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地铁座位世代争夺战

在韩国地铁里,不同世代争夺座位的场景每天上演,互联网上出现许多文章,都提到争抢座位时出现口角或肢体冲突,也有许多人抱怨高龄者各种恶意及不当行为。

外籍人士初次前来韩国时,对于没有人敢坐地铁车厢四角的三个座位,可能会觉得奇怪,十多岁或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若坐在这些位置,只要看到貌似60岁左右的人走近,就会立刻站起来。

这些博爱座在韩国称为Noyak,主要保留给老弱妇孺,不过总是由老人独占座位。

国内媒体及博客都曾提到,高龄人士以各种激进行为霸占座位,例如赶走疲倦学生、上班族及年轻孕妇,还有不少老人直接用拐杖将年轻人打走或推走,以言语责骂年轻人的情况也很常见,有些人甚至辱骂年轻人没有家教,不懂得尊敬长者。在这些冲突中,年轻人若回嘴,常会演变为叫嚣、肢体冲突,甚至因重伤或打官司而登上媒体版面。

《韩国日报》引述首尔捷运公司报告,指称此类冲突愈来愈常发生,一方是长者强占博爱座,另一方则是不想假装尊敬的年轻人。

首尔捷运公司(营运五号线至八号线)指出,去年共有121件与座椅争议相关的申诉案,今年自1月至4月则已累积84件,明显增加许多。

65岁以上长者乘搭地铁免费,许多老人也利用免费票,一路坐到终点站,Karsonic强调,由于韩国快速走向高龄社会,地铁增设博爱座很合理,但高龄者免费后,却造成庞大财政压力。

愈来愈多人提到,由于韩国社会日趋高龄化,博爱座显得不足,地铁公司决定增设博爱座,但问题是这些长者坐车一毛钱都不必付,故有些人滥用免费票,一路坐到最后一站「逍遥山」(Soyo Mt.)、「天安」(Cheonan)或「仁川」(Inchon),导致地铁公司损失惨重。

目前年逾60岁的长老都是韩战幸存者,曾经历独裁统治与剧烈社会转变,韩国在不到百年间,从农业、工业走向知识社会。

Yoon Tae指出,许多长者是韩国史上一大困苦时代下的受害者,当时仅少数优势阶层能接受现代教育,如今高龄者觉得自己遭到社会放逐。

韩国高龄者因为成长时期困苦,未曾接受妥善教育,随着年龄增长,他们更觉得需要补偿,也觉得权利受到剥夺…

由于韩国过去亟需重建国家,又要在经济发展上与朝鲜竞争,故社会各层面都快速成长,却牺牲少数族群的利益,Hayan111提到,韩国因为将经济成长列为优先,导致严重忽视少数族群权益,长者因而开始争取在社会的位置。

高龄者的地位如此低落,不只是因为他们无法融入快速变迁的社会,更因为韩国社会只专注于进步,彻底忽视保护高龄者的权利,若长者无法控制自己,人们自然不可能只因年龄而尊重他们,长者试图藉由占领地铁座位,重建一部分失去的尊严,但假使他们未因岁月而增加智慧与礼节,就不可能找到光凭年龄赢得尊敬的天堂。

地铁公司增设博爱座之后,遭到年轻人强烈批评,有些人甚至提议,设立高龄者专属车厢,但在乘客形形色色的首尔地铁里,冲突似乎仍然难以避免。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