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恐怖爆炸与政治态度

苏非教派在拉胡尔(Lahore)地区的Data Darbar圣殿,照片来自Flickr用户Ikhaninc,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巴基斯坦再度面临恐怖氛围,拉胡尔地区一座知名圣殿Data Darbar遭到攻击,媒体报导,这栋建筑物于7月1日遭到两名自杀炸弹客攻击,虽然安全戒护森严,两人仍有办法潜入后引爆自身上的炸弹,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丧生人数达45人,伤者约150人。

攻击事件发生后,巴国博客圈立刻涌入充满恐惧与愤怒的文章,多数人怪罪省政府安全措施疏漏,官方则不愿承认塔利班组织(Taliban)为幕后凶手,笔者在个人博客写道

整起事件中最糟糕的一点,在于旁遮普省(Punjab)政府仍维持草率否认的态度,PML N政党发言人Sideeq-al-Farooq公开在Samaa电视台的谈话节目中,表明省政府的立场,在他们眼中,塔利班是打造阿富汗辉煌统治时期的好人,他未再说明细节,节目内容并未逼迫他承认,塔利班组织如今已是恐怖份子,不仅杀害无辜民众,亦为国家安全威胁。

AhsanFive Rupees博客指出:

我觉得是爆炸发生地点最令人愤怒,若在拉胡尔、甚至是全国随意在街上询问民众,请他们说出拉胡尔最有可能遭到恐怖攻击的地点,Data Darbar多数时候都榜上有名,再加上近期拉胡尔治安频频出问题,例如上个月的Ahmadi清真寺攻击案、月市集攻击案等,一般人会觉得,Data Darbar应该已受重重保护,尤其是两天前,内政部才通知旁遮普省政府,已掌握有关攻击的情报,但安全准备却不如预期。

原本人们认为,塔利班组织攻击时,应该会避免宗教场所,此事却成为反例,显然对武装份子而言,只要与他们心目中的伊斯兰教不同,就能成为目标,塔利班隶属于相当严格的伊斯兰教分支Deobandi,认为前往圣殿等于是崇拜真主以外的人,称之为「shirk」,另一个分支Barelvis则同意信众前往圣殿或其他非传统场所,后者长期强调和平,向来拒绝诉诸武装抗争。

知名巴国史学家Mubarak Ali英国广播公司乌都文版的文章中表示,塔利班所属的Deobandi派系一直受到沙乌地阿拉伯支持:

Barelvis并未获得任何外国支持,Deobandi及属于Ahl-e-Hadees派系者则拥有沙乌地阿拉伯背书,他们的教育机构长期受Ahl-e-Hadees派系学者资助,也因为如此,Deobandi在政治及财力上都比较强大。

许多巴国民众亦指出,石油收益让塔利班组织经费始终源源不绝,Ale Natiq则在Facebook网站愤怒地写道:「所有穆斯林都应该起身反抗沙乌地阿拉伯输出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尤其是巴基斯坦民众,Barelvis、Ahmedis、什叶派、苏非教派、基督教徒,接下来换谁遭殃?」

他也引述多篇研究报告指出,沙国经费不断流入巴基斯坦境内的Deobandi教育机构,不断培养出更激进、更暴力的伊斯兰教。

多数博客一方面对攻击事件感到愤怒,也同时要求旁遮普省政府立即放弃旧有立场,承认塔利班组织确实存在于境内,然而至目前为止,省政府都尚未决定是否要挺身清剿恐怖份子,显然是害怕因此流失选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