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勒斯坦:远离故乡的绿色家园

美国诗人华特‧惠特曼说:「一旦你厌倦了生意、政治与交际,到头来发现竟没什么事情可以满足你或持续得够久。还剩下什么呢?唯有自然。」两位热爱自然的女性在这篇文章里分享她们的想法:一位修女在修道院庭院找到家的感觉,而另一位住在都市里的母亲则在公寓阳台上实现乡间花园梦。

鲁巴‧安纳卜塔维(Ruba Anabtawi)访问喜爱植物的安洁拉修女。安洁拉修女出生于黎巴嫩,目前与玫瑰道明传教修女会(Rosary Sisters)耶路撒冷北部的贝特汉尼那(Beit Hanina)服务。

安洁拉‧纳朗(Angela Nahran)小名纳拉(Najla),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就圣职。她的心意坚定,决意先在黎巴嫩服务,被认可之后接受梵蒂冈的指示前往巴勒斯坦担任修女。那是九零年代初期的事。 […] 安洁拉在图尔萨(Tourza)这个被田野包围的绿色村庄长大,但那时她对植物没什么感觉。直到进入修道院后,几乎所有时间都要贡献服务,初期的适应困难与思乡之苦让安洁拉发现,除了照顾年迈修女与安排家务,照料植物也对她有重要的意义。

「植物是大地的荣耀,宗教是生命的意义」,安洁拉如此连结植物与接受圣职。

Sister Angela

安洁拉修女

安洁拉与植物的关系是怎么展开的呢?

安洁拉到耶路撒冷四年后开始爱上植物,那阵子她常陪着修道院院长游赏院内的花园。从院长那里,安洁拉学到照料植物的基本知识与一 份对植物的深切情感。这段经验让安洁拉更留心周遭环境,也与自然建立起独特的关系与紧密连结。其他的修女也跟着对植物产生兴趣,安洁拉在院里也更加出名 了。有时候她培植籽苗或修剪苗木,其他时候则看到她细心照料屋内的植物,把灰尘拂去让叶片发亮。除了替植物浇水与修剪树根,安洁拉鼓励修女们多利用本土树 木的果实,每当出门远行她也提醒园丁不要使用化学药剂。此外,她也引进新的树种。这些都是修道院内外的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只要安洁拉在,那些树总是活得 长长久久。」

来自阿卡(Akka)的拉莎‧赫娃(Rasha Helwa)写了关于母亲的花园

我的母亲沙迪亚(Shadia或Iskander)是萨法德(Safad)伊克利(Iqrith)村的难民,但她的故乡其实是加利利(Galilee)拉莫(Rameh)

她在拉莫附近的萨朱(Sajur)当了至少二十年的护士。

1982年父母结婚之后决定落脚阿卡(这里是父亲与初恋情人的故乡,因此得经过母亲的首肯),母亲总是向往坐落山村的小屋,有个花园,她可以在土地上耕种喜爱的植物、蔬菜、水果与花朵。

尽管母亲对阿卡城也有感情,但她还是长久渴望山林、村落与年轻农家女孩所梦想的花园。她跟大城市的渊源不深。当子女长大离开小城远走他乡,她梦想会结出果实与她作伴。

Shadia's garden

沙迪亚的院子

大约一年前,父亲买了三个木纹花盆送给母亲,就放在公寓里那扇可以俯瞰大海的主窗上面。

母亲没有在花盆里种下鲜艳灿烂的花朵;她栽种了薄荷、鼠尾草、红椒与迷迭香…

在阿卡生活二十七年之后,母亲找到一个简单的平衡点, 成功地把拉莫村与伊克利村带到这个被海围绕的城市里,带到这栋老旧公寓的三楼,而且,今后她也不必上市场买薄荷了。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