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政府建议电视台多用普通话激怒广州市民

Tianhe, Guangzhou; from Baiyun Shan

从白云山看广州市天河区,ASDFGHJ提供。

最近有项提案建 议中国广东省省会广州市的电视台在播报新闻时多用普通话而非粤语,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弹。这项提案七月五日于广州市政协会议上提出,建议广州电视台应该 多用普通话播报,或干脆成立一个新的普通话频道。广州市政协纪可光表示,今年十一月十二日至二十七日间广州将举办亚运,这项提案是为了帮助那些听不懂粤语 的访客。

政协网站上的线上统计吸引了超过三万人参与,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广州本地人,结果显示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反对这项提案。许多反对者忧心此举将威胁粤语及地方文化。1998年起,为了与主要使用粤语的香港电台竞争,广州市地方电台获准使用粤语播报。如同BBC中文网的记者沈平的评论,当中国其他省份都必须使用普通话播报时,广州所拥有的「特权」因此强化了地方的认同感。

广州大报《南方都市报》的一篇社论强调粤语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在反对政协建议的过程中,粤语被当作文化保护的对象加以强调。这是正解,应该被理解。况且,粤语不仅是文化,还是广州居民的生活 本身,有资格在最通俗的大众媒体——电视上占据与之相称的重要地位。假若把粤语从主屏幕上排斥出去,这绝非淘汰语种那么简单,实质是剥除广州人共有、共享 的生活方式。如果尊重广州,敬重广式生活,就不该轻率对粤语节目动刑。

粤语和普语并非天然冲突,两者目前的共存关系历经时间锤炼,是广州文化、民间社会、政府举动、大众意志相互磨合、融通的结果。广 州电视台粤语和普语的节目比例,既有赖于媒体的专业操作,也可看作是此种融洽的表现,不应轻易改变。事实上,无论是新移民融入广州,还是广州宣介自身的魅 力,粤语从来都不是普通话的敌人。人为制造粤语和普语的对立,恐怕只会两败俱伤。

广州声名在外,为人称颂的是其活泼的市民社会,是自由、包容的公共生活,以及它一脉相承、完整保存的岭南文化。不夸张地讲,粤语 是广州的历史和现实,是特征也是灵魂。在遏制粤语的情况下,很难想像广州还可以夸耀自己。而丢掉语言和灵魂的广州也走不出去,更不用说走远。驱除不必要的 干扰,粤语广州与普语广州和谐相处,不用担心迷失方向。

广东省其他知名媒体人也对粤语的凋零而发愁。几个例子

媒体人陈扬:

广州TV将出现天坑!被消失的方言后面必定是被弱势化的文化。

广州电视台主播王燕:

一种语言代表一种文化,是广州人都要撑粤语。

中国其他地方的评论人却觉得广州市民未免小题大作。对他们来说,这项提案的用意不是边缘化粤语,而在于促进有五分之二外省人口的广州市其沟通与发展。

戎国强在《钱江晚报 》写道

广州电视台有综合、新闻、影视、经济、英语、竞赛、少儿等9个频道,但其中以普通话为基本语言的较少。该建议提议说,也可在综合 频道或新闻频道的主时段用普通话播出——广州市政协的建议提得很具体:如综合频道和主要频道的中午12时至下午2时、晚上7时—10时,除此之外的粤语播 音可一如既往。如此说来,粤语何「沦陷」之有?何来「捍卫」的必要?

即使电视粤语播音真的全部被取消,粤语也未必会「沦陷」,因为粤语仍然是广州市民的日常用语。而且不会有人傻到要取消某种方言,因为方言的消失只有一种可能:在漫长的经济、文化、人口的交互变动中逐渐自然消亡。

网友张军瑜在人民网表示,当中国其他省份的经济发展已经迎头赶上,广州市民必须改变他们的「特权」心态,这呼应了上述BBC中文网记者沈平的观点。

正因为在80年代,广州经济风光全国,直接决定了粤语的坚守;到现在,全国经济在平均水平上都赶了上来,人才也出现大流动,广州作为一个地方,要是再排斥普通话,或者在实际生活中拒绝推广普通话,也只能是心理上的一种本能选择,但却已经失去了粤语坚守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

推广普通话也并不是要消除方言,而是方便交流。很多地方的方言都保护得比较好,比如上海、四川、陕西这些地方,这和当地电视台用 普通话播新闻并不矛盾,在广东也没必要就起悍然大波。在广东,你会发现收音机,电视,大部分都是粤语播放,就连公交车上的播音都是粤语。外地人可能一下子 成了耳盲,彷佛身处外国,这也阻碍了广东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大都市。

新民网特约评论员曹景行也奉劝广州市民要务实一点:

广东要不要讲广东话,还是讲普通话,他们自己可以做出抉择,总的来说应该平衡,既要考虑发展,也要考虑到保护自己传统的特色。如 果过于偏重一方面,比如说,强调发展,大家都讲普通话,结果广东话没人讲了,那当然对广东话不利,有人提出要捍卫广东话,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另一方面,过 于地去捍卫自己本土的语言,结果妨碍了自己的竞争优势,那对你自己也不利。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赞同透过普通话来加速沟通这个观点。博客韩益民写道

广东要不要讲广东话,还是讲普通话,他们自己可以做出抉择,总的来说应该平衡,既要考虑发展,也要考虑到保护自己传统的特色。如 果过于偏重一方面,比如说,强调发展,大家都讲普通话,结果广东话没人讲了,那当然对广东话不利,有人提出要捍卫广东话,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另一方面,过 于地去捍卫自己本土的语言,结果妨碍了自己的竞争优势,那对你自己也不利。

我以为对待方言应该用放任、自由的态度,让市场和人们的交流实践来决定。需要检讨的,反而是政府不遗余力推行普通话的政策,是否存在打压、破坏多元性的地方文化的一面?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