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香港:市民群起抗争以保留大浪西湾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香港是个充斥高楼的水泥丛林。实际上,这整座城市有百分之七十五是未经开发的乡间土地。此般地貌可说是殖民治理的意外结果,二次大战结束后,英国政府为维持都市所需用水,而在乡间建了数个蓄水池。

上面这则幻灯片展示了香港十大景点之一的大浪西湾。这座天然沙滩位于西贡东郊野公园,只能徒步进入。然而在七月十六日这天,当地《南华早 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却揭露了一则消息:紧靠海滩之后的上西湾村将兴建大型私人宅第,而这项建设计划背后的关键人物则是蒙古能源有限公司的主席鲁连城。

关注这则新闻的香港市民,很快地在脸书上建立一个群组展开行动:

大浪群滩的西湾是成串被破坏的香港核心资产名单中最新的一个。够了。我们是「大浪西湾之友」,让我们把这当作最后的抵抗,在为时未晚之前,为我们美丽的城市争取一个更好的规划。

不到一周,超过六万五千四百二十位脸书用户加入了这个群体。七月十八日,群体成员组织了实地考察旅行,香港独立媒体(inmediahk)的撰稿者eg9515也在队伍中,他访问西湾村长,并报导相关资讯:

据黎村长指,鲁连城透过中间人,买下该幅农地及旁边的七间丁屋,将会改建成私人花园,设施包括小型高尔夫球场、直升机坪及游泳池,中间人更表示鲁先生「一年顶多会在这里十次。」

Birdview of the construction site in Sai Wan.

一位村民说老村舍将被拆除兴建豪宅。以下是eg9515拍摄的影片,显示了十万平方英尺的建设地点与地面的挖土机:

让众人惊讶的是,七月二十日一位脸书网友(透过eg9515的报导)发现工地实际上是古舄湖的考古遗址。根据香港官方地理资讯网站(档案编号AM78-0214),西湾考古遗址分别在1980年代与2006年被确定,考古学家在上西湾村发掘出许多新石器时代的古代陶器。这里是政府报告,以下是官方地图的网络截图,显示了古舄湖与考古遗址的位置:

香港大学地理系的环境专家詹志勇教授收到脸书成员呼吁行动的电子邮件之后,加入了对话活动。以下是他对本案例的意见

(一)即使这块土地为私人所有,是给农业用的。任何违背这项惯例的使用都必需经过政府核可。英国政府从清廷取得新界不久之后,强制执行土地使用管制的准法定文书便被纳入集体官契(今日的集体政府租契),并强加于新界的所有耕地之上。

(二)建立池塘(为了娱乐或美化等目的而非水产养殖)与网球场均非农业用途,应当被视为非法的土地使用。

(三)建设与农业生产有直接关系的住宅需经由地政总署批准。据我所知,现有的棚社可以重建,但其楼层面积与高度皆有严格的规范。我相信这个地点并没有任何现存的棚社或其他有屋顶的建筑物,因此新的地主没有权利在上面兴建房舍。

(四)毗邻大浪湾(主滩)的土地涵纳在2006年的「乡郊分区计划大纲图」(Rural Outline Zoning Plan)之下。这块耕地整体而言被指定为「保护区」(Conservation Area),靠近海滩的地则被界定为「具特殊科学价值地点」(Site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目前的咸田村与大浪村也被界定为「村庄」(Village)。这分计划很明显地是要保护自然并避免非必要的干扰或侵入。邻接大浪湾的 大浪西湾有类似的地形与土地利用史,还多了一条美丽的溪流。衡量所有目的与意义,保护大浪西湾的重要性同等于保护大浪湾。因为疏忽与失察,大浪西湾才没有 被纳入「发展审批地区」(Development Permission Area) 计划或「乡郊分区计划大纲图」之下。

(五)关于向法庭申请禁制令以停止兴建工作,我相信政府有权力不经法定强制程序便能阻止。政府愿不愿意这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倘若政府拒绝行动,恐怕社会大众就必须介入并寻求禁制令。最可悲处在于,政府考虑因应方式的同时,破坏工程仍持续进行。

为了施压让港府停止这个计划,网友呼吁发起投诉信与抱怨电抗争。终于有几个政府部门出面干预并针对建设提出警告。今天,鲁先生向主流媒体表示他将暂 缓兴建工程。这件事暴露了地方规划的漏洞会破坏自然景观,议员与环保团体持续敦促政府修改法令,要求任何靠近国家公园的兴建计划都必须有适当的环境评估并 由环境保护署批准。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