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鸠山首相辞职下台

贪污丑闻、承诺跳票、执政联盟跌跌撞撞,上述理由造成五月底时,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Yukio Hatoyama)政府民意支持率重挫至17%,最终迫使首相宣布辞职。

几天前,鸠山在电视直播现场,发表下台演说,表示希望「重建清廉的民主党」,有些人更认为这是他执政以来「最佳演说」。

民主党于去年九月大胜自民党后上台,终结自民党掌政逾40年的历史(只有1993年短暂例外),自欧巴马(Barack Obama)于美国当选总统后,许多日本民众期望国家也到达「改变时刻」,但不到几个月,社会便开始批判缺乏政治领导,关于冲绳美军基地搬迁问题必须得做最终决定时,鸠山坦承无能为力,让政府也分崩离析。

Seiken Koutai 2: The Wrath of Kan, by Curzon at 《政权交代2:菅直人之怒》,图像由Mutantfrog Travelogue博客的Curzon制作,经作者许可使用

Brad Rice在Japanator整理过去几天日本政坛的事件:

事情终于发生了,又见到一位首相任期不满一年就下台,自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之后,便没有人能承担领导日本政府的挑战。

民主党八个月前以「希望」及「改变」为名,从民主党手中取得政权,但很快便陷入种种问题的泥淖,国际上最知名者,莫过于美军在冲绳的普天间基地(Futenma)搬迁问题;国内则因为连串丑闻及党内影子领袖小泽一郎(Ichiro Ozawa)扯后腿,让政府倒地不起。

除了丑闻损及民主党形象,鸠山辞职主因据说在于失信,无法将普天间基地移至日本他处或国外。

Esquire批评日本媒体态度,总是报忧不报喜,从不关心政府任何正面表现,他亦呼吁读者负起身为选民的则任,因为他们选出的政府失败了。

媒体与选民不应忘记,无论是安倍、福田、麻生、鸠山,这些短命政府垮台,大多是我们的错。

对于这四任政府,我们是否真正公平地评量表现,并给他们足够时间证明自己?

[…]

问题在于,选民很少意识到,这些政府无论好坏,都是选民投票的结果。

[…]

为做个负责的选民,我们要运用双眼双耳,密切留意新首相的一字一句,在参议院选举之前,我们要运用大脑,想想新首相在位能否带来实质成果。

最后一刻建言,照片来自Roberto De Vido,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6月4日,民主党决定由前副首相及财政大臣菅直人(Naoto Kan)担任新党魁,必须要经过天皇授予,才能正式成首相。

许多日本民众记得菅直人于1996年担任厚生劳働大臣期间,曾揭露部会试图掩盖的爱滋血液污染丑闻。

Tobias Harris在Observing Japan网站上,评估菅直人身为政治领袖的特质与资历:

他向来坚守信念,亦有部会首长经验(鸠山正好欠缺此项),又强调开放政治,菅直人或许最适合带领民主党政府重建公共信心, 并领导 政党在下个月参议院选举还能有所表现,鸠山政府当初上台首务,就是要在自民党执政扭曲多年后,重建民众对政府的信心。菅直人政府的首务,则是在自民党执政 扭曲多年、鸠山政府执政扭曲九个月后,重建民众对政府的信心,若大众不信任政府,很难想像日本能如何脱离经济停滞期,如我先前所述,若大众不信任政府动机 诚恳,不相信政府会坦承说明如何花费公帑,任何政府都无法要求提高消费税。

Sora wo Minagara回想菅直人年轻时的政治表现:

菅直人年轻时,总全心投入政治,态度与能力都很好,我对他期望很高。

我觉得政府真的要开始改变了,政治真的开始着眼于弱者,民众必须密切留意,瞭解公民导向的政治如何发展,又是谁以何种方式接受挑战。

经济学教授、知名评论员兼博客池田信夫(Ikeda Nobuo)对新总理仍有怀疑,他担心民主党大老小泽一郎(Ichiro Ozawa)的影响力,因为许多人认为,小泽涉及重大丑闻,才造成执政党人气下滑,池田也忧心小泽将继续拖累民主党。

民主党应以过去错误为师,建立自己的政府,摆脱小泽的影响力,若现状不变,政事不断出轨,问题无止尽延宕,我们终将卷入财政灾难,永远无法翻身,我不确定谁会是最佳人选,但我确定绝不是菅直人。

鸠山组阁仅八个月便瓦解,许多日本民众都和Yukkuri Nonbiri一样,不知菅直人是否即为最终人选:

菅直人政府诞生,但我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更光明?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