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对于非裔秘鲁人的丧葬偏好

秘鲁作为一个有丰富种族和文化多样性的国家,一般人可能会认为秘鲁人习惯于见到和自己不同的脸孔和风俗,也能对彼此的差异有充足的尊重和宽容。不过,在秘鲁的社会里,事实是相当不同的。有台面下的也有公然的歧视例子全球之声也报导过一些事例

然而,时常会有一些特别的情况在乍看之下像是种族歧视,在进一步的调查后却发现不见得如此。近期一份由妇女与社会发展部(MIMDES)[西]所发出的公报引起了一场争论,该公报要求丧葬业者改变他们只雇用非裔人士做为抬棺人的政策,因为这正如商业日报[西]指出,是一种明显的种族歧视[西]。

这个争议,任何曾经雇用过这种服务或是参与过丧礼的秘鲁人都知道,是因为顾客而非业者宁愿选择由非裔人士来提供这类服务。博客Living in Perú发表了一份由这个领域的公司经营者发出的声明[西]:「Vilchez部长错了,并非我们有意展现种族歧视,是因为顾客要求我们在他们的丧礼提供非裔抬棺者。」之后又声明:「我们无法忤逆我们的顾客,如果他们要求非裔或白人抬棺者,我们会提供。」事实上,秘鲁的丧葬业者对使用非裔抬棺者时收取较高的费用。

为什么秘鲁人偏好由非裔秘鲁人来提供丧葬服务?博客Choledad Privada的Chuto或许有个推测并提出以下的问题[西]:

对那些出席在守灵仪式的人来说,这样伴随着「白色」苦痛的种族主义影像式又代表了什么?有没有可能是亲情与种族父权主义加上对其 他会关心我丧礼的人的需要所产生的的混合物(或是在一个纯由黑人所出席的守灵仪式理所当然也使用非裔抬棺者)?这样的习惯是否是由失去挚爱之人的悲伤所引 起?或许是有意或许是无心,但如果我们有较次等的种族/阶级的秘鲁人在国家俱乐部来帮我们擦鞋,帮我们端咖啡,在大西洋城市赌场帮我们开门,或是 Sheraton旅馆内一流的服务生时觉得放心,我们是否同样想让他们的肩膀把我们扛向另一个世界?

不论真实的理由为何,这都是一个随处可见的现象。所以有许多人感到疑惑许多人,种族歧视在哪里?是企业那方?是顾客那方?抑或是两者皆有?这个部门是否干涉了自由市场的事务?有些博客也提出了一样的问题。sNm的Martín Soto对于这个问题[西]写下了一些想法:

我不认为这是是一种对非裔秘鲁人的歧视,而是部长的误认(行文私人公司要求他们修改业务?)…妇女与社会发展部(不多也不少 的)透过部长发函给丧葬业者的举动并没有解决非裔秘鲁人社群的相关问题;为抬棺者担心,要求丧葬业者修改业务,不但逾越了其职责,更是在次要问题上浪费公 共资源。

并在该文章的结尾反省:

在这个领域,应该要雇用什么「阶层」或是「种类」的人?这个职业是否不庄重?或是这些人玷污了这份职业?当我们在讨论种族歧视的时候,我们又是在讲什么?

博客El Gato del Hortelano的Álvaro Zapatel对种族主义加注释[西]:

丧仪业者对消费者提出的服务需求做出了回应,一般来说消费者偏好以非裔秘鲁人做为抬棺者。这可以说是消费者方的歧视,丧仪业者仅仅是提供基于要求的服务。

显而易见地,以抬棺为生的非裔秘鲁人只是行使自己的工作自由权。明显地,也能反过来说,那些想在我国工作的非裔秘鲁人缺乏工作机会,而且不幸的是,必须工 作但在其他领域中却欠缺工作机会,他们只能在丧葬业中担任抬棺者。在我看来,这不是妇女与社会发展部的责任,而是劳工部。

值得注意的是,抬棺者不是唯一一个明显地专属于非裔秘鲁人的工作,旅馆侍者中也常有许多非裔秘鲁人。这些人通常在读大学期间选择这样的兼职,所以在这样的例子中「缺乏工作机会」或许是不正确的。Zapatel继续提供他的意见:

丧葬业者指出使用非裔秘鲁人做为抬棺者的服务费用较其他族裔的秘鲁人所提供的为高--也就是说,以这个例子来讲,我们假设被认为 是「奢侈的服务」而使价格增加,需求也更多。当然,如果我们把此例的价格增加仅归因于外表的特征,就确实该被谴责。但在何种意义下说是该被谴责的呢?

我们是否面临了「逆向歧视」的事例?如果这个有问题的争议是种族的,那为何由非裔秘鲁人提供的丧仪服务比不是非裔秘鲁人提供的要来得贵?甚至,我们可以说 市场由非裔秘鲁人宰制,事实上在歧视不是非裔的秘鲁人。如果一名亚裔秘鲁人担任抬棺者的工作,然后察觉到他的劳动和非裔秘鲁人的劳动比起来价值较低,就只 是因为种族而不是能力,那这个例子就不是对非裔秘鲁人的歧视,而是对亚裔秘鲁人的歧视。

博客Globalizado的Juan Arellano对这个主题也有一些想法[西]:

在这里猜疑让我不禁思索,我们是否仅在面对丧葬业者的行动,以削减成本并停止支付非裔员工较高的薪水。因此,到最后,反对歧视的方法将会停止伤害那些「被歧视者」,因为将会缩减他们的薪水,也会限制他们的工作选项。一切都非常的矛盾!

很明显在这些商业习惯中可能有也或许没有种族歧视,而这对许多秘鲁人来说仍然会是一个敏感的议题,不论他们是不是非洲后裔。在秘鲁社会中,这仍然会是一项争论,不论停止这种在社会上已根深柢固的事情是不是该由政府来负责。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