他们即使想要承担,也是他们所承担不了的。到那个时候,谁来为这一切埋单?实际 上,二十一年来,我们整个社会为此而蒙受的精神与道德的损失已经多得不能再多了,无数个人所蒙受的痛苦已经不能再累积了,我们民族所付出的代价,已经昂贵 得不能再昂贵了。

张祖桦,《我的一九八九》(内容为记录该事件目击民众的访问,将于二〇一〇年在香港出版)一书的序言:

自由和幸福的生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要靠无数中国公民守望相助、坚持不懈、前赴后继地去努力争取。鲍勃。甘乃迪说得好:“ 一个人 每次为一个理念挺身而出,或为改进他人生活而努力,或向不公出击,他传递出的希望仅产生很小的波纹,而千百万不同能量产生的波纹互相交叉,就能汇聚成洪 流,并可冲垮阻挡我们的最坚实的墙。”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中国人在一九八九年携手并肩筑就的道义力量的丰碑,将永久激励着人们为追求自由生活和实现民主宪政 而不懈奋争!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