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为何杀害沃柯夫?

Why did they kill Yuri Volkov? (a campaign banner, by Teh_nomad

「为何杀害沃柯夫?」活动横幅,来自Teh_nomad

电视记者兼足球迷沃柯夫(Yuri Volkov)于2010年7月10日在莫斯科市中心身亡,引起俄罗斯博客圈众多讨论,这项话题相当复杂,加上种族刻板印象、犯罪、警方贪污与俄国次文 化,已累积近7000则留言、Twitter讯息及博客文章,街头上先后出现两场纪念活动,分别吸引1000人及3000人出席,除了凭吊死者,只想问一 个问题:「为何杀害沃柯夫」?

命案发生于2010年7月10日深夜一点,地点在Chistie Prudy地铁站附近,据沃柯夫之友所言, 当时他们一行九人在回家途中,其中一名歹徒推了朋友一把,于是引发口角,过程非常短暂,沃柯夫却遭刺伤后丧命,Akhmedpasha Aidayev、Bekhan Ibragimov、Magomed Suleimanov等三名歹徒于事件后几分钟内,便遭警方逮捕,除了有目击者指认,警方亦找到凶器,并在加害人衣服上发生血迹,官方说法带着苏联旧时代 的口吻,只轻描淡写地表示是酒醉引发争执,实则不然。

沃柯夫是「Spartak」足球队的热情球迷,该队球迷向来以暴力仇外态度而恶名昭彰,LiveJournal用户yermoloff如此描述这些球迷:

在所有足球迷中,只有「Spartak」队球迷需要同伴陪同前往地铁站,只有他们在球赛时,需要警方三层人力戒护,我参加完考试,穿着西装返家途中,就是他们一拳揍在我脸上。

LiveJournal用户d2om声称沃柯夫是名「负责且合理的球迷」。

球迷之间的团结精神很强烈,也有庞大网络社群,有些还无法用搜寻引擎找到,民众就是透过网络论坛,号召好几千人上街向沃柯夫致敬,博客也完整记录这两场活动,照片及影片请见这里这里这里

纪念活动主办者严格禁止任何政治诉求,一般媒体原想称之为「光头党聚会」(大众常以此称呼足球迷),但现场照片证明并非如此,「光头党」确实有参加活动,但人数并不多,这起命案除了吸引极端民族主义者注意,许多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民众也很关心。

Commemoration of Yuri Volkov, photo by Evgeny Valyaev

沃柯夫纪念活动现场,照片由Evgeny Valyaev拍摄

加害人有一项很重要的特质,他们全都来自车臣(Chechen),让此事又加上俄国复杂的种族关系,尤其是俄国与车臣的关系,LiveJournal用户varfolomeev写道

若杀害这个23岁男孩的加害人不是来自车臣,而是其他国家,众怒与激动情绪是否会少一些?假若凶手和沃柯夫一样都是莫斯科人,还会有数百人聚集怀念受害者?他们还会举办快闪活动吗?知名博客还会提及民间社会吗?

民族主义与新纳粹博客乐于参与并带领相关讨论,不断强调加害人的出身背景,在大型纪念活动中,邻近房屋墙面上出现仇外言论涂鸦,包括「车臣人杀害俄国人」、「国内开战」、「俄国人遭车臣人所杀」、「莫斯科为战争地带」等。

许多知名博客在此事上无法维持中立,也依循民族主义论述,LiveJournal用户voland-bride表示

许多知名博客都对沃柯夫之死有反应,提及身为莫斯科人,手无寸铁有多危险,但没有人更深入探究本案,因为实情没那么简单,足球迷死在「移民」之刀下,需要大量新闻调查,而非以沙文主义态度揣测。民族主义者已动用宣传机器,当机器启动,众人都清楚,不会有真相出现。

也有人在过程中提及俄国警方贪腐问题,因为三位加害人中,共有两人已获释,据称是因贿赂警方,有些博客认为,警方立场软弱,是因为在调查时,受到车臣侨民代表的压力。

极右民族主义团体「Russkiy Obraz」公关Evgeny Valyayev刊登一张Islam.ru这个论坛的网站截图,据称是其中一名加害者的姐妹正在募款,希望累积8200美元来贿赂警方,让警方能释放她的家人(讯息作者身分未经查证)。

stroev_sergey回应民族主义与贪污问题:

…任何侨民社群都能想办法保护成员,除了俄国人之外,因为他们没有侨民,因为俄国人总与政府共生,当政府采取反俄立场,俄国人便沦为次等公民,没有人会挺身捍卫。

沃柯夫的女友(姓名未曝光)在LiveJournal博客表示,担心警方会因「侨民」压力与可疑的贿赂而低调放过此事,知名博客teh_nomad发起沉默快闪运动,提供本文文首的黑底贴纸,希望他人转贴,「为何杀害沃柯夫?」这句标语亦出现在多场足球赛。

沃柯夫的女友写道:

我坐在这里,写下一字一句,但很害怕,因为我是个女子,因为在命案发生地点,有怪人前来拍照后消失,因为我若遭遇不测,只会剩下人们在留言板写着「愿你安息」

在整起案件中,最少听见车臣裔民众的看法与声音,车臣共和国总统卡迪洛夫(Ramzan Kadyrov)撰文,不满整个国家得因个人行为而贴上标签,总统顾问Timur Aliev试图瞭解整起事件:

我的朋友几年前告诉我,生活在莫斯科一定得带刀,否则很容易成为激进年轻男子(gopnik)手下的受害者,他有一晚曾遭四人攻击,他们可能想揍他,或是想洗劫,于是他拿出刀子向前冲,歹徒便逃走了。[…]我为何提及此事?我不是摔角选手、不是拳击手、不是空手道高手,我也不想成为别人的沙包,这样实在很丢脸,我也会尽力不要落得这种下场。

除了沃柯夫,莫斯科还有许多俄国人及非俄国人犯下的种族案件,但这是近几年来,莫斯科民众反应最显著的一次,亦突显出社会对警方及司法制度毫无信 心,尤其在案发后,其中两名加害人已经获释,除了警方贪腐,主流媒体也不太愿意报导这个敏感议题;本案亦显示足球迷网络的动员能力,以及在这种事件里,有 多么容易掺杂民族主义论述。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