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斐济:土地所有权难解

土地所有权在斐济牵涉到种族与文化,粮食进口亦与日俱增,故成为国内极为迫切的一项问题,现有制度自七零年代中期脱离英国独立后不久,便延用至今,故现任军政府计划于近期开始改革。

在法律规定与复杂传统之下,国内300座岛屿中,87%的土地归斐济原住民所有,政府拥有6%,其余土地则开放各种族人士买卖,印度裔斐济人当年由英国殖民政府运来,协助生产糖品与椰干,如今虽然占总人口四成,却大抵毫无土地所有权。

独立后首任政府自认在1976年化解土地所有权争议,建立30年租约系统与租赁架构,但地主长久以来都抱怨,若政府介入协调租约,租金总是相当微薄;多数租约后于1997年至2001年陆续到期,只有约25%顺利展约,约半数土地转租给其他人,还有三成未再出租。

这种现象迫使许多农民不分族裔,都得涌向都会区谋职,租约失效后,也连带造成斐济制糖业没落,这项产业过去一度占GDP的12%,更聘雇全国近三分之一人口,今日制糖业在GDP占比已滑落至3%;另一方面,斐济粮食进口比例大增,政府则试图扶植农业计划,希望生产更多粮食供应内需。

Crosbie Walsh认为,政府必须谨慎行事,并在进行任何改革之前,尤其涉及开放外资投入地产相关产业时,尽可能获得更多人支持。

他在Fiji: The Way It Was, Is and Can Be部落格写道:「不可否认,我们必须改善土地商业利用情况」:

不过仍有些重要但书:原地主与土地不能受到财务及环境滥用,地主必须从中获益,并纳入协商之中,现有承租户及国内投资人亦应获得参与机会。

外籍地主不可位于多数,投资必须为斐济带来显著利益,尽量聘雇及训练本地民众,外资若出售持份,国内所有人必须占多数,外资也得纳税,更要确保这些项目能够落实。

虽然土地所有权及其他重要议题都得尽速处理,先前若经过广泛公开咨议,立法才有正面效果,新规定会如何形成,很值得后续观察。

Corruption Fighter在Fiji Democracy Now博客表示,政府计划很可能失败,因为领导人不了解土地所有权与制糖业相关的真正议题。

总理不明白在1976年制定的ALTA法中,设定30年租约及租金对地主有利,除非租金定期调整,否则实际价值就会下滑…

ALTA法规定,必须先重新计算土地资本价值,才能得到租金指数,这项程序很缓慢,条文又相当松散,除非政府部门善尽职责,否则许多租户都缴付极低租金。

2001年时,澳洲国立大学的Padma Lal与南太平洋大学的Mahendra Reddy估算,每公顷土地平均租金为66.63美元,而平均生产成长则为2188美元,这段时间以来,特别是因为去年货币贬值后,燃料及肥料等生产成长大幅成长,但租金是否有按比例调整?没有,因为在ALTA法规定下,租金无法变动。

制糖业若要存活,需要大片农地、无法负担机具的农民,以及合理的肥料用量,农民的产能若能提高,便应能负担更高的租金。

Fiji Today博客张贴传闻中,政府可能提出的改革方案,文章标题是:

希望传闻只是谣言,否则就是一场灾难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